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美女在车站打架,数千人围观,太刺激……

闽南大股忠 2019-01-10 14:02:58

南川市,此时正是下午五点左右,夕阳斜照,一片金灿灿的余晖穿过林立的高楼大厦,抛洒在混乱拥挤的南川市火车站。

此时,一辆路过南川市的动车到站,黑压压的人群提着大包小包从火车里面走下来,朝着出站口涌去。

那里同样堵满了人,不乏有举着牌子,拿着大喇叭的人,在嘈杂混乱的人海中寻找自己的目标。

叶寒从车站里走出来,背上背着简单的行李,揉着惺忪的睡眼寻找接自己的人。

这是叶寒第一次下山,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是为了活命,他必须下山!

虽然他是天下第一神医“天脉传人”的传人,但是他却治不好自己的“精神分裂症”。

这次下山他既要给别人治病,又要给自己治病,还要谨遵师命追到自己的老婆大人,可谓事情繁多。

“老头子说让我顺便帮他救个人,还说会有美女来接我,怎么没看见呢。”叶寒小声嘀咕着,眼睛朝着站外不停搜寻,可是却一直没看见人。

“哎呦大兄弟,没地方住吧,跟我走吧,我那床大被软最适合休息。”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四十几岁女人突然伸手拉住了叶寒。

“我还要找人呢,有人来接我,是个女孩。”叶寒露出灿烂的笑容说。

“我知道了大兄弟是要找女孩?我那女孩多的事,快跟我走吧。”

那女人听见叶寒的话,顿时大喜,似乎看透了叶寒的心思,竟然不由分说拉着叶寒就走。

叶寒皱了皱眉,又四处看了一下,还是没人,心想难道真是在这女人那等我?脚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不想刚走了几步,叶寒眼睛一亮,突然看见两辆车里走下了两个女孩。

两个女孩站在那就如同两道靓丽的风景线,一个女孩长发披肩,杏眼微挑,目若流波,容颜极美,加上身段高挑,曲线玲珑,气质不俗。

另一个沙宣短发,长相玲珑,穿着吊带小衫,及臀皮裤,显得峰胸细腰,野性十足。

两个女孩站在人群两侧,全部用焦急的眼神看着出站口的人群都朝着接站口看去,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人。

不时的有人上前搭讪,却都被不耐烦的打发开。

“哎,接我的人来了,我要过去。”叶寒心中一喜,说着就要朝着她们走去,不成想那女人却拉着叶寒不放手。

“哎呀大兄弟,我那的女孩多的是,比她们都漂亮,咱们不是说好了要跟我去么,你可不能变卦。”

女人一番乱喊乱叫,瞬间吸引了很多人,那两个女孩也朝着叶寒看去,眼神中都流露出不屑厌恶的神色。

叶寒突然灵光一闪,仿佛明白过来了什么,他记得下山的时候爷爷说过,下了火车会有人来拉自己去住店,一定不能去,因为她们的店里有老虎!

叶寒看着女人,突然说道,“你们店里有老虎吗?”

那女人一愣,“什么老虎?”

“吃人的老虎!吼,扑上来就把你吃了!”

女人上下打量着叶寒,突然放开叶寒的手,自顾自扭着腰走了,嘴里还不停的嘀咕,“原来是个傻小子。”

叶寒在后面露出一丝冷笑,“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爷爷说的果然不错。”

叶寒转身朝着短发的女孩走了过去,原因无他,这女孩穿的少,适合近距离观赏。

“嗨,美女,你是来接我的?”叶寒打着招呼。

不想短发女孩看了叶寒一眼,露出不屑的神色,然后不耐烦的摆摆手,“傻小子,滚远点,没看见老娘接人呢嘛!”

虽然被人叫“滚”让叶寒心中非常不爽,脸色突变,但是叶寒看她是女孩,在加上可能真是自己找错了,想了想决定不和她计较,于是又朝着另一面的女孩走过去。

“美女,你是来接我的吗?”

长发美女同样打量了叶寒一番,眼神却不只是不屑,还带着浓浓的厌恶,刚才的事情她也看见了,心中对这种随便的男人没有一丝好感。

“滚。”

又是一个“滚”字,一连听见两个,让叶寒非常的郁闷。

可是看了看四周,根本就没有别的人接站了,于是硬挺着又问了一句,“你是来接叶……。”

一句话没说完,那女孩嫌恶的瞪了叶寒一眼,向前走了两步,不打算再搭理叶寒。

叶寒很受挫,郁闷之极,他想了想打算按照老爷子给的地址直接找去,治好了老爷子的朋友,自己还要抓紧时间去给自己治病顺便追老婆呢。

正在此时,长发女孩突然对着短发女孩娇喝道,“童妙妙,看好了你的眼睛!再瞪我,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叫童妙妙的短发女孩冷哼一声,“你高天月想挖我眼睛?做梦吧!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再练三年吧!

哼,就凭你也想接神医,做梦!”

高天月紧咬嘴唇,脸上神色冰冷,“能不能接走神医,不是你说了算,你说不准就不准,你当你是皇母娘娘金口玉言?“叶寒猛然听见“神医”两个字,一转身又走了回来,站在两个女孩中间,“你们是要接叶神医?我就是。”

两道视线同时落在叶寒的身上,一道冰冷如霜,一道火辣辣灼人。

“你是叶神医?”童妙妙惊喜的问道。

高天月却冷冰冰说,“不可能,叶神医怎么可能是你这么肮脏的人!”

叶寒一愣,随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今早上才换的。

“不脏啊,挺干净的。”

高天月露出厌恶的神色,“我说的不是你的人脏,是你的心脏。”

叶寒更不明白了,疑惑的说,“我心怎么脏了。”

“哼,你跟着那女人走,想做那些事情,你的心还不脏!”高天月怒气冲冲的说,她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做的肮脏事不敢承认不说,还跑到这假冒别人。

童妙妙也似乎认可了高天月的话,涂着红指甲的手指指着叶寒的脑门,“臭小子,快滚蛋,耽误了姑奶奶接人,有你好看的!”

没等叶寒解释,高天月突然对着童妙妙说,“哼,我劝你也赶紧离开,神医是我们高家请下山的,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

看的出来,这两个女孩非常的不合,见了面跟敌人一样。

童妙妙纤腰扭摆,舌尖舔着烈焰红唇,看上去性感十足,非常蛊惑,好像故意气高天月一样,“你们请下山的又怎么样,还要看你们能不能接走,你觉得咱们两个站在这,神医会跟谁走?”

高天月脸色一变,显然被童妙妙气得不轻,冷笑说,“童妙妙,你再不离开,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童妙妙抱着手臂反倒朝着接站口走近了几步,挑衅说,“姑奶奶就不走怎么样,气死你。”

叶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觉得这个童妙妙倒是可爱一点,像个小野猫。

抖。

高天月狠狠的瞪了叶寒一眼,“你,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看我今天收拾了你,再接神医!”

高天月说不过她,气得对着童妙妙动起了手,一拳朝着童妙妙脸上打去。

童妙妙冷哼一声,侧身躲过高天月的拳,一掌劈在高天月腿上……,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打在一起。

叶寒摸着下巴看热闹,心想真没看出来,这两个女孩竟然都是练家子,而且看她们的动作流畅迅速,至少也是一品的水平。

下山的时候爷爷还说,要自己到了城市一定要低调行事,还说城里的武者都是神秘的存在,现在看来,两个武者直接就在车站外面打起来,这也能叫低调?叫神秘?

有围观没走的,看见二人打了起来,纷纷大叫,“天波会和高家商会又打起来了!快看,那是高天月高小姐,高小姐可是一品高手,那一身……哎呀,不得了,那是童妙妙!”

“快看她们谁能打过谁?”

“傻啊,还看,童妙妙心狠手辣,是个人见了都要让她三分,还是快逃命吧!”

第二章 神针救人

此时高天月正和童妙妙打在一起,虽然高天月功夫也不弱,可是童妙妙的拳法是跟着天波会会长李振学的,迅猛霸道,非常厉害。

两人几招对下来,高天月已经不堪童妙妙的凌厉攻势,肩上中了一拳,腰上中了一脚,此时只能不断躲避,心中焦急琢磨怎么办才好。

这一次高天月奉了老爸的命令说是要接一个山上下来的高人,此人是传说中的天脉传人,神医叶老,堪比华佗在世。

据说一手‘天脉神针’绝技,能活死人肉白骨,非常神奇。

高天月的老爸曾经和天脉传人有过一面之缘,这次顽疾发作,常常头痛欲裂,觉得自己不定哪天就嗝屁了,于是请了天脉传人下山为自己治病。

可是消息却传进了天波会的耳朵里。

高家商会和天波会同是南川市的地下组织,专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酒吧,KTV,夜总会只要是跟黑暗沾点关系的,全都插一手。

两家处处对着抢生意,一直势不两立,只要对高家商会有好处的事情,天波会必定跟着掺合一脚。

这一次也不例外,不知道天波会从哪知道天脉传人是个好色之徒,竟然派出了童妙妙来和自己争人。

童妙妙人长得不错,烈焰红唇的像一只性感野性的小野猫,多少男的拜倒在她皮裙之下。

高天月老爸一狠心就派出了自己女儿,高天月在这南川市也是一顶一的大美女,冷若冰霜,和童妙妙可谓不分上下,各有千秋,除了住在市中心最高的六芒星大楼上的那位美人,无人能及。

不想,神医还没接到,两个人就先打了起来。

此时,高天月看准时机,竟然从腰间抽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对着童妙妙肩头刺去,这也是她拼力最后一击,胜负就在瞬间!

高天月虽然气势夺人,不想童妙妙却早知道一般,先一步侧身躲过匕首,回身一拳打在高天月手上。

高天月吃痛,可是手中匕首却未松,高天月心如死灰,暗骂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练好高家内力功法,竟然被童妙妙压下一头。

高天月心中郁闷,一咬牙一个转腕,勉强拼尽全力朝着高天月腋下刺去,童妙妙媚眼轻眯,娇躯灵动,转身一个飞脚,竟然再次准确无误踢在高天月手上。

只见一道寒光飞射,正对着行人射去,竟然是高天月的匕首被童妙妙一脚踢飞。

“闪开!”

高天月眼见匕首要伤人,焦急的大叫!

匕首朝着行人飞来,那人吓得双眼溜直,浑身颤抖愣是迈不动步子。

高天月脸色惨白,她知道自己那把白光匕首要是射中了人,那人绝对活不了,因为那匕首是朝着脖子射去的,锋利不说,上面还有放血的凹槽!

杀了普通人,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社会,只分两种人,会武的武者,和普通人,法律不允许武者随意对普通人动手,更别说杀人,武者随意击杀一个普通人,不论什么原因,都有可能成为众矢之首,轻则坐牢,中则废武,重则赔命!

童妙妙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虽然匕首是她踢出去的,可是谁让这匕首上只有高天月的指纹呢,呵呵,要是杀了人,就算是高家商会也保不住高天月吧。

行人看着匕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太害怕了,拼命的想逃开,最不济也必上眼睛,可是恐惧拉动着他的某一根面部神经,就连闭眼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匕首到了一米处,半米处,十厘米,行人凝神的注视已经让自己看上去像个逗比的对眼。

就在他紧张的牙齿打颤,以为匕首一定会射中自己的脖子,然后齐根没入的时候,匕首刹那间停在了眼前,距离他的动脉不到一厘米。

时间仿佛静止了,零星几个围观的人,全部不可思议的长着大嘴。

行人呆若木鸡,被面前一人用手指在额头轻轻一点,耳中听见一声,“喂,你还好吧?”

行人瞬间身子摊软到地,状若死狗。

一个清亮的声音焦急叫道,“哎,你没事吧?”

说话的人,竟然是叶寒,紧急关头,叶寒竟然用一只手夹住了匕首!

叶寒眼见着行人晕了过去,一只手捏着行人的下巴左右转了两圈,疑惑的道,“没射到啊,怎么就晕死了。”

行人要是醒着,一定大叫,“废话,我这不是吓的嘛。”

叶寒看了昏迷男两眼,皱了皱眉,也不回头,突然说一句“还你”,手中的匕首就径直朝着高天月飞去。

速度不是特别的快,也不是正对着高天月面门,高天月稍稍一侧身,接过了自己的匕首。

高天月有点焦急,她快步走到叶寒的面前,焦急道,“这位先生,你有没有受伤?”

叶寒随口答了一句,“多谢美女关心,我没事。”

叶寒一面说着,一面随手拉开背在背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黄梨木的长方形雕花木盒,打开之后,挨排一溜的竟是几十根银针!

高天月和童妙妙一起愣在了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寒手上的木盒。

天脉传人!天脉传人,神医叶老,一手神针绝技神乎其神。

但是随即两个人就都轻轻的摇头,因为叶寒的年纪相貌全都不对,单凭银针也不能说明身份。

所以高天月和童妙妙选择了同一种方式,沉默,眼睛死死盯着那木盒,看他要做什么。

只见叶寒手脚利落的从里面拿出一根银针,又伸手一下子脱掉了那人的鞋,一股子毒气铺天盖地袭来,顿时叶寒一翻白眼,表情凝重,脸色潮红,看样子好像是在强忍着闭气一般。

不能不闭气,这人的脚,太味了。

叶寒看也不看,直接手中银针对着那人脚下某个位置就是一刺,捻转半响,听见那人呻吟了一声,拔出银针,看了一眼,甚是嫌恶,随手撇掉。

高天月大惊,惊呼道,“那不是天脉神针吗,你怎么能扔了?”

叶寒疑惑的看了高天月一眼,明亮的眸子顿时变大,叶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阳光少年,“美女,原来你真是来接我的人!”

第三章 山下女人非老虎

高天月此时却闭了嘴,因为怎么看,面前的年轻人也不是天脉传人,那些银针肯定也就是普通的银针,如果是天脉神针,不会有人毫不在乎的随手扔掉。

都怪自己刚才一看见银针就那么激动,一时乱叫了出来,高天月有点尴尬,刚要解释认错人了,就听见童妙妙在旁边嗤笑一声。

“有没有搞错,天脉传人会是这样一个又脏又臭的小子?高天月,你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啊。”

高天月看了一眼叶寒,倒也没有童妙妙说的那么差劲,虽然穿的有点土,一身没牌子的像练功服一样的衣服,但是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脏,而且长得还眉清目秀,笑容灿烂。

可是一想到叶寒刚刚想要和别的女人走,去做那种事情,高天月就浑身不自在,觉得叶寒的笑容也是猥琐厌恶。

不过刚才要是没有他,自己可能就会真的杀了人,这样一想,高天月对叶寒的厌恶之情倒也减少了不少。

面对童妙妙的嘲讽,高天月瞪了童妙妙一眼,对着叶寒说了一句,“刚才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还有,别理这条到处咬人的疯狗”。

高天月转身离开,觉得叶寒绝对不是她要找的人。

叶寒的眼睛还恋恋不舍的盯着她一双修长美腿,心想这女人的腿堪比时装模特啊。

童妙妙恨恨的看着高天月的背影,跺着高跟鞋愤恨说,“臭女人,天天跟我装纯,我咒你半路遇见男人女干你!”

“疯狗小姐,你不知道天道轮回吗?小心你说的话哪天落到你自己身上。”

童妙妙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竟然敢戏弄自己的年轻人,只见他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稍有些细长但是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叶寒说,“美女你放心吧,我不仅会治人的病,也会治疯狗病,只要让我扎上两针,保证你针到病除。”

童妙妙顿时发飙,还没有哪个男的敢如此戏弄她!怒骂一声“找死你这个烂人!”,抡圆了手臂,童妙妙打算先打他个不分东南西分周伯通。

可是意外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叶寒的手不知何时竟然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腕。

别人不知道,童妙妙可是知道的,至少在天波会,没有一个人能躲过自己这一巴掌,轻则吐血,重则扇飞。

可是这个看似精瘦的年轻人竟然毫不费力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面上灿烂的笑容也变得似笑非笑带着层冷冷的冰意。

童妙妙突然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浑身似乎都散发着一股子寒气。

童妙妙挣了一下,没有挣开,口不择言说道,“小混蛋,快放开姑奶奶,你究竟是谁?跑到这来捣乱!”

“我是天脉传人。”

轻飘飘一句话,却传得极远,就连高天月都猛地回头惊讶的看着叶寒。

叶寒看着童妙妙,脸上挂着笑,眼神寒如冰,“还有,我姑奶奶早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老人家?”

童妙妙脸色煞白,她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将自己笼罩其中,叶寒抓着她的手臂还在不停的收紧,一阵阵刺痛从手腕传遍全身,更恐怖的是,那双冰冷的眼神仿佛在看死人。

童妙妙突然觉得非常的慌乱,心中隐隐觉得害怕,不由自主的喃喃道,“你究竟是谁?”

“我说过了,我是天脉传人。”叶寒再次说了同样的话,顺便放开了童妙妙的手,对他来说,可以吓唬一个张牙舞爪的女孩子,却不能真的将一个女孩子怎么样,那不是男人做的事。

童妙妙一双电眼似乎在放光,可是转瞬又消失,不在有叶寒强大的气场威胁,童妙妙又变成了张狂的小野猫。

第四章 螃蟹贱男春

想到刚才的事,童妙妙虽然心有余悸,可又觉得自己刚才的恐惧感觉可能完全是错觉,于是嘲笑的说道,“哼,别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你刚才一定是听见我们说话了,所以编造了天脉传人的身份吧。

呵呵,就凭你,也想冒充天脉传人?也不看看自己斤两够不够。”

此时高天月已经走了过来,叶寒没有搭理童妙妙,而是转向了高天月,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高天月,“我是天脉传人,你是不是来接我?”

高天月轻抿着嘴唇,淡淡说一句,“我是来接天脉传人。”

一句话双层意思,说是来‘接天脉传人’,而不是说‘我是来接你’,很显然完全不相信,可是她又走回来和他对话,那意思在明显不过,想要我相信你是天脉传人,就拿出证据。

叶寒突然冷笑一声,心想我可没工夫跟你们证明,小爷坐了一天的火车累得浑身骨头疼,不是接我,求我我都不去了呢!

叶寒转身就要离开,嘴里讥讽说,“原来山下的女人不是老虎,都特么的是熊瞎子。”

叶寒说完这句话,不理会两个女人出奇一致的愤怒目光,拎起地上自己的背包转身就要走人。

突然,叶寒的双腿被人抱住,年轻人低头一看,就见那晕迷的小子此时已经醒了,抱着年轻人的大腿,大呼“救命恩人!你可不能走啊!”

叶寒皱着眉晃着腿,“喂,你放手。”

“恩人,你等等我,等我缓过劲了和你一起走,这会儿我腿麻了。”

“我为什么带你走?你快放开,我还有事要走。”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还没感谢你我怎么能让你离开。”

叶寒眯着眼睛,满脸的不耐烦,心中想着自己为什么手贱救了他一命还要救他第二命,弄醒他干嘛。

叶寒踢了踢腿,“再不放我别怪我不客气,我踢你了。”

那人痛哭流涕,“恩人,你就是踢死我我也不放,我老爸说了,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我一定要报答你。”

叶寒无奈的仰头看天,发现那里有一只白云组成的肥羊,师傅说有‘美女洗澡要看,有便宜要占’,这么肥的羊,要不,宰一刀?

叶寒露出亲和的笑容,“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那行人想了想,突然大笑说,“我,我拜你为师,到时候师傅就可以打着我的名号在南川市横着走!”

叶寒听见这话好笑的笑了一下,明亮的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笑意,他还真没听过这样的报答方式,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他对这个建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来,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

高天月和童妙妙看着瞬间狼狈为奸的两个人,此时却彼此对看了一眼,都仿佛不相信一般,仔细的打量那个大夸海口的人。

高天月美目凝视,疑惑道,“这人,这张脸,怎么这么眼熟?”

童妙妙摸着娇俏的小下巴,“打他的名号就能横着走,横着走!”

高天月和童妙妙再次对视,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异口同声,“螃蟹!”

螃蟹,姓庞名解,谐音螃蟹,外号“贱男春”,源于古国一种源远流长的美酒,人前叫庞解,人后都叫“贱男春”。

家里老爸老妈是都是商业奇才,身家过百亿,唯独生个儿子除了花钱犯贱啥都不会,美其名曰,“我不花钱,那不是浪费我爸妈挣钱的天分嘛”。

每日里在南川市横行霸道,小弟无数,虽不是武者,却黑白两道无人敢惹。

最爱的事,就是隐瞒自己的身份,然后见了美女就死皮烂脸贴上去,打不走骂不走视为极品贱男,得外号“贱男春”。

此生最大的目标,就是找到一个不为了他的财富地位爱他的女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从不服输。

由于背景问题,在道上多少有点名气,天波会和高家商会的人见了,倒也避而远之,轻易不敢得罪。

不成想差点被高天月的匕首给爆头的路人甲,竟然会是‘横行太子爷,螃蟹贱男春’,如果庞解真的死在自己匕首下,那么高家商会可能会遇到大麻烦。

高天月不仅对那个接住自己匕首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心中忍不住希望他真的就是天脉传人,看着叶寒的目光不由的变得火热。

童妙妙识破了高天月的心思,抱着手臂托起身前的巨波,不屑的说,“别幻想了,天脉传人是个好色的老头子,这点咱们都知道,要不然你爹也不会把你献出来,是谁也不可能是这个臭小子。”

高天月听见童妙妙说自己老爹的事情,戳中心事,瞪了一眼童妙妙,“闭嘴,是不是天脉传人不是你说的算。”

“哼哼,那咱们就看看,他要是天脉传人我童妙妙叫你一声……咦?”

一声清脆的响声,高天月和童妙妙眼睛一起盯住了叶寒的脚下,那里有一块黄橙橙的东西。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