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几观云-明清家具及传统赏石专场

中鸿信国际拍卖 2018-09-09 11:26:12

中国古典家具在宋代完全成熟,桌、案、几、床、榻都成形,到宋代之后的各朝代则对古典家具的品种,造型基本承袭前朝之风。有价值的旧式家具,主要指的是明代至清代四五百年间制作的家具,这个时期是中国传统家具制作的顶峰时代。这部分家具已具有了文物价值,因而价格不菲。因而旧式家具是只涨不跌。这就是来自明清两朝能工巧匠的杰作。

1811

清早期 大漆描金西潘莲纹卷书案

84×36.2×150cm

说 明:案通体披麻挂灰施以大漆,显得富丽堂皇,耀眼夺目,颇具皇家风范。工艺上用三块整板制成,案面沿及板足立面起阳 线框,内雕缠枝牡丹纹;板足开光,透雕缠枝花卉,卷书式足,为清早期制明式家具的精品。与之同形制案比较,北京故宫博物 院清宫旧藏有一对“清早期 鉄梨木缠枝牡丹纹卷书案”,其尺寸、纹饰均极为相似,亦有可能为清宫流出之物。

参 阅:《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家具(上)》173页,图147

Gold lacquer Xi Pan lotus roll table

Early Qing Dynasty 



1817

清乾隆 紫檀苏式拐子龙八仙桌

92.2cm×92.2cm×87.3cm

说明:明式家具继承了宋代以来优良的木工传统,工匠们的作法手册《鲁班经》,在明万历时期增编《鲁班经匠家境》,加入有关家具的五十二则条例,并附图式,广泛传授明式家具的制作工艺。八仙桌是最大众化的家具,所有场合都可以陈设,用途广泛,成对传世的明式方桌非常少见。八仙桌在用于吃饭饮酒时可以围坐八个人,故名。当中也有一些美丽的故事。流传最为广泛的就是八仙遍览人间美景,每到名山大川,或看到乡间野趣,乃至村姑采桑、渔樵问答,情之所致,莫不找个居高临下之地,聚石为桌,饮酒啖果,逍遥之极。现在散落在各地的「八仙石」、「八仙坪」、「八仙台」之类就是八仙。紫檀苏式拐子龙八仙桌形态方正,结体牢固是最实用的家具,也是上得大雅之堂的中堂家具。仅在牙条下透雕夔龙纹花芽,每面牙条均铲地浮雕两只相向的拐子龙,其特点是龙足、龙尾高度图案化,转角成方形,即所谓的“拐子”。细节刻画极为精美,生动流畅之感溢于言表,颇为夺目传神。清代家具经历了三百年历史的演变和发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造型上由前朝的细致秀气变得浑厚庄重,体态丰硕,用料阔绰;装饰上变得华丽繁覆,结合多种工艺及材料,加入了西方艺术感染力,令家具的设计装饰变得多姿多彩,把空间填饰得富丽堂皇。

参阅:

1.香港【嘉木堂】;纽约私人收藏,1997年12月购自以上。

2.王世襄 袁荃猷《明式家具萃珍》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页107载录一具前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收藏的标准一腿三牙方桌。

3.朱家溍 王世襄编《中国美术全集 工艺美术编11竹木牙角器》文物出版社,北京,1987,页160载录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类似长方形桌,虽然有安角牙,但罗锅枨与现例相同,不伸高上贴牙子。

Su Guaizi dragon rosewood table

Qing Qian Long


1834

明 黄花梨木圆角柜

79cm×44.5cm×118cm

说明:圆角木轴门柜式中国传统家具最精巧优美的设计之一。此圆角柜选材考究,通体光素,不雕一刀,充分的展示了黄花梨美丽的纹理,及以不雕而胜雕的理念。全部用圆料制作,顶部有突出的圆形脚线,不仅四脚是圆的,四框外也是圆的,故名圆角柜。圆角柜柜顶前、左、右三面有小檐喷出,名曰“柜帽”。 这种下舒上敛的设计赋予此柜集精致优雅亦兼具平衡稳固的优点於一身。还有利于柜门利用向心力自动关闭。柜顶为格角榫攒边打槽镶面芯板,下装二根穿带支承。抹头可见明榫。边抹线脚中起混面,上下压窄线。活动式门杆两旁的柜门为标准的格角窜边框打槽装板,门框三边压窄线,外侧门框起线两头伸出门轴,纳入造於柜帽与门下前腿足间底枨的臼窝。底枨下牙条二端嵌入柜脚,上齐头碰底枨。从结构来看,柜角之所以有圆有方,是依有柜帽和无柜帽来决定的。柜帽的有无,则依装门的不同方法决定。柜帽转角处多削方棱,遂成圆角。圆角柜的四框与腿足不分开,各以一根圆料制作而成,侧脚收分明显。板心是纹理美观的整块板镶成,两门中间有活动立栓,配置条形面叶,北京人俗称“面条柜”。这类柜子两门与柜框之间不以合页(即铰链)结合,而采用门轴的做法,即用木门轴直接插入,既转动灵活,又便于拆卸。由于圆角柜多为木轴门,且木轴门多使用圆材,因此圆角柜也多有“木轴门柜”的别称。此柜难得之处在于两扇柜门系用一块整料一破两片制成,木材本身助具大然纹理纤细浮动,色泽光润柔和,实为同类作品中之上等佳作。从17世纪至今天这种设计一直完好的诠释了中国古代工匠的智慧与技艺,也成为木器收藏中脍炙人口经典设计款式。柜子的面与转角形成了方与圆的变化,这种设计中也融入了中国内方外圆的哲学精神。中国古人以一器为媒,环宇心源,意境造化皆融于此,有着超乎物象之外的情感与意境,这正是中国明式家具的精妙之处,器物的精神远在于器物之外。此对柜子,体态硕大,存世稀有,保存至今实属难得。

yellow rosewood cabinet corner

The lat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y



1835

明末清初 黄花梨木四平方角柜

90.6cm×42.2cm×183.6cm

说明:此方角柜,方方正正,为比较罕见的“一封书”式方角柜,有闩杆,设柜膛。整体方正,线条历练,设计简约,是明式家具中的永恒经典之一。大柜采用标准的造法,打槽装帮板。柜门平镶独板门芯,自然纹理美观悦目,通体光素无饰,铜活有如意云纹,面叶、合页成为唯一的装饰。面叶、合页与大柜之方正形成互补。明式家具附属构件之“铜活”,其本身的形状式样是非常重要的,是完成其装饰意义的关键所在。侣明室藏这对黄花梨方角柜,见证了家具与饰件之间是互相调剂、平衡的,由此能体会到家具设计者从整体着眼的高超意识。方角柜是明式家具的另一典型,充足的空间成就了它储物的主要功能,兼以陈设器物。这对全体光素比例优美的方角柜唯一装饰是安置恰宜的铜活。设计简约,线条清爽如此例,使明朝家具成永恒经典。柜门及柜帮平镶板心的方角柜形制较落堂装板式早。此方角柜体型高大选料用心,柜门、柜帮及背板皆为平镶面心板。柜顶以标准格角榫攒边镶板心,上装三根出梢穿带。抹头可见明榫。四根方材立柱上以棕角榫与柜顶边框接合,出一透榫。可拆卸的柜门及柜帮均为格角榫攒边平镶板心。柜门间有一活动式闩杆。门下有两条横枨作肩纳入立柱,其间镶一片心板,形成柜膛。两侧安类似牙条。柜内有屉板一层,中央有一格板装两具抽屉。门上嵌有白铜圆形合页与圆形面页,三个纽头与吊牌。

The lat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y 

yellow rosewood four square corner cabinet


1838

清中期 紫檀嵌石面半桌

75cm×46cm×79cm

说 明:此具带有悦目的开光,高束腰,应是明代的发展延续。带石板面心的桌具传世品相当稀少,可能因为石板较一般木板面心容易破裂与毁坏。桌面为标准格角榫攒边平镶石板面心,下装穿带支承。抹头可见明榫。束腰上开光,开光比例适宜,腿足上端纳入桌面边框底部,下展至底收以形状美好的马蹄足。无枨无牙板,十分简洁,清新。再加上高贵的紫檀木,相得益彰。是半桌中的精品。

Rosewood inlay stone surface table

Mid Qing Dynasty



1842

明 黄花梨木束腰马蹄足霸王枨六仙桌

85cm×85×85.7cm

说 明:方桌与人最亲近,是使用频率最高的家具,阖家围坐,其乐融融。黄花梨木束腰马蹄足霸王枨六仙桌,宽大敞亮,做工和用料有相当高的水准,壮硕的腿足有力地支撑起桌面,霸王枨与桌腿连接位置较高,霸王枨形状优美,干净利落。为简约大方的轮廓增添趣意。充分表现了明式家具集美学力学于一身的设计理念。桌面底部的漆灰足以证明其悠久的历史。方桌依体型大小可称为八仙、六仙或四仙桌。虽非单一用途,但常为餐桌使用。其名显然与可供围坐人数有关。桌具带霸王枨为中国经典家具设计之一,但传世品相当稀少。桌面为格角榫攒边打槽装木纹生动、同出一材的三拼板面心,下装一双穿带加一根横托带交叉支承,皆出透榫。抹头亦可见明榫。冰盘沿轻微起混面。四根霸王枨出钩挂垫榫纳入四足,并交于桌面下穿带加强支撑。桌面底部的漆裹与漆灰保存近乎完整。

yellow rosewood waist equinus overlord demands a medium-sized square table

Ming Dynasty


人们对石头的崇拜意识,可追溯到远古。从唐、宋时期起,爱石、品石之风开始盛行,白居易在造园和赏石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把顽石视为自己的朋友,牛僧儒因嗜石而觅奇聘怪,收藏奇石多不胜数,“游息之时,与石为伍,甚至达到“视之如贤哲、待之如宾友、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的地步。宋代米芾、苏轼皆爱石崇石,米芾呼石为“兄”,并袍笏以拜,遂成佳话。历代文人墨客借石抒怀,不仅展示自己了的内心世界,还赋于石头超绝的风骨神韵,为传统赏石打下了牢固的文化基础。


1932

清 蒋仁款玉玲珑太湖石配汉白玉石座

H:220cm

说明:中国古代园林是由建筑,山水,花木等组合而成的综合艺术。我国现存的古代园圃之所以为人喜爱与欣赏,便是因为它既具有自然美得千姿百态,又凝聚了文人艺术之精华,融合了我国传统的建筑艺术,叠山理水,花木栽培,诗,文,画,园相互交融,使自然美和艺术美高度统一,虽不是画,却有画境,不是诗,却有诗韵。用赏石耸立在庭院中,能更直接地欣赏出石出入自然,千变万化的妙趣。此石遍身隆起、步步凹陷,其连绵起伏、大起大落的体态,彰显了它那傲骨雄风般的气质。底座为汉白玉圆形须弥座,须弥座源于印度佛教,象征佛教世界中心的须弥山,有独尊与稳固之意。该须弥座直径一百一十公分,高八十八公分,上下枋饰有高浮雕天盖及法轮纹饰,天盖和法轮是佛教器物,他们各代表一个佛教之义。在北京雍和宫的宝物说明上记录着:天盖,佛说偏复三千净一切药之谓;法轮,佛说大法圆转万劫不息之谓。当时在佛教的思想下,则常作为装饰图样,以祈求在佛法的保护之中。上下饰高浮雕莲瓣纹,莲瓣肥硕饱满,充满张力,瓣身刻有祥云纹,云朵飘逸,雕工精湛。在束腰中刻以宝相花和卷草纹饰,线条流畅,气质高贵,端庄素雅。底部如意纹起足,寓意呈祥,清新脱俗。此须弥座整体设计周密细致,比例协调,刀法精湛,大气风范溢于言表,再配上苍古嶙峋的太湖石,所谓佳器难寻,此为一例。

Qing Dynasty Jia ng Renkuan Taihu

exquisite jade stone with a white marble stone


1931

清 层云透月

40cm×33cm

The clouds cast month

Qing Dynasty



中鸿信2015年秋季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月2日

拍卖时间:2016年1月2日-2016年1月3日

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全国巡展

厦门 2015年12月18日-20日 随安古美术馆

杭州 2015年12月23日-26日 杭州浙江图书馆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