陈梦家:王世襄家具收藏的引路人,受政治迫害早亡的天才诗人

艺盟百胜 2019-02-10 10:31:37


王世襄先生一生峥嵘,著有《明式家具研究》、《明式家具珍赏》等极具影响力的书作,成为古典家具研究的先驱与集大成者。在其《明式家具珍赏》一书的扉页上,王世襄亲自设计了一幅明初剔红风格的一团浮雕牡丹。牡丹下方又附十一个字:“谨以此册纪念陈梦家先生。”




对王世襄来说,陈梦家是影响其一生的重要人物。


王世襄曾说如果陈梦家没有早逝,陈梦家早已写成明代家具的皇皇巨著,“这个题目轮不到我去写,就是想写也不敢写了”。


陈梦家




天才诗人



陈梦家1911年出生于南京,他的父亲是名牧师。


陈梦家自幼喜欢读古诗,五岁时,便在南京四根杆子礼拜堂附设的小学读书。八岁那年,父亲遭仇敌诬陷,被赶离了神学院,举家迁居上海,他改进圣保罗小学。九岁时,又跟着三姊回南京,次年升入中学,由三姊抚养成人。


陈梦家从小颠簸在社会风浪中的上层知识分子小康家庭的生活环境,受传统文化与欧美文化的双重影响,造就陈梦家开拓创新与独立思想的独特个性。



十六岁时,陈梦家便开始写诗,主张“诗是美的文学”,强调“诗,要其有自然的格式,自然的音韵,自然的感情”,要“哲学意味溶化在诗里”。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
他看见青天,看不见自己的渺小,
听惯风的温柔,听惯风的怒号,
就连他自己的梦也容易忘掉。


其创作的《梦家诗集》、小说《不开花的春天》名噪一时,曾与闻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称为“新月诗派四大诗人”。



1934年,时值23岁就已名满天下的新月派诗人陈梦家,考到燕京大学研究院,师从古文字学家容庚和唐兰,研究古文字学。


同年,他与燕大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的女儿赵萝蕤(ruí )成婚,婚礼就在校长司徒雷登的办公室举行。


陈梦家夫妇


事有凑巧,这一年,比他小3岁的王世襄,也考入燕大医预系(两年后转国文系),与陈梦家成了校友。


陈梦家夫妇的第一个家,在燕大旁边的王世襄家。


王世襄有一个20多亩的大园子,这位日后的文物大家,当年是个玩得“昏天黑地、业荒于嬉的顽皮学生”,他和陈梦家夫妇成了一生挚友。




王世襄的领路人



上世纪50年代初,王世襄与陈梦家都开始热衷明式家具的收藏。


陈梦家是王世襄家具收藏的领路人,每次走进古玩店,商人对陈梦家永远毕恭毕敬。陈梦家喜对每样古物进行品评,也喜欢把自己的好烟分给古董商,因为善于画画,他三两下就能描摹出器物。

陈梦家夫妇在苏州


王世襄说自己买的家具和陈梦家的没法比,自己买的是边边角角,不成系列,陈梦家买家具是一堂一堂地凑,大到八仙桌画案,小到首饰盒笔筒一应俱全。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了三十八幅陈梦家夫妇旧藏的精美明式家具。

陈梦家夫妇旧藏


两人收藏家具的故事,就充满了趣事和情怀。王世襄《怀念梦家》一文中这样写道:


我们既相识多年,现在又有了同好,故无拘无束,不讲形式,有时开玩笑,有时发生争论,争到面红耳赤。……


我以廉价买到一对铁力木官帽椅,梦家说:“你简直是白捡,应该送给我!”端起一把来要拿走。


我说:“白捡也不能送给你。”又抢了回来。


清早期 铁力木罗锅枨加矮老四出头官帽椅


梦家买到一具明黄花梨五足圆香几,我爱极了。


我说:“你多少钱买的,加十倍让给我。”抱起来想夺门而出。梦家说:“加一百倍也不行!”被他迎门拦住。


明 黄花梨五足圆香几


有时我有意说他的家具买坏了,上当受骗,惹逗他着急。


一件黄花梨透空后背架格是他得意之物,我偏说是“捯饬货”,后背经人补配。


黄花梨透空后背架格


一件黄花梨马纹透雕靠背椅他更是认为天下雕工第一。


我指出是用大杌及镜架拼凑而成的,还硬说在未装上靠背之前就曾见过这具杌凳,言之凿凿,真使他着了急。


黄花梨马纹透雕靠背椅


实际上我们谁也不曾真想夺人所好,抢对方的家具,但还要煞有介事地表演一番,实因其中有说不出的乐趣。


字里行间,都能看出王世襄与陈梦家之间深厚的友谊,可以想见,后来陈梦家因政治事件自缢而亡时,王世襄因失去了志趣相投的知己而产生的悲恸。



青铜器专家



1937年,这对恩爱的小夫妻离开北京,迁居昆明,陈梦家在西南联大教书。

1944年,洛克菲勒基金会提供给夫妇二人一笔奖学金,赞助他们到美国从事研究。陈梦家在芝加哥大学讲授中国古文字学,并收集流散在欧美的商周青铜器资料。

陈梦家、赵萝蕤与赵的弟弟在美国留影


陈梦家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坐标,他想要完成《全美中国青铜器》这一计划。

在美国的日子,他遍访美国藏有青铜器的人家、博物馆、古董商,然后回到芝加哥大学的办公室整理所收集到的资料,打出清样。陈梦家亲手测量、记录铭文的青铜器不下两千件。

更重要的是,陈梦家显示出了自己在青铜器断代、分类、铭文研究上注重索引体系、同时与考古材料对照研究的特点,一言以蔽之,陈梦家为中国的金石学研究提供了未来的方向。



政治迫害 自缢而亡




陈梦家对于政治是一窍不通的。

当他回到清华时,他也对国内形势一无所知,沉醉于为清华购买各种古董,筹备博物馆。

当时,解放军已经从东北逼近北平,北平城里的遗老遗少们都纷纷撤退,陈梦家觉得,这是自己“捡漏”的好时机。

明 铁力板足开光条几  陈梦家夫人旧藏


“今日一早入城,刘仁政在青年会门口等我,一同逛私宅、隆福寺、东四、天桥北大街等小市访硬木家具,奔走到晚,中间到振德兴看绣衣,甚可观。今日买到大明紫檀大琴桌(如画桌,而无屉,伍佰三十万),两半月形红木小圆矮桌(作咖啡桌用,伍拾伍万),长方小茶几(花梨木,二十伍万),长条琴桌板(需配两茶几作腿,板六十伍万)……琴桌、琴桌板均在小器作修理,两星期后一切由振德兴雇车运来。此外又订好紫檀的八仙桌和小琴桌各一,约需三百万,托一人去办,我星期四(后天)再入城与刘跑一跑,非常费劲,然亦有趣。各物若合美金非常便宜。”(1948年11月8日)

这种一窍不通,注定了他的悲剧。

1951年11月,陈梦家被迫做了一次检查,检查没有过关,接着,他做了第二次,第三次……

1957年,陈梦家先生被错划成右派,他被红卫兵揪斗,戴上了“流氓诗人”的高帽子,被关在考古研究所里。

政治上的打击并未使他治学的毅力稍减。就在那些最严峻的日子里,陈梦家仍在工作室里埋头工作。他用了十年时间,将故宫的九百张铜器拓片与夏商周“三代”的著录一一核对。

然而,这位为新诗发展与学术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的诗人与学者,竟于1966年9月3日在林彪、“四人帮”的政治迫害下含冤逝世,年仅55岁。

对于陈梦家的离世,王世襄悲痛地说,这是中国无法弥补的损失,也是全世界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

而陈梦家,在很久之前,就用自己的诗句,为自己的结局,做了谶语:

我从此永久恬静的安睡,
不用得纸灰乱在墓上飞;
再没有人迹到我的孤坟,
在泥土里化作一堆骨粉。


参考文献: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

王世襄《怀念梦家》

网络资料


< end >



艺盟百胜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线下门店 

苏州市相城区澄波路458号

星星云家居电商商城1栋6楼


Tel:400-928-1016

www.yimengbaisheng.com


本期互动: 您喜欢家具上的文石吗?

欢迎与我们留言互动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