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顺的骄傲——红军老战士黄清海:曾和周总理握手、给华国锋汇报工作

爱湘西爱生活 2018-09-13 10:40:17

  我出生在偏僻的湘西大山中,屋边有一条小溪,山青水秀。但是家里贫困,田屋巴掌地无角,全家七人靠老祖宗留下的破碾坊为生度日。解放前土匪为患,躲匪曾经常在山洞居住,生活过得非常艰辛。

解放后,家里分了田地,生活逐步有了好转。六岁,我在砂土湖村小启蒙,十岁自己煮饭在泽家完小寄宿就读高小,十六岁未满(1961年夏季)在泽家完小附设初中班毕业考入长沙畜牧学校(部属中专),但因家贫未能就读而在家务农。

《一》

生在大山小溪边,捉鱼撮虾水中玩,

碾房槽米填飢肚,破衣烂衫身上穿。

三伏骄阳肤上釉,数九飞雪手脚颤,

满身泥巴土香味,空腹山泉水也甜。

躲匪曾在山洞住,昼夜不見日月天,

湘西解放分田地,人民作主天变蓝。

《二》

六岁赤脚入校园,住校就在地板眠,

三年天災度日苦,九载寒窗苦中甜。

勤工俭学自努力,科考省府烂泥湾,

家贫无钱难进校,辍学在家心里寒。

挖葛打蕨种麦薯,十五男儿犁耙搬,

岁月蹉跎农民汉,艰苦锤炼志更坚。

《三》

年芳二九正当年,入伍参军换装颜,

昼炼拳脚夜放哨,夏战骄阳冬斗寒。

北京亲握总理手,国锋会见在蓉园,

首长教讳装脑内,服务人民记心间。

流血洒汗守疆土,抗美援越保平安,

奉献青春共五载,戴誉退伍又种田。

《四》

华夏春风吹三线,枝柳铁路战犹酣,

千军撗扫拦路虎,万马鏖战挡道关。

钢钎铁锤开山洞,撮箕扁担也移山,

朝披红日上工地,晚染红霞帐棚钻。

炮声轰轰惊天地,歌声绕梁震河川,

列车穿山涧上过,笑迎朝阳把家还。


十九岁应征入伍参军,在6965部队服役。1967年8月在北京受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并两次握手,9月在长沙当面向华国锋(当时任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汇报过学习和工作。服役期间多次嘉奖和被评为五好战士。

  1965年退伍返乡,先后参加过三线建设,在人民公社当过畜牧专干(亦工亦农)和公社企业总会计八年多。1979年回家在大队担任会计、村长、村支书,一干三十多年。

我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吃过苦,经受过磨难和考验。我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由于读书少,对国家没有多大贡献,但我尽心尽力、尽忠尽孝、尽职尽责而内心无愧。

现我已是七十三岁的老人,仍坚持劳动,自食其力,尽量不给国家和儿女增加负担。利用空闲写写美篇,愉快的度过余生。

《五》


辛亥初春离家园,公社当差培植员,

连任企业总会计,只记工分不拿钱。

亦工亦农八年半,大队干部接上肩,

修路建校办林场,种粮植树又载烟。

改革开放政策好,土地承包百姓欢,

不贪不占又不骗,一干就是三十年。

《六》

人过花甲入暮年,卸担让贤辞村官,

儿女成家孙长大,家里家外无负担。

中华文明不能丢,勤俭本色不会变,

传统美德不可甩,嫖赌逍遥不沾边。

白天劳动不觉累,晚写美篇不在玩,

人老虽贫不穷志,仍在做事不偷闲。

  作者,黄清海,湖南永顺人。现年七十三岁,初中文化,爱好写作,抒发爱国、爱家、爱故乡的满腔热情。

推荐阅读更多内容!


如此真实的换妻游戏,你怎么看?


畜生,老婆怀孕6个月了,他还强制他老婆过性生活!


麻阳一个大学生在深圳夜店做“少爷”的痛苦诉说


我被老公同事当做老公面强暴了,可耻的我居然感到刺激连连!


禽兽!!医生为患者做体检,竟然摸向女患者的下体,还说必须这样做!



——————————————————————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关注湘西生活君吧!


这里有湘西最大最活跃的网络相亲平台

扫描一下找找男(女)朋友吧,

关注公众号点击菜单栏信息发布

点击湘西相亲交友平台快快进入吧

广告合作电话:13467438061   微信号:13467438061



第一章:家族克星




我叫温小宁,是家里的独女,听说我一出生我的父母就因为各种离奇的巧合撒手离去。

我成了家族里面的克星,传说是天煞孤星转世。

家族里面但凡是知道我的人,都离我远远的,也只有奶奶才舍得和我亲近,不幸的是,奶奶年岁已高,一直瘫痪在床。

奶奶去世的那晚,我和奶奶睡一个屋,到了半夜,突然听到奶奶叫我,我懵懂揉着睡眼,吓了一大跳。奶奶一直瘫痪,此刻却站在我床边。

我惊得合不拢嘴。奶奶叹了一口气,上前拍了拍我的肩,给了我一串黄花梨木珠,对我说,“宁宁啊,奶奶要走了,有件事必须告诉你。其实,我们家祖上是驱鬼师,能降魔能驱鬼,也曾是风光无限的人家。从前我们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驱鬼师,代代相传,代代继承上一代驱鬼师的衣钵,一直传承到上个世纪。驱鬼师左边眼睛就是阴阳眼。阳的时候与右边的眼睛无异,阴的时候就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奶奶说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左边眼睛就开始火辣辣的疼,我一边揉一边听奶奶继续说。

“宁宁啊,我们祖上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是犯了什么大忌讳,总之,到了你爷爷这一代,一个阴阳眼都没出来过。宁宁,那个珠子……”

奶奶说到这里,突然“轰”一声倒下,就再也没起来。

我也没来得及问,到底这个黄花梨木珠是用来做什么的。既然是奶奶临终交给我的,我就一直戴在手上。

说来也是蹊跷,奶奶过世后,我左眼一直疼。有时候一抽一抽的疼,有时火辣辣的疼。

奶奶头七那晚,是我四叔守夜。

我睡在隔壁屋子,睡到半夜,我听到灵堂有动静,于是起来看,一看吓一跳。四叔躺在奶奶灵堂前,裤子脱到小腿边,身上骑着一个美艳的女子,女子一丝不挂,四叔和女子两人起伏一动一动契合着,喉咙里还发出爽快的呻吟声。

虽然我不懂男女之事,但这样场面还是能看懂的,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我也不知道这事该不该管,于是回隔壁睡觉。灵堂里这样的低喘呻吟声音持续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看见四叔眼眶发黑精神不佳,我犹豫来犹豫去,最后还是将这事告诉了我四婶。

谁知道我四婶把我大骂一顿,说昨晚屋子是从外面上锁的,她就睡在屋外,别人根本进不来。四婶骂我,说我和我爷爷一样招人讨厌,煞星。

我是真不懂,四婶骂我就骂我,扯上我爷爷干嘛。从前听奶奶说,爷爷死的时候才五十岁。我其实都没见过。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奶奶提起,我都十分的难过。如今四婶骂我爷爷,我竟然又觉得心口钻心的疼。

四叔知道后,也骂了我一顿,说我神经病,一肚子坏水,见不得他们好。骂完后四叔就骑着摩托车出门了,说是去开奶奶的死亡证明,好取出奶奶存折里的钱。

四叔骑车走的时候,我分明就看到昨晚那个妖艳女子坐在四叔身后,双手紧紧搂着我四叔,指甲又细又长的手还伸到了四叔衣服里。我惊得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

没想到,四叔这次出门,没能再回来。

听目击的邻居说,四叔好好的骑着车,突然失控撞上了一辆大卡车,身首异处。

我疑惑的问,还有别人受伤么?

邻居奇怪的看着我,怎么会有其他人呢?四叔是一个人骑得摩托车。

这时,我的左眼又开始剧烈地疼起来。我依稀感觉到一种史无前例的恐慌。奶奶走的时候话也没说清,我想,我的命运可能将从此改变。


四叔死了,四婶哭得昏黑天地。

我想安慰却被四婶煽了一耳光。四婶觉得是我这个天煞孤星害了四叔,说什么要把我赶出家门。

我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本来我就是个孤儿,奶奶不在了,我也没必要留下来。高考结束,现在正好是放暑假,我成绩一般,所以填的冷门,其他人不愿去的专业――某地质大学考古系。

我是浙江湖州人,学校在河北那边。好在奶奶原先留了些钱给我,我算了算,省着点花差不多能够第一个学期的学费。

于是我买了最便宜的火车票,只身去了河北。

学校坐落在山脚下,说实在的,学校 背后那样的山也真是怪,我从没见过那么像坟头的山,阴森森的感觉。

我最先到宿舍,我的宿舍楼在最后一排,紧挨着那个像坟头的山,一开窗就能看到阴森森的山景。我定睛一看,似乎还能隐约看到白色的石碑,不由得皱了皱眉,难怪这学校填的人少。不然我这成绩也上不了大学。

我挑了一个靠里面的上铺,下铺就留给其他室友吧,我这个人比较孤僻,不喜欢与人过多交流。

舍友们陆陆续续到了。

其中一个叫叶绾贞的女孩跟我有些投缘,我感觉几年的话,都在一下午同她说完了。这个叶绾贞据说来头很大,是原先满清正黄旗家的子孙。后来建国时给改了姓。

其实我对满清什么什么旗的不是很了解,到是知道有个叶赫那拉氏,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有关。第一天见面时间比较匆忙,我也没细问。

晚上,其他舍友一起出去吃饭,据说还约了几个男同学,AA制,我就没去了。她们也真是厉害,刚来就和男同学联系上了,这点我是沟通不来的。我天生不喜人多。再者,我的钱要节约着用,交完学费所剩无几了。我还琢磨着得赶紧找个活赚点生活费。

她们走后。

“轰隆卤一声巨响,好好的天就要下雨了,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不由得吃惊起来,北方九十月的天气,怎么突然打起雷了!

我赶紧起来把门窗关上。

门窗关好我便转身回来,一转身门板吱呀一声,脚步一顿,转身朝着门口看去,地上滴滴答答的两个水印子。

定睛一看,水印子又没有了。

但门却是开着的。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