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标准器”再定义

明清家具之家 2018-11-13 15:17:52





  痕迹、简约、隽永、历久弥新、镌刻岁月、勾勒年华、材美工良……所有这些形容词,都不足以概括经典的明式家具。在4月14日中国嘉德于北京瑰丽酒店主办的《嘉木万重光》首映礼暨主题展览上,在场的观众感受古典黄花梨家具的隽永之美,感受古代文明的心灵震撼。

▲微电影《嘉木万重光》

  “明式家具”在王世襄先生讨论的范畴内,已严格限定为“明至清前期材美工良、造型优美的家具”了,那么“标准器”该如何去理解呢?虽然王老没有给出定义,但他指出,编书时“每类将最基本的形式放在前面,以下由简而繁,依次介绍在结构、构件或装饰上出现变化的例子”。因此,明式家具“标准器”可以说是明式家具“最标准的形式”、“最经典的形式”.

  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女士,著名明式家具鉴赏家。她以高雅的品味,在世界范围内找寻珍稀的明式家具精品。经伍嘉恩女士之手的家具均材美而坚,工朴而妍,无论在设计的构思、比例的完美、做工的精细,还是用材的考究上,都被打上毋庸置疑的标志。《嘉木万重光——明式家具集珍》专场中的明式家具标准器,恰好是这方面最好的例证。它们简洁无饰,雅致大气,以少胜多,仿佛几百年前的工匠就已经用他们的双手和智慧,把如此经典永恒的设计呈献给今天的我们了。

  以下均是《嘉木万重光——明式家具集珍》专场中的标准器,可谓经典的代表。


▲晚明 黄花梨有束腰罗锅枨马蹄足八仙桌

  阖家团聚,朋友相会,多围坐于方桌旁。晚明 黄花梨有束腰罗锅枨马蹄足八仙桌,有束腰,直牙条,马蹄足,令人着眼于流畅的线条和均衡的比例,我们在金元的壁画中,已经看到这种高雅的设计。其通体光素无饰,简约至极,是明式家具标准“八仙桌”的代表。


▲晚明 黄花梨夹头榫平头案

  二十世纪学者关注明式家具,最早着眼于平头案,如晚明 黄花梨夹头榫平头案,是明式家具标准器的经典代表,朴质简练,平淡耐看。其造型优美,比例恰当,做工精良。此类典型平头案设计源自中式建筑大木梁架的造型与结构,被视为明朝家具的典范。案为圆材,素牙头,横枨两根,枨间光素无饰,枨下、枨上也无牙头或牙条,在基本形式中是最简约隽永的式样。

▲晚明 黄花梨圈椅

  圈椅,是明式家具中最为经典、也最为流行的家具式样,是明式家具代表作之一,蕴含深厚的哲理。既是古典的也是现代的,明式圈椅的设计思想成为现代家具设计师膜拜的范本,有跨越时空的美感。圈椅,是明式家具三种主要椅型之一,唯独中国家具有圈形弯弧扶手设计。这件晚明 黄花梨圈椅,椅圈宽敞,弧弯优美,色泽温润。靠背板中央雕如意头形花纹一朵,内饰云纹朝面双螭龙。圈椅可陈列在书房、客厅,置于现代家居环境,非常融洽。


▲晚明 黄花梨木轴门圆角柜

  中国传统家具最精巧优美的设计之一便是圆角柜,其造型上敛下舒,呈“A”字形,整体线条利落清爽,一气呵成。这种设计赋予圆角柜精致优雅兼具平衡稳固的优点,又使得柜门打开后可自行关闭,颇为巧妙,无疑令圆角柜设计成为明式家具中颇具智慧的代表。晚明 黄花梨木轴门圆角柜,柜门与两侧柜帮均为独板做,用料考究程度可见一斑。铜饰件绚烂精致,点缀了全身光素的柜子。

▲晚明 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长方凳成对

  明式家具的用途,随着人们的需要而改变,如凳子,曾见某知名藏家在凳面铺上透明板作为茶几使用,既保护了席面,又不破坏家具本身的美观和完整性。此对晚明 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长方凳成对,同样是明式家具标准器,方材,马蹄足。成对传世者不易,更显此例珍贵。座面藤编软屉,乘坐舒适。束腰与牙条一木连做。四足下端略向内兜转,弧线悦目。

  以上的明式家具标准器,均是黄花梨材质。黄花梨木生长极慢,成材周期长,质地细腻致密,尤其坚硬,因此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木材的硬度为繁复的榫卯制作提供了绝佳条件。在《嘉木万重光——明式家具集珍》专场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桌椅的细部牙头,会发现两边相当对称。即使边沿所起的灯草线,厚度和粗细也几乎一致,优质的木材和精良的做工达到完美的统一。明式家具的神韵,已深深凝聚在了这些标准器中。

  “器具有度,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沈春津《长物志》序中所述,本是阐发室内家具陈设的旨趣,却从另一方面揭示在家具制作上需要巧妙设计,需要有法度。因此,藏家在选择家具藏品上也应具备一定高度。无论是基于这种思考,还是从艺术品投资的角度出发,收藏明式家具之始,最基本的做法应是首先追求标准器,即永恒的经典款,这是推开明式家具之门的最佳途径。





编辑:明清家具之家

来源:网络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