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亭漫步(散文二则)

青海湖人文胶州 2019-01-13 07:09:53


禹王湿地的春天

 

我见识过被誉为“潍北江南”禹王湿地的盛夏,荷塘连绵,芦苇护堤,荷花盛开,鱼儿戏水,鹤鸟群飞,展现出一幅幅生动的原生态画面。


我见识过洋溢着丰收喜悦的禹王湿地的金秋,肥美的莲藕,喷香的小米,醇厚的芋头,沉甸甸的枣林,冒油的咸鸭蛋,让人垂涎欲滴。


湿地的春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32届潍坊国际风筝会来临之际,我有幸陪同“山东省青年作协寒亭禹王湿地采风团”来到这里,一睹禹王湿地春天的风采。


报到这天,一场不期而遇的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一扫几天来飘飘洒洒的漫天飞絮,空气清新湿润,可谓春寒不料峭,春意正妖娆。能在这草长莺飞、春意融融的季节相聚在风筝的故乡,分享风筝之都的节日喜悦,确是一件幸事。让文友期待的恐怕是能够现场观摩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杨家埠木版年画、潍坊风筝的扎制和制作,亲手放飞一只美丽的风筝,亲身感受这浓浓的民间艺术氛围。当然,国家级禹王生态湿地公园“百里芦苇荡,十面荷花香”的原始生态景观的吸引力也不能小觑。


我们驱车赶往坐落在寒亭西北部高里街道的禹王生态湿地。有句欢迎词叫作“人往高里走,水向湿地流”,巧妙地嵌地名“高里”进语句,令人兴趣盎然,足见这里人的心气和自豪。


到达湿地时,雨密了,我们踏上了通往湖心小岛的木制小桥。湖面上不时从枯草和新绿交杂的水草深处传来几声野鸭的惊叫,看来不速之客惊扰了它们的春梦。文人在一起,似乎这阴雨蒙蒙倒比晴天丽日来得更有情调,让人仿佛置身“烟雨江南”的诗情画意之中,激发文友的才思,妙语如珠,诗意大发。


登上三层高的观景台,万亩茫茫水草一望无际,虽然绿黄交杂,略显苍凉空旷,但远处一簇簇竹柳的翠绿,拔高了大家的兴致;更有柳林旁的梨花园,那一团团雪白雪白的花簇,大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撩人景致。穿过长长的回廊,跨过小桥流水,徜徉于禹王湿地的水天一色,让人流连忘返。文友不禁感叹:如果到了夏秋季节,那景观说不定还要壮丽许多!


我忍不住有点卖弄地描绘湿地的夏秋美景和绿色生态美食。这里是潍坊市独有的“鱼米之乡”,素有“高里八宝”之称的“南孙鸭蛋”“南孙鲫鱼”“中华鳌蟹”等就盛产这里。文友们果然发出一片感叹声,纷纷表达换个季节再来观光的愿景。我们相约在湿地最美的季节一定再来,感受香飘十里的荷塘,丰腴肥美、芦苇摇荡、水光潋滟、鱼翔浅底、鸭鹅和鸣的湿地,品尝绿色纯天然的“高里八宝”,该是多么惬意的啊。


高里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七河入海的历史,白浪河、大于河、桂河……众河汇流,合为一滩,奔流入海,形成了高里独特的湿地景观。湿地千百年的历史沉淀,又形成了高里独一无二的人文景观,禹王台、一孔桥、西营唐代古槐,也让曾经的泽国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我们这次有幸到“一孔桥”驻足,目睹了距今800多年保存完好的金代一孔石拱桥。传说顶部有张果老倒骑老驴留下的蹄印,我们登上古桥寻找,倒不是为鉴定其真伪,我们只是想近距离体会我们前人的智慧,感受时代的沧桑轮换。我想,我们能做的不仅仅只是感叹,而是接受警示,就像我们的先人,要用勤劳和智慧给后来人留下点什么。


禹王湿地的春天是美的,充满了诗情画意,一股股新生的力量在孕育中发展壮大,草儿长,树儿绿,花儿开,鸟儿飞,鱼儿游,还有湿地种养基地里农民兄弟播撒的希望,一起翩翩起舞,舞出一曲动人的春天的旋律。较之夏秋的丰满充盈,禹王湿地的春天又是淡薄的,甚至在雨中略显一点单调冷清,却别有一番韵味。



 

韵律杨家埠

 

一踏上杨家埠的街头,你会发现这里是一座别致的新式“历史”小镇;一排排青砖灰瓦的古式小楼,在烟雨朦胧中,显得古色古香,像一个身着古装的贤淑女子,那样矜持,那样端庄,纯净的小脸透着自然的俊秀清新;又像一池沾着水珠的白莲花,如亭亭玉立的水中仙子,站成一道属于自己个性的风景,不媚不俗,清清静静。


走进她,却是另一番情形了。即使是在雨天,喜欢热闹的杨家埠人还是冒雨把各式各样的风筝挂上了天空,在雨幕里自由自在地飞翔;打着花花绿绿雨伞的八方游客穿梭于各个民俗工艺品小店,挑选着自己喜欢的物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然,只是说热闹,就有点片面了,她的确富有诱人的诸多特色,比如在现代和历史的融合方面,单从建筑上就能发现其与众不同的韵律,她不是简单的仿古,而是有序规划,错落有致,古朴典雅,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疏和拼凑感,仿佛置身一个明清时期的古村落,依稀触碰到“画店百家,画种过千,画版上万”的繁荣的古时杨家埠。又像一个现代的民俗博物馆,时尚的装扮,传统的工艺,感叹与感动,历史与潮流,无不在我们的心里碰撞出火花,引发我们的思考。


来杨家埠,一定要到民俗大观园的,这是主要景观之一。“杨家埠”的来头可是不小,明代时就有“家家印年画,户户扎风筝”的声誉。与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并称中国民间三大木版年画。这足以说明其名声之大、影响之广。


电视剧《大掌门》就是取材于此地,又在杨家埠民俗文化古村实景拍摄,真实再现了清末至抗日期间中国传统文化(风筝和年画)的传承和艰难发展的历史,引起巨大反响。我曾在潍坊日报上写过一篇评论《把根留住》,为杨家埠鼓与呼。是啊,对于民间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杨家埠作为中国最大的木版年画生产地和潍坊风筝的发祥地,已有600多年的历史,理应有更大的作为。


就要来到大观园的杨家埠南北中心大街上,文友们被街两边玻璃橱窗陈列的琳琅满目的风筝和年画吸引了,七嘴八舌着要找一家有代表性的商家参观。于是,当地文友推荐到一家规模较大的,叫作“天成飞鸢风筝”的公司浏览。


一进门,才发现我们仿佛置身一个工艺品大超市,里面挂满堆满了五颜六色、各式大小的风筝,还挤满了各种肤色的国际友人,正操着生疏而难懂的中国话,跟营业员讨价还价呢。我们挤进里面,隔着玻璃窗,观赏风筝的扎制过程。大概有六七十个工人,一道道工序有条不紊,忙而不乱。扎架子的流利娴熟,一扭一弯,一个个逼真的小模型就堆放在案头;描图案的如同作画,勾勒细线的毛笔,填充色彩的排笔,挥洒自如,简直是神来之笔,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图画展现在眼前;糊制的过程在熟练工人手里,如同变戏法,粘捏几下,一只合格的风筝产品就成型了。美丽的蝴蝶、燕子、老鹰,仿佛要振翅欲飞;九头龙、巨型蜈蚣等风筝,也要腾云驾雾、遨游太空。


站在杨家埠大观园前面的广场上,你会发现大观园更像一座巨型的城堡。高高的院墙,雄伟壮观的门楼,不禁让人有闯进去的冲动,相信里面一定收藏着非同一般的宝贝哩。穿过门楼,一座独立而宏大的多层古式大楼矗立眼前,匾题“风筝博物馆”。拾阶而上,大殿琉璃瓦上滴下的雨点凉丝丝打在脸上,让人不禁抬头仰望,去感受历史与现实的呼应。


展厅里各种形式的陈列,展示着潍坊风筝的发源与历史传承,以及历届风筝会的盛况和参与国家的国旗、代表队、国际友人等。一段段珍贵的历史被定格为一幅幅图片,向我们诉说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走在明清民俗古街上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成功完成了穿越。仿佛正置身其中,迎接着一个个穿着长袍马褂骑着高头大马,或是短衣肥裤担着担子,与我擦肩而过的前辈,他们一定是急着谈一单年画的生意或是送一批货物上门,步履匆匆,招呼也不打一个。沿街的百年老店随处可见,他们坚守着祖辈传下的手艺,这个是风筝店,那个是年画店,堆积如山的商品正在几个手脚麻利的伙计手中打包,它们将销往世界各地,换回铜钱和银元,换回欢喜和生活的希望。


其实,眼前的情形也很精彩啊。现在的杨家埠人赋予这些仿古老街老店更多的内涵,他们把民俗观光跟工艺传承相结合,让更多的游客感受来自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交替中的冲击,体味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这不仅是一张木版年画,一只会飞的纸鸢的问题,这是一个有关历史传承、遗产保护的命题,杨家埠的古街给了我们不少启示。


一位年画老传承人,拿着一块年画雕版,告诉我们它是梨木做的,因为梨木木质细腻,利于雕刻,不易变形。他放下雕版,伸出粗糙的手,说:看看吧,我这只变形的手,就知道刻版不容易了。我们仔细观察着他干瘦而伸不直的手,为他对艺术的执着和坚守感动不已。他热情引导我们参观年画的印制。一群女工正熟练地在刻版上刷色、翻纸,据说一张年画需要七八道工序,需要换几次刻版,刷几次不同色,才能制作完成。这让我们大开眼界,真想亲自下手一试,体验一下手工制作带来的成就感。但老先生说,看着容易做着难,吃手艺饭,可不是你抬抬手就能学会的,那可是技术的传承,那可是经验啊。是啊,杨家埠当然不乏这样的艺人,一代代传承了那么多年,继承的该是怎样精湛独到的技艺,当然还有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杨家埠很小,小得只有几条街道,几十个庭院;杨家埠很大,大得天下扬名,无人不晓;杨家埠很老,老得可以上溯几朝几代,岁月沧桑;杨家埠又很年轻,年轻得任性自在,风华正茂。我们应该怎样找寻杨家埠的韵律呢,是合辙押韵,还是平平仄仄?我想,你、我、他会有不同的答案。当然,绝不排除答案的一致性,那就是杨家埠的明天会更加绚丽多彩,花儿在开,风筝在飞,年画在笑。


图片来自网络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