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的院子,杨丽萍的宅子,李玉刚的家,美醉了!

定州德丰商贸 2019-02-04 10:49:09

莎士比亚说:戏剧如同醉酒,是一种狂欢。所以艺术其实是自说自话吗?醉了,所以放纵去追逐自己喜欢的,追到一个忘我的地方,放眼周边无人,便自成一家。

中国古代哲学讲大道相通,意思是透过纷繁复杂的表象后,事物的究极奥义是相似的,所以艺术的流派纷繁但最终美的享受是共通的。

那一个作家和一个舞蹈家对家的审美有什么共通的地方呢?今天我们看看冯唐的后海院子和杨丽萍的洱海宅子。


冯唐的后海院子


北京老城,后海以西,恭王府以北,沿着一条窄窄的胡同,一直向前,可以到达胡同里唯一一户朱门高墙的四合院。这个院子最早属于一个银行家,后来几经周折,在2007年,作家冯唐将它买了下来。



冯唐对于居住的要求看似简单:第一,干净;第二,东西少一点,不要摆得满满当当;第三,别太冷,别太热,别漏雨。但这无疑又是一个思想丰盛的人的要求,无需无聊的事物,来堆满空间。


冯唐的四合院,占地面积约半亩地。一进大门,右手边是餐厅,这里是整个四合院里改动最大的地方,原来不够敞亮,冯唐把餐厅的顶部改建成一个小平台,栏杆采用透明的材质,变得很有艺术感,成为一个聊天喝茶的好地方。





客厅没有刻意地装修,墙面的颜色都是之前留下的。客厅的家具都是榫卯结构,没有钉子,这种结构让家具看上去极有质感,特别是靠墙的书柜,而书柜上成套摆放的历史和玉器鉴赏书籍,透露着主人的喜好。




客厅西面是书房,古旧风格,雅致惬意。书桌和椅子都是明清风格,这种中式结构的桌椅,不会让人太舒服,适合写作。冯唐的意思:书房里最好不要有wifi,世间嘈杂,从对书房的布置和选择的物件上,大抵可以看出一个人内心深处的质地。







在文章《我心目中理想的房子》里,冯唐特别强调:要有个大点儿的院子。有树,最好是果树或者花树或者又开花又结果。“每年花树开花那几天,在树下支张桌子,摆简单的酒菜,开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里、在暮色里、在月光里动,也值了。”



杨丽萍的洱海宅子



这不是杂志影照,这是57岁的杨丽萍的居家照!岁月似乎遗忘了她,没有给她留下一点痕迹。这样一个不老的舞者有着怎样的宅子?



玉矶岛,在云南大理,是三面环洱海的半岛,洱海西面有苍山横列如屏,东面有玉案山环绕衬托,空间环境极为优美。

岛 上的古渔村已有四千年历史,民风淳朴,鱼虾水产种类丰富。舞蹈家杨丽萍在玉矶岛的尽头建了两栋别墅,南端的叫“太阳宫”,北端的是“月亮宫”。太阳宫缘一株百年大青树而建,由著名白族艺术家赵青设计。“太阳宫”占据了小岛最好的礁石和湖水,杨丽萍自己也认为太阳宫“是世界上最美的房子”。因为游人逐步增多,2009年,杨丽萍把“太阳宫”交由丽江千里走单骑酒店管理公司投资改建成为杨丽萍艺术酒店。




这个因它的主人而变得神秘的酒店,吸引着无数游客的好奇心,很多人也因为杨丽萍知道了双廊,知道了玉矶岛。来玉矶岛旅游也一定要参观一下这个洱海畔玉矶岛的名片。



酒店位于半岛最临海的一端,整个建筑依岛岸而建,与礁石林木融于一体,掩映在繁花绿叶之间。白天温暖的散漫阳光,黄昏日落苍山的乱云飞渡,夜晚触手可及的星斗银河,还有庭院微风中绽放的山茶,壁炉里噼啪燃烧的木柴,火边围坐觥筹交错的挚友,仿佛一座迷幻之城。



不过这个很闻名的酒店,门口却是非常低调,灰色的墙上只有很小的几个英文字:“yang li ping Art Hotel”,如果您稍不注意,是会错过的地方。



小岛最前端,一道巨大的弧形月亮门像小桥像虹影,轻轻搭落在小岛边缘,看起来像太阳宫的正门,事实上是一个露天阳台。大青树下,聆海听风,美不胜收。四周绿树舒展,婀娜的身形正好与整个建筑外方内圆的几何线条相映成趣,绿色枝叶的柔软偏巧和灰色钢筋水泥的坚硬形成强烈对比。








一个生动细腻,一个平板简约,至柔至刚,互相牵制,互相映衬,相生相济之间,给人无限哲思和美的享受。居所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外在体现,居住在心爱的屋子 里,其实是居住在自己心里。所以无妨说太阳宫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杨丽萍这位舞蹈精灵内心的门,在里面时时处处可以感受到空灵的艺术境界。




杨 丽萍艺术酒店共有7套房间,都是复式风格,落地窗三面环海,兼顾室内东边观日出西边赏日落,随处可将苍山洱海无限风光一览无余。整个酒店的风格无一不体现杨丽萍的艺术修养和她一贯追求纯自然的风格,酒店里的摆设充满了浓郁的民族与艺术气息,从卧室到露台,处处都渗透着惊艳的感觉,原木家具、老油灯、扎染布 艺装饰,壁炉和简单造型的楼梯,房间呈现出返璞归真又充满浓郁云南民族特色的布置。身处其中,仿佛住在原始森林的小木屋一般。












高挑的复式空间下,硕大的礁石被包含在房间内天然成为了客厅的主背景。美妙的乐曲响起时,古老的梨木床榻、柔软的鹅绒床品带来时空穿越的遐想。利用遥控器调节灯光、控制窗帘,日月交替间,窗外的苍山洱海亦随之变换展现眼前。





古香古色的烛台,很多年前的油灯,木纹清晰的水果盆,堆叠着时光的盆景,包裹着漂亮扎染的纸盒,落满岁月尘埃的字画,印着独特图案的烟灰缸,粗重的原木衣柜,木案上摆着厚重的大开本书,翻开,却是《心经》:“一缕藏香钻入呼吸,即刻令人心如止水。”




有时候你会没来由地觉得,居所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外在体现,居住在心爱的屋子里,其实是居住在自己心里。所以无妨说太阳宫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那个舞蹈精灵内心和艺术世界的门,在“宫”里,时时处处可以感受到空灵的艺术境界,铅华洗净,返璞归真。


李玉刚的家

同样于李玉刚,这位“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的美男子,就像他的《莲花》一样唯美而蕴含禅意,散发着一股清幽宁静的韵味,他那儒雅帅气的气质瞬间流露而出。李玉刚说修禅只为沉淀,那么他的居所便是沉淀而来的意境,不仅弥漫着迷人的中国元素,优雅而有诗意,而且住在里面涤荡心灵,感悟自我!



李玉刚最爱家里的书房,在这里可以摒除外界的觥筹交错,无人问扰,能把更多的时间用来读书、写字、作画……



家里墙壁上的很多幅字画,不经意的人以为是哪些大家的佳作,但其实是李玉刚自己平时里的作品。




李玉刚喜欢收藏中国的古文艺物件,凤冠、盔头、琵琶、柳琴、宝剑…每一个物件都极具中国元素,而这些宝物他不仅仅是收藏的摆放物件,闲暇之时也会加以练习,弹弹琴、比比剑,又或者着凤冠吟上一曲。



一次一次尘世中游荡

那一声声菩提的回响



李玉刚对各种中国古典舞蹈服饰别有品味,一大间练舞室里还摆放了各种模特,供平时挑选衣装使用。



在他很多著名的歌舞作品背后,就是在这里日复一日的练习,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刹那芳华或许只需容颜,流芳百世却需要默默的沉淀。



小小的妆容阁,虽然简朴,却显露出李玉刚对古典文艺的钟爱~



这里便是李玉刚家里最特别的地方,榻榻米的禅房,沉香点上,打坐在此禅悟,了却尘事,只觉禅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