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江山 | 盘山记胜

中国驻新加坡旅游办事处 2018-12-10 16:45:05


遥想当年,酷爱舞文弄墨的乾隆帝,是否也曾接过僧人泡好的新茶,倚窗遥看东、西浮青岭那片堆青积翠,静聆半山飞帛涧之水下泻而喧,吟诵梨园之花传递的芳馥?


春分至清明之间,应邀去天津盘山风景区采风。车入机场路、上京平高速,直入《长恨歌》“渔阳鼙鼓动地来”中的渔阳——蓟州。京城连日雾霾,让我很担心“京东第一山”进入眼帘时,是否会像王摩诘所形容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直到走进景区,直到与入门第一石刻——“三盘暮雨”近距离相对,直到我清晰地看到蜿蜒山径萌发新绿的花木草丛,直到我嗅到只有深山老林才能溢出的清新湿润,我才真真切切感到自己已然走出雾霾。


▲ “三盘暮雨”石刻


我了解,“三盘”,即这座名山的上中下三盘胜境。而导游对“暮雨”的解析,让我有身入画卷之感。我恍然看到,阳春三月,山桃、山杏、山梨之花鲜丽芳馥。随着东风的爱抚,娇瓣感动、纷然飘落,如万点彩墨。黄昏时分,但见丝雨飘摇、雾霭氤氲、暮色如梦,似晴非晴,不雨似雨……


步入景区,首先看到的四字题刻竟有如此意境,并不多见。


盘山的“年寿”高不可测。最初形成之日,史学家也难以考证。盘山深处的古迹多如繁星,以致让人难以计数。盘山胜地的古刹多为金顶,当年皇家垂爱显而易见。盘山过往的名人熠熠生辉,可见其风水非同寻常。盘山流传的故事生动鲜活,漫游其中,像是被卷入尘封史籍……面对文化积淀如此广博深厚的美境,我真想大喊一声:“盘山,一向久仰,我来也!”


▲ 盘山风景区


行游观赏,自然会感知盘山“山势盘绕,雄伟俊秀,水石清奇,一步一景,景景有奇闻”之说绝非虚传。十峰、二十六名石、九岩、五台、八岭、三盘、八峪、十一洞、一淀、八泉、三井、五桥、四沟、二潭、五池……大多连带一段史话。凸显沧古之色的林丛山径、亭台塔林之间,不止留下文人雅士、江湖侠者、名医名伶、贩夫走卒的履迹,也吸引魏武帝、唐太宗、辽太宗、辽圣宗、金世宗……祈福礼拜。清代康熙帝、乾隆帝等多位天子专程登临、静心参禅、写诗题刻。联想天下名山,能深藏如此多生态奇观之地,可谓翘楚;综观华夏景区,能吸引如此多统治者陶醉其中,少有比肩!


▲ 盘山风景区


但凡名山,多有名刹。盘山便是典范。向“下盘”天成寺行进时,我追想来之前阅读的史料,任随漫漫思绪跨越时空……


我似乎看到,唐代兴佛之时,这里已是寺院多见、梵音声声、香客如云,与山西五台山东西相应,享有东五台之誉。明清两代,这里的寺庙已达72座、宝塔13座,行宫、楼台比比皆是……追忆到此,忽生惋惜——此行的时间倘若赶在除夕夜,也许会像《燕山记游》的作者那样,惊喜地看到“……佛灯出通州塔上,数千百光远绕盘山诸寺,至定光佛塔而止,或云塔中舍利光也”;假若要春节登临,必能看到盘山春节庙会那“山货如锦人如潮”的盛况。


▲ 盘山风景区


人生漫漫,去日苦多。偶感惬意的同时,总会夹杂些许遗憾,难免粘带几分惋惜,古往今来,又有谁能自控?一如高悬的万年山月,或阴晴圆缺,或暗淡朗明,全凭天地造化。


盘山初春,白居易叹息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尚在远方。贺知章吟唱的“二月春风似剪刀”恰在此时。我在想,四明狂客形容的“春风似剪”,剪出的绝不仅仅是柳丝新翠;香山居士看到的山寺桃花,绽放的当是一种超然心境。于是,边想边走,忽见山径一侧,寒冬季节隆起的冰雕表层已开始融化,底层渐空、流水潺潺,与迎面扑来的泥香,形成动与静的张力,又如表情沉静、内心激越的诗人在酝酿佳句。


散履名山,我习惯侧耳静听林木深处,隐约听到婉转的鸟鸣若远若近,像是深藏了一冬的心语,向新绿倾诉。峰峦间,万木似醒非醒、群芳默默含苞。游憩不至于醉花阴,飞絮不至于迷双眼,怎一个“爽”字了得?


天成寺下,高台之上,一座名为卧云楼的景观吸引了我。听闻,这座楼是“乾隆帝登楼看戏与民同乐”之地,如今春节庙会,依然让旧景重现。于是兴致勃勃登楼赏读。


▲ 卧云楼


此楼虽面积不大,仅有两层六楹,但画栋雕梁,高脊飞檐。临窗倚栏,视点便是下面湖水之畔的古戏台。在众多遗迹中,皇驾享用的古戏台并不稀罕,别有趣味的是大清廉相、一代才俊题写的楹联,上联为:“三五人可做千军万马”,下联为:“六七步如行四海九州”。横批很抢眼“全是假的”。


一代帝王,有与庶民同乐之举,有包容属下以平俗之言题联的气度,有赞赏“身在戏场,意在戏外”的哲思,果真当得一代明君。


我很想选在丝雨潇潇之日再次登楼。届时,会看到白云在山谷穿行,楼身在雨雾中隐遁。时有山岚穿楼而过,忽觉茶香缕缕飘来……在楼台卧云的感觉,不知是否与仙境相仿?


登石阶、上层台,面对千年禅林。探访过无数名山古刹的我,每到一处总想探寻别有洞天之处。始建于唐,辽、明、清多次修葺,庙门为乾隆帝题额,帝王替身僧在此修行的皇家寺院,让我感到十分好奇,特别是佛殿前建有视野博大的“江山一览阁”,在很多寺院中不曾遇见。不知当年是否因“江山一览”视野极佳,一代“诗帝”方才吟诵“早知有盘山,何必下江南”?


▲ 江山一览阁


我在尝试“江山一览”之前,浏览周边。但见山桃花、山杏花、玉兰花、迎春花、山梨花纷繁环绕,清新空气中弥散缕缕清香。此时此刻,京城正被重度尘霾深锁,能见度不足百米。想到此,超然世外的福缘感油然而生。继而,进入阁内,以感恩之心注视僧人为我泡茶。饮罢三杯清茶,倚窗外望,见山内新碧如洗、山外如幻如梦。遥想当年,酷爱舞文弄墨的乾隆帝,在为寺门题名、为江山一览阁题额、为大殿题匾之后,或许也曾入阁小坐?是否也曾接过僧人泡好的新茶,倚窗遥看东、西浮青岭那片堆青积翠,静聆半山飞帛涧之水下泻而喧,吟诵梨园之花传递的芳馥?


▲ 盘山风景区


移步出阁,院落敞亮。我静听古塔铃声,观览古柏森森,默读古碑铭刻,仰看千年银杏。无意间,发现正殿前有一株年代悠久的梨树,不知作何解释。接待者看我困惑的表情,微笑道出“佛殿前梨树,有脱离苦海之意”。一时间,我倍感山风清新、春阳送暖,步履轻盈,心境澄澈。


绕到正殿后,在历代文人摩崖题字之下的“涓涓池”旁,掬泉云在手,临花香满衣。而后,一任清冽山泉,以水花态势,在脸颊绽放。


我仰望中盘、上盘方向,试图找寻到峰峦深处的万松寺、云罩寺连同山巅挂月峰上的定光佛舍利塔。然而,目力所及处,唯见苍苍莽莽、蓝天白云。忽然想起品茶之时,我曾问僧人在哪里进香合适?僧人答:“你认为最合适处就是进香之地。”当时没多想,现在品其深意,似乎感到那一问一答,似乎与世间万象、人生际遇有些关联……


天成寺游人虽多,但很宁静。一如我此时的心境。


原标题:《盘山记胜》

文字来源:中国旅游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