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世界的顽主!自建黄花梨艺术馆奢华绝美!

铁力滕 2019-03-14 13:02:46

铁梨木明式家具及文玩收藏

二维码关注 18907752580

 





岩,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小说、散文以及剧本创作。


代表作有:长篇小说《便衣警察》《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你的生命如此多情》《玉观音》,中篇小说集《死于青春》,并出版《海岩文集》(一至五卷)及电视剧本近百集。


2006年以38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6位,引发广泛关注;此后连续两年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足见其作品深受读者喜爱。


黄花梨家具刚好凸显出海岩亦商亦文的气质


在北京昆仑饭店一层的岩酒廊绿松厅,透过落地玻璃可见厅外一株高大的法国梧桐树,阳光斜穿茂密的法国梧桐叶间隙,洒落一地斑驳。


海岩是这个美好厅堂的主人,北京昆仑饭店董事长,他同时是作家,也是京城有名的黄花梨家具收藏家。



海岩说他开始不太理解张伯驹为了一幅画,就把自己的宅子卖了,他老婆不给他钱,还躺地上不起来。他觉得这就是一个故事。


现在,他俨然成了另一个张伯驹。对于明式黄花梨木家具的收藏爱好,让这位高产作家、酒店高管总是被缺钱困扰。


海岩的黄花梨艺术馆“榈园”


“家里有一个人痴迷于收藏之后,这个家就会变得穷困潦倒。”海岩说。他下身穿的那条米色卡其裤子是他现在最好的一条裤子,但裤腿边已经磨损。现在穿的鞋子,也是又开又粘,补过很多次。去饭馆吃一顿饭都要算来算去,想着怎么省钱买黄花梨家具。即便如此,他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黄花梨家具世界里,乐此不疲。


中国的家具有着3000多年历史,但明清时期是中国家具发展的最高峰。现在人们所说的中国古典家具就是指以黄花梨为代表的明式家具和以紫檀为代表的清式家具。


明式家具很早以前就给西方留下过深刻印象,它在中国备受推崇的历史不过区区400多年,在西方的历史竟也有160多年了。


海岩的黄花梨艺术馆“榈园”


海岩第一次购置黄花梨家具要追溯到十几年前。当时只是为了在自家的西式客厅里摆上一两件中式家具,结果在好友马未都的怂恿下,花20万元购置了第一件黄花梨木家具——“明式黄花梨独板平头案”。


“四条腿,上面一块板,特别简约,连束腰、线条都没有。”明式家具那种不事雕琢的造型与线条,对西方现代家具的极简风格具有启蒙价值,成了西方现代家具的鼻祖。


“黄花梨不温不燥,不卑不亢,不寡不喧,特别适合打造简洁凝练的素身家具,所以但凡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会对明式黄花梨家具产生共鸣,黄花梨家具也被称为文人家具。”


虽然海岩说自己的作家身份跟收藏家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但是骨子里的文人情怀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是他痴迷于黄花梨家具的主要根源。


海岩的黄花梨艺术馆“榈园”


十余年的收藏经历,让海岩汇集了一屋子总计三四百件黄花梨家具,椅凳类、桌案类、床榻类、柜架类、杂项等一应俱全。黄花梨木的价格也从他刚入行的100块钱一市斤,暴涨到现在的1万到2万块钱一市斤。


每件藏品的到手都经历过非常曲折的过程。为了将自己中意的藏品弄到手,海岩不得不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时常跟人“耍耍赖”,或“软磨硬泡”一番。


比如,遇上别的藏家不愿意转让的,他就给人家发信息,或找他周围的人去唠叨,说自己很喜欢,能不能转让;遇上喜欢的家具又拿不出钱的,就先交点定金,过很长时间才能付剩下的钱,这个过程中,家具都涨了好几倍了,弄得卖家相当不快活;等实在缺钱的时候,他还拿东西跟别人交换过,他会拿十件家具组合在一起换别人一件家具。


海岩的黄花梨艺术馆“榈园”


虽然从文从商都很成功,但是海岩身上的人文气质明显盖过了他的商人气质。而黄花梨家具则刚好凸显了他的气质,他说对黄花梨家具的鉴赏实则是跟古人在中国传统文化上的一种沟通。


明以后的中国文人、匠人在制作家具时往往会寄托自己对天理人欲、禅理佛道的一些感悟,然后通过家具的款型、工艺、材质表达。今天,无论是用老的家具还是用老的理念制作出来的家具,都在跟中国传统文化对话。


因而,传承也显得尤为重要。“我希望这种艺术品所承载的审美、价值和文化信息一代一代往下传。”为达成这个心愿,他倾其所有,筹建了黄花梨博物馆,建成后,向社会公开展现他之所藏。


他说他难以理解那种要将藏品带进坟墓的心态。将来,他会以某种合适的方式将藏品留给社会,不传子孙。


海岩的黄花梨艺术馆“榈园”


作为作家,他的小说为人所熟知,但在收藏领域鲜有著述。“很多人劝我写一篇以黄花梨为主题的小说或剧本。凭借黄花梨的历史、传承以及它的艺术感和传奇性都有可能会令其成为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他还想就自己藏品的来龙去脉、艺术特征为角度写一些关于黄花梨研究方面的文章和书籍。不过他现在每天忙得像个不停歇的陀螺,暂时抽不出时间。


在黄花梨家具的收藏之路上,他既拣漏也打眼还买过赝品。即便“修炼”了十余年,还是要不断学习、观摩、参加各种学术会议,跟藏家,家具制造者、匠人等各色人等交流,在喜爱与收藏实力的巨大差距间矛盾痛苦着。


但收藏就是这么一个江湖,叫人倾其所有还欲罢不能。


海岩的黄花梨艺术馆“榈园”


“喜欢收藏的人经济上都是很拮据的,我要是想买一件超过200块钱的衣服,得下很大决心。家人出去吃个饭超过200块,我也会觉得有点贵了。”海岩常跟儿子说,你要买的那些相机、电脑什么的以后也可以再买,但是买黄花梨都是抢救性的,以后可能就没了。



海岩位于顺义的黄花梨艺术馆最后定名为“榈园”(黄花梨又名黄花榈),“博物馆是文物性质的,艺术馆则是文化性质,我们希望这个地方的性质能够更宽泛一点,所以选了后者”。


海岩承诺,他在这家艺术馆的所有展品,包括五百件黄花梨、一百多件紫檀家具,以及部分红木家具和字画,将永久放在这里陈列。这些东西名义上还是他的,但已不能随意变卖。



海岩这么做是受到收藏家王世襄的启发,王世襄生前一直都希望有这样的博物馆:所有的明清家具陈列在明清建筑当中,按照古人的生活状态陈设展品,人们看到的不仅是家具之美,更是我们古人的生活之美。



海岩实现了王世襄这一未竟之愿:“黄花梨在古代既是艺术品,更是生活实用品。我希望这个艺术馆既要还原古人的生活场景,更具备体验功能,可游、可居、可宴。在欧洲有很多几百年的古堡也具备这种功能。 ”



放眼望去,皆是红廊绿瓦、小桥流水所勾画的传统中式园林建筑印象;五百件黄花梨、逾百件紫檀木家具,同部分字画古董一道,按照古人的生活常态予以陈设,足叫海内外收藏大家垂涎,更无愧于“艺术馆”之名。



海岩,这位痴迷于黄花梨的畅销小说作家。他打破寻常博物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距离感,令观者可居住在明清样式的客房之中,亲身体验传统居住文化的深刻魅力。




悠然馆、蟾宫、知著堂,如是命名的厅堂、院落,无不透着浓浓的历史况味与文人气息;整个酒店室内装饰,更是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为主要线索,以清闲意趣为重点,赋予“世外桃源”般的意境,妙趣横生的装置艺术更是让人陶醉。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天下之万物没有什么是会永久存在的,但是无论岁月如何改变,黄花梨家具的古朴之美都将永远被世人所传承下去。


Q&A收藏十问

Q: 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 只要自己收藏的都喜欢。


Q: 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 明式黄花梨独板平头案。


Q: 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

A: 受人蛊惑。


Q: 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 以喜爱开始,以传承结束。


Q: 你的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购买?

A: 拍卖会、藏家手里转让、店里收购。


Q: 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 三四百件。


Q: 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 不觉得,是收藏爱好者。



Q: 有一天你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 将来会用某种最合适的方式留给社会,不传子孙。


Q: 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 在文化的交流、传承与共鸣的整体过程中获得的满足感。


Q: 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 买过赝品,提醒自己以后要慎重。



Source:Internet

〈本篇内容编辑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或对此进行说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阅读原文,挑选铁梨家具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