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田野】 天津梨木台,本景区有WiFi

诗友驴友 2019-02-06 12:47:20

神往已久的梨木台,终于约起来了。从北京到天津蓟县,哦,NO,是天津蓟州区,一字之差就足以富足一拨儿人。

一路上,要么绿树成荫,要么溪水叮咚相伴,竟然第一次对目的地的渴望没有那么强烈了,但是小伙伴们提醒我说,不要因为路程中的美好,就忘记自己最初的梦想。玩笑归玩笑,我们半路流连了一下金海湖的一角美景后,还是朝着梨木台继续进发。

嘻嘻哈哈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结束了(不知道司机是不是也这么感觉),停车、买票(70/位,包含到入口处的摆渡车)、十二点左右,坐上摆渡车没有走多远,一阵阵凉风吹来。让我们不禁感慨,这大山里的空气确实很凉爽。

到了景区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山不是水,而是“本景区有WiFi”。后来才知道,在一些重要的景点,可以扫码听电子讲解,顿时让不美的景物变美,美的景物变得更美。

入口处是一个儿童乐园,有攀爬,碰碰车,还有一个是捞金鱼的,十元捞三条,很显然,这些鱼都是经过多次“涅槃大考”的,并没有那么容易捞到。更有意思的是挖掘机,不得不感慨,挖掘机要从娃娃抓起。

虽然都是老顽童,可我们还是决定不要跟孩子们抢资源了。没走多远,就有一个小瀑布倒挂下来,下边是碧绿的潭水。

瀑布已然不新鲜了,再往前走,是一个摆渡车站点,这个摆渡车是收费的。我们都很不屑地,来就是爬山的,坐什么摆渡车,头也不曾回就走到了前边直耸入云的两座山的中间的一条缝隙处——登天缝。

这么直,这么陡又这么长的阶梯,我们都是第一次见,不废话,登之!不知道是刚下过雨还是两座山上有水的原因,阶梯有些湿,有些滑,我拉着恐高的瑞瑞,到了只容一个人通过的地方,她只能“四脚”并用。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已经有姑娘带着哭腔对前边的朋友说,我不爬了,我要下去。大家都鼓励她说,别往下看,越往下看越害怕,并且往下走是更长的害怕,还是坚持一下吧,马上就到“天庭”了。在这个空当,我往下拍了张照片,顿时理解了我李白兄的两句诗——“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最后,姑娘在我们之后也登上了“云霄”,当我们进退两难的时候,或许再坚持一下,就能峰回路转。

可能是怕拥挤,天梯上边是个单向通道,过去后是个小平台,有个标识指向上边——北齐古长城遗址。我们因为都没登过长城,所以想继续往上走。我问刚下来坐在旁边休息的大哥,上边如何?他操着天津话说:“好得很,去吧,二十分钟就到了。”我不太敢相信,就说,“好,你在这儿等着我们哈”。言外之意就是,不好玩再找你算账。他默不做声。

这个景区藤萝很多,可惜错过了花期,只能看他们的藤盘绕在树上,有种原始森林的感觉。

古树林立,干净的台阶仍然是一路向上,有种电影《神话》里通往长生不老药宫殿的感觉,峰回路转处,偶尔还会有一堆堆从山上滚下来的碎石,让这一路不那么单调枯燥。

这里的树生命力极其顽强,很多都是生长在石头里,或者是根露在外边,蜿蜒几米再去寻找土壤。

这也成了我们爬了半小时仍然不见烽火台,并且大汗淋漓,却仍然继续“一心向上”的原因,难道我们的脚还不如树的脚吗?又过了十几分钟,才终于登顶,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长城不是想象中的的长城,瑞瑞和小伙伴都失望至极。所谓的北齐古长城,就是古人用形状各异的石头,垒成的厚厚的一堵墙,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大部分基本已经崩塌,中间部分已是一大堆石头散落着,没有长城的一点影子,更没有烽火台,只有碎石能让人看出它之前大致的走向,昔日金戈铁马仿佛现于眼前,真是一将成,万骨枯。

在此建议:

如果不是特别喜欢走台阶或者体力超人,还是不要去古长城了。

如果不是特别喜欢走台阶或者体力超人,还是不要去古长城了。

如果不是特别喜欢走台阶或者体力超人,还是不要去古长城了。

全程上去都是台阶,可能是台阶太陡,爬的也有些快,下山的时候腿已经发抖了。到山下与“精明”的没有去长城的两位小伙伴会合后,果断回去坐摆渡车。单程20,双程30,我们以为摆渡车是坐到山顶后,原路返回往下游览呢,所以只给体力不支的瑞瑞买了双程。后来发现,原来摆渡车只是渡我们到下个景点的入口,这下瑞瑞笑了。

建议:

如果不是特别喜欢徒步或者体力超人,爬完登天缝后就去坐摆渡车,并且买双程票。

如果不是特别喜欢徒步或者体力超人,爬完登天缝后就去坐摆渡车,并且买双程票。

如果不是特别喜欢徒步或者体力超人,爬完登天缝后就去坐摆渡车,并且买双程票。

因为坐车走的那段路没有任何可看的景点,步行只会浪费时间和体力。

十几分钟就到了下一个入口,那是一个山沟,没走多远就有一个比较低的瀑布,下到沟里很凉快,所以瑞瑞在那儿一歇就不走了。

这段路让我们庆幸,幸亏带了水,景区里水太贵了,一瓶北冰洋就十块,赶上鸟巢了。

不过还是有一家良心店的,就在走不到十几分钟路的地方,大碗茶,一块一碗。紧挨着它,是豹子潭,相传,以前这地方是原始森林,经常有豹子来潭边喝水,因此得名。另外,梨木台号称小九寨沟,可能也是因为这潭水跟九寨沟有那么一点点点点像吧,风过处,也能吹起一池波皱。本来十一想去九寨沟的,没想到,这篇文章写好还没发,九寨沟就发生了地震,在此,为灾区人民祈福,希望他们早日重建家园。

接下来就是一段人工修的路,边上不是泉水叮咚,就是藤萝盘绕,要么就是壁立千尺,很是陡峭,似鬼父神工。

偶然间,在沟里发现一块石头,还好“读书多”,不然可能也看不出这块儿石头有什么不同,这难道是就是传说中的肉石吗?只可惜太重,没办法搬回家。其实,它本来就属于自然,应该让更多人观赏,据为己有,只能算小爱吧,所以后来搬了点小的回家。

跟很多地方类似,就是顺着沟一直往上走的坡路,相对于古长城的台阶轻松了很多,加上沿途的景色,让人注意不到正在缓缓上升,所以到达“梨木台”后,已经到了一个不算太低的海拔。

它是这个山谷中唯一一块平台,周边长了很多酸梨树,树龄最长的一株有四百五十年,与古井相伴,时不时从树上掉下一个梨子,我第一感觉就是,牛顿真是厉害。

再往后走是一个叫石海的地方,还没有去古长城路上遇到的石堆漂亮,走到石海,已经三点了,从时间来看,登顶已经不太可能了,反正我已经登了一次顶。(如果时间不充足,到梨木台,直接沿着栈道返回即可,如果入口处错过了长城登顶,你还有次机会。)

原路返回,走到梨木台,下山有个栈道,顺着栈道走,就到了某个山上,所以我才说海拔不低。

走到山顶,有一架望远镜,跟入口处的望远镜遥遥相对,可以看看自家的车有没有被偷走,或者是刚进来的小姑娘,或者是对面山上接吻的情侣。

山顶下来之后,是一个下山利器——滑梯,全程800米要30元/位,给你戴上手套用来刹车,用布包上屁股,防止自燃。我想,设计这个的人定然是一个懂得生活情趣的人,原本四十分钟的路,一下子就缩短到了五分钟。

滑下山后,我们买了摆渡车返程票,返程。

已经接近黄昏,我们几个小伙伴叽叽喳喳了一会儿,就没了声音,全都歪着脑袋呼呼大睡起来,只剩我们辛苦的“驾驶员”开着小福朝着夕阳前奔。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