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侯张良:中国的学者为什么总令人生厌

吟风阁2 2018-12-11 10:30:56


留侯张良 于 2018/7/1 16:13: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按说能称为学者不说有很大的学问,书是没少读,应该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是不会令人生厌的,可事实相反。


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不得其门而入,最后还是回到原点,看他们都说了什么、怎么说,终于找出了原因。


中国没有贵族,门第贵族和精神贵族都没有,官员们都不能例外,学者们自然更不用说了,按说是很接地气的,但学者们偏偏很不接地气。


学者们基本不知道民间生活,更不知道民间的诉求,在生活上和民间很隔阂,感情上更谈不上。据说有研究社会学的,不但不知道乡镇政府的基本职能有哪些,更不知道乡镇政府是怎样落实它的职能的,他们以为上传下达就行了,现在不是政令畅通无阻么。


他们不知道老年农民、打工者、城镇无业市民、无业青年以及一些民间手艺人是如何解决衣食住行的,当然也就不知道他们的诉求,更不知道他们的诉求基本无法得到任何回应的事实,在这个基础上写出的文章能反映多少社会的真实状况,哪些是人民群众的真正心声,得出什么有价值的核心结论,这些基本都是胡扯,它能得到群众的欢迎吗?


从事国际关系研究的,对国际关系的基本事实不清楚,抓住一点现象就匆忙下结论,一看见欧洲和美国有不一致的地方,就断言欧洲力图摆脱美国的控制,欧美走向分裂,甚至进尔断言欧洲要和中国联合对抗美国,还有断言英国反对美国要向中国缴纳投名状的。


这根本不知道欧美是一种共生关系,更不知道英美之间的特殊性,这是战略的特殊性,在欧美和英美之间根本没有中国插进去的可能性。中国只可以和他们谈些皮毛,做一下买卖朋友,其他的别提。


很多学者把自己当成官员,说出来的都是政治话而不是学术话,从政治角度官员们可以反对任何与中国为敌或反对中国的国家,而学者们先要辨清是非曲直,从学术眼光来看问题,这不是爱不爱国的问题,你把学术搞好就是爱国了。


比如中日和中印问题,从政治上看一日三变,从学术上看应该基本不变,学术不能太跟风。有学者,藏南问题一出现,就把印度骂个狗血喷头,一无是处,莫迪一来中国访问,马会儿就是龙象结合潜力无穷。学术不但没有认识能力,连人格也没有。


很多学者没有恒定的价值观,哪怕你坚持反动的价值观只要能说出个道道来而且能不计后果坚持下去,在学术上和人格上都是可取的,如辜鸿铭先生和海德格尔,怕的是风派,没有立场,怎能赢得人们尊重。


当然作为学者最好还是有比较先进的靠谱的价值观,我们的《宪法》还在尊崇自由民主,可学者们已经把自由民主讽刺挖苦个不像样子,连科学都开始攻击,新文化运动的两大旗帜都不要了,这失掉了学者的底线。到现在我还真没想出来有那些曾经歌颂为好的东西,没有遭到过中国现在学者们的讽刺挖苦。


还有学者生硬的提出一个看法也很令人不解,如有人说中国现在已全面超越美国,这很爱国但不是事实,连官方也不愿意接受。至于有人说中国现在比中国过去的什么时候好一万倍,这不应该出自学者之口,应该出自儿童之口。这种不顾事实的乱说很丢学者的本分。


当然更有学者缺乏常识,我也懒得寻找出来这些例子。我相信很多社会人文类学者对中国和世界地图并不熟悉,对中国和世界历史的基本线索并不熟悉,至于行政区域的沿革,历史事件的交错不知道的更多。


像前几天北大校长念白字问题其实在学者们来说是司空见惯,高考已经究错过的“差强人意”一词现在在学者们面前还很难差强人意。有学者以为“付之梨枣”就是给仨钱俩枣,其实是付之雕版印刷,因为枣木、梨木都是雕版的好木材。


但中国现在是个大时代,已经不在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错误了,所以就致使很多学者根本不愿意下基本功,一张口就出错,以为只要能说大而空的话就好了,其实不然,还有很多人不买账。


一个学者具有以上说的几个毛病,你就不能不让人们生厌。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