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小说连载《大鉴定师》第八百一十六章

长春华联古玩城 2018-12-05 11:48:39

    听到了系统的提示话语,陈逸面上露出了一抹喜色,价值不低于一亿的明代沉船,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藏,恐怕就连吴奇胜祖上的这艘船上,其价值都不一定能达到五千万。

    本来陈逸就准备先去这藏宝图上的位置,寻找这艘沉船的下落,现在有了这个任务,只要找到了,又会得到一艘明代沉船的下落,不低于一亿人民币,这就说明最少也要一亿以上,那么自然要最先寻找藏宝图上的沉船。

    谢过萧盛华后,陈逸回到了酒店之中,吩咐两名船长,在今天晚上,就登上游轮,熟悉一下游轮的各项操作,几天后,将会正式起航,向着海洋进。

    在秦西省军区见到这些退伍士兵时,陈逸对其中一大部分人都用了鉴定术,从而知道了他们的技能以及性格特点。

    可以说这一批人员,都是岳天豪精心挑选的也不为过,每个人的性格都是非常坚毅,而且其技能基本都是与轮船有关的。

    特别是岳天豪所找的那两位中年船长,身怀中级轮船驾驶术,其级别,也是达到了熟练阶段。

    在技能介绍中,也是有着轮船驾驶术的信息资料,可以较大程度的掌控轮船,应对较为复杂的环境和危险因素。

    这一批人员,陈逸都是十分的满意,其中并没有夹杂着什么别有目的的人员,总的来说,岳天豪的这个人情,他记在了心里。

    两位船长稍大年纪的叫孙宏志,而另外一位叫做李启涛。二人的性格上。虽然稍有些缺陷。但并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否则,就算是岳天豪介绍了,他也不会收下这两个人。

    购买一条游轮做为打捞设备,陈逸不仅仅只是现花神杯而已,而是靠着他的鉴定术,来现海洋之中,更多的沉船。以此来打捞上来,所以,任何别有用心之人,他都不会招收进来。

    在天色黑下来之后,萧盛华准备了几辆车子,分批运送这二百余人,前往游轮之上,在游轮从造船厂开过来时,里面已经准备了一些食物等等东西。

    整个游轮,只要补给充足。在上面生活,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或许在舒适程度上,比酒店犹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些士兵当中,也是有着一些会烹饪的炊事班人员,可以说这二百名士兵,就像陈逸所要求的那样,各方面的都拥有一些,足可以直接开动游轮,而无需再担心什么。

    当两位船长以及一些士兵,看到了面前的这一个庞大的豪华游轮时,面上露出了震撼之色。

    哪怕那两位船长也是如此,他们先前从岳天豪那里得知,要去一艘从事海上打捞作业的船上担任船长,待遇非常优厚,他们自然是欣然同意了下来,可是现在,他们没有想到,这一艘船,竟然是犹如海上宫殿般的豪华游轮。

    他们退伍之后,也曾开过一些轮船,但是基本上都是一些油轮客轮之类,如此豪华的游轮,他们却是从来没有开过。

    同样,那些士兵也是如此,如果说放一艘军舰在他们面前,他们绝不会如此惊异,可是这一艘游轮,看起来比军舰更加庞大,此时,游轮上灯光已经亮了起来,看起来非常的美丽,让人无比的向往。

    “陈,陈先生,我们难道就要在这艘游轮上工作吗,岳警官不是说打捞船吗。”年纪稍大的孙宏志,舌头有些颤的说道。

    陈逸点头一笑,“孙船长,你们说的对,我们就要在这艘游轮上工作,至于打捞船,没有人说游轮不能改装成打捞船,我虽然没有真正去过大海上,但是也知道海上生活的枯燥,而这艘游轮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而出现的,所以,希望你们以后好好的爱护这艘游轮。”

    这艘游轮,不仅仅只是为了打捞而已,在之后可以用做公司员工的休闲度假场地,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陈先生,我们一定会好好爱护这艘船的。”孙宏志和旁边的李启涛重重的点了点头,能开着豪华游轮,在大海上驰骋,这是他们的梦想,而现在,真正的实现了。

    “两位船长,以后叫我老板就行了,接下来就要靠你们来为这些船员分派岗位了,尽快的熟悉游轮上的操作设备,在几天之后,必须要做到可以随时开动游轮,去到大海上,有问题吗。”接下来,陈逸向着两位船长下达了任务。

    孙宏志二人再次重重的点了点头,并向着陈逸敬了一个礼,“老板,没问题,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随后,等到二百名士兵完全达到后,孙宏志二人将这些士兵召集到甲板上,开始让他们每个人讲述自己所熟练的岗位,然后进行分派。

    船长一职由他们担任,大副,二副,三副,以及其他各岗位的人员,也是一一进行分配,随后,他们便开始了熟悉游轮的过程。

    在驾驶室中,看着崭新的设备,望着海边的炫丽灯光,孙宏志二人面上露出了一种雄心勃勃的表情。

    岳天豪在邀请他们的时候,就已经介绍了陈逸的一些信息资料,他们对于陈逸有的只是钦佩,岳天豪有一句话,让他们记在了脑海之中,只要尽心尽力,陈逸绝不会亏待你们。

    陈逸在顶层的甲板上,望着下面整齐排列的二百名士兵,面上露出了笑容,这就是他打捞船的前期班底。

    对于几天后的出海,他的内心充满着期待,虽然在茫茫大海中,寻找到一件花神杯,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他并不是仅仅为了找到花神杯而已,那些沉入大海中,拥有宝藏的船只,都是他所要打捞的对象。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孙宏志等人继续熟悉着游轮的各个设备,而陈逸,则是和萧盛华探讨着那张藏宝图的具体位置。

    这张藏宝图,也只是有一个大概的位置而已,陈逸在得到藏宝图后,也是向吴奇胜询问了一下,他所打捞的地方,以便于能够准确得知这藏宝图所指向的目标。

    看到这张藏宝图,萧盛华有些明白,陈逸为什么胸有成竹了,只是靠着一张不知真假的藏宝图,就如此的兴事动众,实在是有些不值得啊。

    既然陈逸已经确定,他自然只能尽力配合,帮助陈逸寻找到藏宝图上的位置,并且详细说明了该海域的一些情况。

    这一片海域,正处于公海之上,水深约在三四十米左右,如果依靠普通的打捞船,打捞的难度很大,可是以陈逸这艘游轮的打捞能力而言,并不算很困难,最为重要的就是要寻找到沉船的位置。

    而在茫茫大海中,一艘轮船,真的就像是一叶扁舟一样,而且海底又是非常神秘的,想要寻找到,非常困难。

    听到了萧盛华的一些讲解,陈逸则是一笑,水深三四十米,就算再深四五倍,也是在他的搜宝术范围之内,高级搜宝术的搜索范围,可是二百米内。

    就算是可能存在花神杯的那一艘著名的小岛国沉船,阿波丸号,其水深也不过四十多米而已,不过据陈逸的了解,阿波丸号附近的海域,打捞难度非常的大,处于宝岛海峡,风大浪高,水流湍急,海况非常恶劣。

    虽然在二三十年前,曾经有过一次大型打捞,但是根本没有将阿波丸号完全打捞上来,而且打捞的物品大多都是矿产,至于黄金和一些珍贵的文物,则是一件都没有打捞上来。

    不过阿波丸号,处于华夏领海之中,想要打捞,那是没可能的事情,陈逸也只能在路过这处海域时,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文物,有没有花神杯,然后再做决定,以他这个游轮的承重和应对恶劣环境的能力,打捞阿波丸号,虽然有些困难,但并不是很艰难。

    陈逸也是在这几天中,询问了孙宏志熟悉游轮的情况,他表示,这些退伍人员之前都是在军舰上工作过的熟练人员,虽然游轮与军舰在一些关键部位不同,但是大部分操作设备,都是相同的,在这一两天中,他们已经基本熟悉了游轮的设备,完全可以保证在五天后,出海航行。

    对此,陈逸也是十分的满意,告诉他们时间可以推迟,但是必须要保证不能在海上航行时,出任何的问题。

    在这几天中,他也是关注着内地的情况,第三批柴窑,也已经烧制了出来,总共制作完成了七十件柴窑,烧制合格的,达到了三十二件,成品率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五,比上一批柴窑瓷器合格率提高了四点。

    而精品柴窑瓷器,达到了九件,精品率达到了百分之十二,比上一次也是提高了不少。

    每一瓷柴窑的开窑,都会吸引华夏包括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这一次也毫不例外,许许多多的媒体,都在预测这一次柴窑的总成交价格会达到多少。

    陈逸也是向文老说明了吴奇胜的事情,告诉他选出几件价值四千多万的柴窑,让吴奇胜从中挑选一件。(未完待续!



    除了柴窑之外,品艺画廊举行华夏名家画作展览会的事情,也是被一些媒体进入了播报,在展览会上,出现了许多位华夏知名画家的画作,其中不乏有精品之作,一瞬间,震惊了整个华夏收藏圈,以及画坛。

    众所周知,一些知名画家到了一定程度,是不会随意将自己的画作拿出来出售的,特别是品艺画廊所展出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年过半百的老爷子,而且还是各大画派的代表人物。

    能够聚集这些知名画家的画作,足可见品艺画廊的实力有多么的大。

    在展览会上,品艺画廊的副经理魏淑娴表示,这些画作,将会在进行展览后,分期进行销售,每天销售一部分名家画作。

    对于魏淑娴这一个销售计划,陈逸也是知晓的,如此分批销售,也可以使得品艺画廊的人流量,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保持一个稳定增长的状态。

    品艺画廊的名气越大,前来要求入驻的书画家,也会越多,到时候不是画家选他们,而是他们选画家。

    一切,都按照预定的计划在不断进行着,接下来,要进行的,便是他的打捞计划了。

    在一众人熟悉游轮之人,陈逸也是让孙宏志二书写了一份物资单,以此来采购足够游轮一两个月消耗的各种物资。

    孙宏志和李启涛也是常常出海的人,对于需要的物资,十分的清楚,不到一天,便将物资一一的在纸上列了出来。

    而陈逸也是没有闲着,让萧盛华帮助自己进行了物资采购,有着萧盛华的帮助。再加上有关部门的大力配合,物资源源不断的被运到港口,然后装上游轮。

    除此之外。在郑老等人的帮助下,华夏有关部门。也是为陈逸提供了一些枪支,并颁了合法持枪的证明,以此来维护陈逸在海上的安全,当然,这样东西,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够使用。

    看着这些枪械,陈逸则是一笑。就算没有有关部门的给予,以他的实体化功能,也能够变出枪械来,在之前对任国辉的抓捕中,他可是将那些警察所拿的冲锋枪鉴定了一下。

    在枪械之外,游轮上也是有着一些防御武器,比如高压水枪和水炮,足以应对一些可能存在的危险,一些小股的海盗,根本不是这些武器的对手。

    而且。他还有着特殊的本领,虽然说无法避免一些危险,但是足可以保证他们的航行安全。

    等到所有物资运送完毕后。陈逸决定明天早上九点举行出海仪式,要求孙宏志二人,吩咐所有船员,严密检查所有设备,保证明天出海的安全。

    在第二天的出海仪式上,萧盛华和香港商界,古玩收藏界,以及书法界的很多人前来参加。

    随着这艘游轮进入香港,也是被一些媒体报道过。并且说明这艘游轮是陈逸征服大海,打捞沉船的起步。

    在香港。陈逸可以说拥有着非常大的名气,得知其购买了一条游轮。想要去海上打捞沉船,许许多多人都为陈逸这种魄力感到佩服。

    香港买得起游轮或者是打捞船的富豪有很多,可是这些富豪所买的最多的只有游艇,根本没有魄力去海上打捞沉船。

    在出海仪式上,陈逸也是再次见到了许多的熟人,还有一些陌生之人,对于这些人的到来,他表示了郑重的感谢。

    一个小时之后,出海仪式正式完毕,在一阵鞭炮声中,陈逸登上游轮,向着众人挥了挥手,然后去除缆绳,慢慢的启动,在众人的瞩目下,驶离了港口。

    “陈小友比我们有魄力多了,竟然敢花费巨资,购买一艘游轮去打捞沉船。”看着庞大的游轮,慢慢远去的背影,一位富豪有些感慨的说道。

    萧盛华笑了笑,“这也是我们没有小逸有成就的原因所在,希望他在海上,能够一帆风顺,捞一个开门红。”

    “哈哈,陈小友的运气,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这次出海,一定会有所收获的。”这时,旁边一位老爷子大笑着说道。

    随着游轮的远去,众人逐渐的散去,但是陈逸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却是更加的深刻。

    而游轮上,陈逸在驾驶室,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面上亦是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对于这一次出海,非常的期待。

    旁边的孙宏志和李启涛,看到陈逸这么兴奋的模样,不禁相视一笑,他们自然知道第一次出海,会让一个人充满着激动和兴奋,他们第一次跟随军舰出海,同样与陈逸是一模一样的。

    只不过,随着在海上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之前对于大海的新鲜感,也是慢慢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枯燥乏味。

    在海上长时间的工作,会让人的精神产生很大的压力,再加上时不时的风浪侵袭,没有坚强的意志,根本在海上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

    孙宏志和李启涛二人,虽然通过岳天豪知道了陈逸的信息,但是,对于陈逸能够在海上坚持一两个月,则是有些怀疑,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枯燥是最大的敌人,他们甚至觉得,陈逸在出海一个星期后,恐怕就会吵着要返回港口。

    对于这些人的内心想法,陈逸自然能够知道,枯燥乏味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锻炼心智最大的助手,在三清观的日子,没有电,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绝对受不了,但是他却是过得十分的悠闲自在。

    更何况,海上对于别人来说是无趣的,对于他来说,却是充满着乐趣。

    在出之前,关于那张藏宝图的地理位置,已经被陈逸输入到了游轮的航线图之中,而船上的众人,并不知道陈逸获得了一张藏宝图,只是知道陈逸这一次出海,所要达到的地方就是这里,他们在内心觉得,老板应该是得到了某些信息。

    根据吴奇胜那里得到的信息,以及和萧盛华分析所得到的结论,这艘清代的沉船位置,应该是在南海附近的公海之上。

    而阿波丸号,是小岛国的运宝船,所以沉没在了去往小岛国的途中,也就是东海海域,而他们现在所要前往的南海与东海,可以说是方向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

    陈逸觉得,还是先把这个南海的清代沉船打捞上来,弄一个开门红,然后再找时间前往东海,看看阿波丸号上,有没有花神杯。

    现在就算去了东海,因为阿波丸号沉没的位置是在华夏的领海之内,所以,想要打捞,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与其如此,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多打捞几艘沉船呢,随着距离6地越来越远,呈现在陈逸面前的,是海天一色的模样,蓝色的天空,比起陈逸在城市中所看到的更加纯净。

    这一种蓝色,与柴窑有着一些相同,只不过,柴窑的釉色之中,加入了许多珍贵的原料,再加上那种瓷器所独有的光亮,比起天空和大海来,也是犹过之而无不及。

    柴窑的釉色,是那种令人心旷神怡的纯净,不像是现在晴空万里的蓝色,正如同柴荣对柴窑的形容词一样,雨过天晴云破处,阴云密布,大雨倾盆过后,突破乌云的第一抹蓝色,就是柴窑的真实写照。

    南海又名南华夏海,位于华夏南部的6缘海,其面积约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约等于华夏渤海,黄海和东海的三倍。

    而郑和下西洋,所走的路线,正是经过了南海,可以说是华夏古代包括现代重要的一条航道。

    华夏东海,虽然与小岛国有些争端,但并不是特别激烈,而在南海,争端却是十分的多,华夏之前韬光养晦的策略,使得周边的海域小国,纷纷充当跳梁小丑,或抢占岛屿,或是驱赶渔民,可以说将无耻运用到了极致。

    对于他次选择出行南海,郑老十分的关切,因为南海海域,是有些混乱的,这也是他帮助陈逸,向有关部门索要武器的原因所在。

    陈逸是他的弟子,自然要全力保护,有了这些枪支,再加上船上退伍士兵的能力,以及高压水枪水炮的防御,想来,一些所谓的跳梁小丑和小股的海盗,根本不会是这庞大游轮的对手。

    对于危险,陈逸从来是不怎么惧怕的,敢于面对危险,才是他所要做的,这些沉船,是宝贵的财富,他现在既然有了这个能力,就要打捞上来。

    游轮上,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着,这是他们船只的国籍证明,对于一些跳梁小丑来说,也是一种威慑力,毕竟现在华夏越来越强大,已然不是之前韬光养晦,任人欺负的年代了。

    而在航道上,过往的船只,看到这一艘庞大的游轮,都是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表情,这一艘豪华游轮,可以说是十分的巨大,比起大部分的轮船,都要漂亮而威武。

    在驾驶室呆了有一个小时,陈逸便来到了游轮后面的甲板上,坐在一个椅子上,望着旁边的海洋。(未完待续)

    ...


    随后,他打开了鉴定系统,用了一次高级搜宝术,同时,他也是添加了瓷器,作为搜索的条件,这也是高级搜宝术的强大能力,可以搜索二百米内,距今一千五百万的古玩或文物,而且可以添加古玩类型,或者是古玩名称为条件,进行搜索。

    至于搜宝鼠能够坚持的时间,也是变成了四分钟,以搜宝鼠的度而言,四分钟跑到二百米,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由于他无法跟随搜宝鼠一块进入海洋,也只能用高级鉴定术附在搜宝鼠的身上,这样,在搜宝鼠找到宝贝之后,就可以鉴定这件宝贝,然后将信息传到他的脑海之中。

    虽然现在所处的海域,并不是公海,但是未雨绸缪总是对的,更何况,也要借助这个机会,尽快熟悉在海洋中使用搜宝术的一些限制。

    高级搜宝术加上高级鉴定术,可以鉴定一千五百年内的古玩文物,一千五百年内,这可以说在能够鉴定隋朝以前的古玩文物。

    而虽然说在秦汉时期,已然有海上贸易活动,但是海上贸易真正繁荣的时期,却是在隋唐,所以,现在华夏周边海域之中,沉没最多的,也就是隋唐包括以后的船只,以他现在的技能,足可以鉴定出来。

    有了高级搜宝术和高级鉴定术,再加上鉴定系统的其他技能,可以他出海打捞沉船的条件,已经成熟,再拖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至于条件搜索。以华夏海上贸易而言。瓷器是数量最多的。所以他才选择瓷器,不过现在是华夏领海,他所作的也只是实验性的而已。

    很快,四分钟时间过去之后,系统内依然没有任何的鉴定信息反馈回来,陈逸摇头一笑,果然在茫茫大海上,想要寻找一艘沉船。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以他的鉴定术和搜宝术也是如此。

    陈逸却并没有一点气馁,依然不断的使用着搜宝术和鉴定术的组合,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一次搜宝术和鉴定术传递回了信息。

    “物品鉴定成功,信息如下,明代嘉靖青花松竹梅碗,制作年代:距今约四百八十三年。”

    “艺术特点:明嘉靖年间,曾爆多次农民暴乱。国力衰弱。景德镇官窑开始施行‘官搭民烧’制度,由于民窑钦限器的烧造促进了制瓷技术的进步。缩小了官窑与民窑之间的差距,嘉靖民窑精瓷已然与官窑器之间无明显差别。”

    “此松竹梅碗,碗外壁以青花饰以松树,竹子以及梅花三种植物,胎质洁净,釉面光亮,但青花色较为暗淡,而且纹饰整体布局稍显混乱,没有表现出三种植物的特性,故为民窑制作。”

    “物品价值:此青花松竹梅碗,胎釉质量较好,但青花纹饰与官窑相差较大,为价值一般。”

    价值一般,十万到五十万之间的器物,陈逸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华夏古代海上贸易的一些事情,他也是有过诸多的了解。

    华夏是陶瓷的明生产制造大国,自汉代开始,就已经有少量向海外输出的瓷器,特别是明代,更是达到了鼎盛程度,十六,十七世纪的欧洲人认为拥有华夏瓷器,是一种荣耀,所以大量收藏华夏瓷器,从而带动了华夏瓷器的出口量。

    而在大海上,风云变幻莫测,有很多商船都在海上沉没,一艘船的装载量很大,通常一艘普通的中型商船就能装载上万件瓷器,因此在文物市场上,有着一艘船十个墓的说法。

    从海上所打捞上来的瓷器,统称为海捞瓷,而海捞瓷又分为两种类型,一种就是数量较多的外销商品瓷,大多数为民窑生产。

    而另一种便是作为礼品输出的赏赐瓷器,这一类瓷器都是官窑的产品,质量也是非常的精良,只不过在茫茫大海的沉船之中,拥有赏赐瓷的船只,数量十分稀少。

    从鉴定信息上看,这应该是一艘明代沉船了,陈逸对着这一片海面,使用了鉴定术,随后鉴定系统提示选择需要鉴定的目标,他自然选择了海洋底部的物体。

    在消耗了几次鉴定术后,陈逸终于如愿以偿的鉴定到了这一艘船的信息,正如他所料,这是一艘明代的沉船,整个船体保存的非常完整,而根据高级鉴定术的鉴定,这一艘船上估计有着三千件左右的瓷器,还有一些茶叶等等器物,只不过其中有一大批瓷器釉面氧化严重,总价值,也就在一千万至五千万之间。

    没有真正的知道所有瓷器的信息,陈逸也无法估算这艘沉船的具体价值究竟能达到多少。

    从鉴定信息上看,这一艘船,也并不是民窑精品船只,因为在船上,最有价值的只不过是一件价值一般的瓷器,可想而知,其他的瓷器价值会有多少。

    除了民窑的粗糙之外,更由于海捞瓷沉入海底最少也有百余年的时间,生沉船时会造成部分器物倾出船舱,散落于泥沙上面,还有一部分则是整体被埋入泥沙之中,除却那些碎裂的器物,而这些在泥沙上和泥沙之中的器物,胎釉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损坏。

    这对于瓷器的价值,是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这也是海捞瓷价格比传世的官窑精品,或是民窑精品便宜的原因所在。

    当然,据他了解,海捞瓷之中,也不乏有一些精品存在,虽然这些瓶瓶罐罐比不上官窑名品,但是却在拍卖会上大显身手,有一批二百余件的海捞瓷,总成交价格达到了二千七百万,而在拍前的预估价,却只有一百万,足可见海捞瓷的潜力。

    从出到现在,足足过了四五个小时,才寻找到这一艘沉船,陈逸也是暗自记下了这一艘沉船的位置,虽然现在是处于华夏领海之中。

    根据孙宏志和李启涛二人的估计,从香港到那张藏宝图所标注的位置,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如果遇上台风之类的天气,可能需要的时间会更长。

    这也是许多人出行选择飞机,而不是轮船的原因所在,在轮船上,稍稍娱乐还是可以的,但如果坐的时间久了,绝对会产生一些不适感。

    只不过,游轮出了几个小时,海洋对于陈逸来说,还是充满着新鲜感,在鉴定之余,望着海面上时不时跃出来的海洋生物,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游轮后面坐着,陈逸可以看到在游轮周围,有着许多鱼不断的跟随着,他也是对着这些海鱼使用了驯兽术,然后指挥着这些鱼跃出海面。

    一条条鱼在他的指挥下,以鱼跃龙门之势,在海面上不断的飞跃,这种景象,实在是难得一见。

    陈逸觉得,这一个驯兽术,算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技能了,因为在地球上,在任何地方,都是有生物存在的,无论是炎热的非洲沙漠,还是冰冷的南极,而他的驯兽术,却是可以驯服大部分的动物。

    大蓝小蓝和血狼之所以能够在秦岭山林之中,安全的来来回回,就是由于其中的大部分动物都被他驯服了,认识了大蓝小蓝。

    如果在秦岭那一片山林之中,陈逸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万兽之王,非常的安全,而在海洋之上,也有着同样的效果。

    一条鱼看似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但是无穷无尽的鱼,却足以产生巨大的杀伤力,陈逸之所以敢到海上来的原因,也就在于此,在他的驯兽术下,驯服了许许多多的鱼,还在乎什么海盗之类的跳梁小丑吗。

    乐此不疲的玩了一会,陈逸便让这些鱼继续跟在游轮后面,而且还在不断的驯服另外出现的鱼,时不时的让几条鱼在海面上跳起来,那飞起落下时的朵朵浪花,实在让人赏心悦目。

    正在这时,忽然跟在游轮周围的鱼群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一下的朝四面散去。

    陈逸朝着远处的海面上定晴一看,面上露出了一抹异色,以他的视力,已然看到了海面上的那一个三角形的东西。

    而代表着这个东西的动物,就是海洋中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鲨鱼,提起鲨鱼这两个字,恐怕大部分人都会有一种恐惧的心理,这正是由于几部铁利坚的大白鲨电影,使得人们或多或少,对鲨鱼产生了恐惧。

    鲨鱼是海洋之中最凶猛的鱼类,早在恐龙出现前三亿年前就已经存在于地球上,至今已过五亿年,它们在近一亿年来几乎没有改变。

    而根据陈逸的了解,鲨鱼袭击人类有着百分之九十是误伤,因为鲨鱼的食物是鱼类,海龟,海狮等等,人类并不在其名单之中,实际上,在很多受到鲨鱼袭击的人中,有很多都是冲浪运动员。

    因为在水下游动的鲨鱼看到一个大致呈椭圆形的物体,而且手脚还在划水,就会误认为是海狮或者是海龟,所以,才会攻击他们。

    至于是不是这样,陈逸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并没有见过鲨鱼,此刻,看到远处的海面上,有着一条鲨鱼出现,他内心充满了期待,又有一些紧张。(未完待续!


    只见鲨鱼慢慢的游到游轮旁边,似乎被游轮周围众多的鱼群吸引,随后,它浮在海面上的鱼翅猛的消失不见,接着便看到海面上有着一团血迹浮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陈逸愣了一下,露出了愤怒之色,敢攻击自己驯服好的鱼,那么就要为之付出代价了,看着不远处的鲨鱼,他使用了一次中级驯兽术。

    在使用之后,鲨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从海面下面浮了上来,用乌黑的眼睛看着陈逸,仿佛有些不确定,在游轮周围不断游动着,却是没有任何攻击的举动。

    那小游艇或许会害怕鲨鱼的进攻,但是他所乘坐的是一艘庞大的游轮,不是一头鲨鱼所能对付的。

    陈逸嘿嘿一笑,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在驯兽术的间隔时间过去之后,他再次使用了一次驯兽术,并且用鉴定术鉴定了一下。

    很快,鉴定信息便传递了过来,这并不是电影中那种食人狂魔大白鲨,而是虎鲨。

    而且其身体数据值非常强大,比陈逸鉴定过的所有人都要强大,估计就算是悟真道长,都不可能在身体数据上过这只虎鲨,当然,人类之所以站在了现在食物链的顶端,就是靠着强大的智慧和技巧,以悟真道长那种实力,这只鲨鱼,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在用了第二次驯兽术之后,这只鲨鱼明显变得有些不同了,面上露出了舒服之色,看向陈逸时,那之前冰冷的眼睛,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

    看到这一幕,陈逸笑了笑。继续对鲨鱼使用了中级驯兽术,以这条虎鲨的体型而言,想要驯服。所使用的驯兽术次数,也是比小鸟更加的多。

    在用驯兽术的过程中。陈逸也是命令着这条鲨鱼做着一些动作,只不过鲨鱼并没有完全按照他的命令去做,由此可见,还没有完全的驯服。

    直到用了六次中级驯兽术之后,这条鲨鱼才算是基本被他驯服了,可以按照他的命令,在海面上跳跃。

    对于命令,陈逸倒是有了一些想法。难道一定要说出去才能够命令动物吗,在脑海中命令是不是也可以呢,他望着鲨鱼,试着在脑海中命令了一下。

    在命令的同时,脑海中响起了鉴定系统的提示,“由于宿主大脑能力不足,无法外放,并进入目标物大脑,借助系统,以脑电波命令被驯服的动物。平均每三十条命令,将会消耗一点鉴定点。”

    听到系统的提示,陈逸面上露出了笑容。他现在什么都不多,就鉴定点多,经过了在故宫博物院以及秦西省博物馆的参观吸收,他现在的鉴定点总数,已然达到了二十一万之巨。

    二十一万鉴定点,如果仅仅只是现在系统的开放程度,绝对能够使用很长的时间。

    能够使用脑电波命令目标动物,哪怕消耗一点鉴定点又如何,最为主要的就是隐蔽和方便。

    又使用了几次驯兽术。巩固了一些这只鲨鱼的驯服程度,然后陈逸命令它跟在游轮后面。

    鱼群的杀伤力。与鲨鱼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现在能够意外驯服一头鲨鱼,可以说让他的战斗力大大提升。

    现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天多的时间,陈逸觉得自己一路驯服过来,恐怕到了目的地,将会拥有一只庞大的海洋生物战斗团队。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陈逸也是对驯服的目标,进行了一些挑选,一些大鱼是他要驯服的对象,在这个过程中,他还现了几头海豚。

    这让陈逸露出了浓浓的喜爱之色,如果说鲨鱼是凶猛的代表,那么海豚,就是可爱和友善的代表了。

    无论是在电影动漫中,还是在一些小说故事中,海豚都是以人类的朋友出现,常常跟随在轮船周围,与人友善的相处,并且还会帮助被鲨鱼攻击的人类。

    遇到鲨鱼,陈逸没有什么想法,可是遇到了海豚,内心却是有着一种想要与海豚玩耍的想法。

    在驯服了这几头海豚之后,陈逸站在护栏上,让海豚一只只的跳跃起来,触摸着他的手掌。

    而船上一些负责保卫工作的士兵,看到陈逸这般举动,不禁走过来向陈逸提醒了一下,因为海豚的个头非常的大,陈逸与它们这样的玩耍,说不定会因为意外,而掉入海中。

    听到这些士兵的话语,陈逸笑了笑,与这些海豚停止了玩耍,毕竟这些士兵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

    陈逸也是让这些海豚跟在了游轮周围,然后继续用鉴定术和搜宝术寻找着海底沉船,时不时的驯服一些大鱼或者是意外现的鲨鱼,可以说是忙得闲不住。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逸对于大海的新鲜感也是渐渐退去,内心保持着一种平和,并没有因为长久的呆在海上,而产生任何的厌烦。

    而且在大海之上,所游离的灵气,也是比城市之中,更加的多,陈逸一心多用,分出一部分心神,在体内运转着太极养生功,不断吸收着海上的灵气。

    距离他最后一次去到三清观,已经有了大半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之中,他的内息可以说是得到了大程度的增长,以他的估算,现在他的内息,或许还比不上青玄的师傅,但是却比三清观中的青玄等人,要深厚的多。

    毕竟他除了吸收外界的灵气,还能够吸收鉴定点所兑换而来的灵气,内息的增长度,比三清观的所有人,都要强上几倍之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蓝天的天空渐渐的变得暗了下来,渐渐的,出现了繁星点点的夜空。

    陈逸躺在上层的甲板上,望着海面上的天空,不禁为这种纯净的美丽,而感到惊叹。

    夜空上的星星,仿佛可以触手可及,那一种感觉,十分的美妙,周围一片寂静,有的只是游轮行驶的声音。

    在这一天的航行之中,让陈逸知道的,海底沉船的现,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简单,从出到现在差不多过十个小时,他所现的沉船,也不过才有三艘而已,价值都并不算太高,或许是航线的问题,或许是距离还不够,毕竟,十个小时的航行,对于茫茫大海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越深的海洋,越是变幻莫测。

    而周围的海豚和鲨鱼,依然在跟随着游轮,本来陈逸认为鱼从来是不睡觉的,可是经过与鲨鱼的交流,知道了它们也是睡觉的,只不过很少睡觉罢了,而且鲨鱼没有鱼膘,鱼膘俗称鱼泡,是鱼游泳时的水中深浅调节器,也是类似于救生圈一样的作用,可以通过充气和放气来调节鱼体的比重。

    鱼想要上浮时,就会将鱼膘内充满气,如果想要下潜时,就会放出鱼膘内的气,使比重减小。

    如果像其他的鱼一样,没有鱼膘的话,睡觉的时候,会沉入海底。

    只不过鲨鱼在睡觉时,身体内有着支配鲨鱼游动的器官,位于脊髓的中央测试信号生器,可以让鲨鱼无意识的游泳,只不过鲨鱼有活跃期和不活跃期,很少睡觉罢了。

    至于海豚,同样是睡觉的,只不过海豚比鲨鱼更加的高级,它的大脑非常的先进,有着两个脑半球,每隔一会,两个脑半球就会交替工作,有时在海豚游泳时,很多人会现某一侧的眼睛会闭上,这就是它们这一侧的大脑在睡眠,而另一边的大脑,则是处于工作状态。

    这是陈逸通过与海豚交流,所获得的一些信息资料,可以说让他对两种海洋霸主,有了充分的了解。

    看着这两种本来互为敌人的海洋霸主,在他的驯服下,却是互相嬉闹着,陈逸的内心充满了感叹。

    在顶层甲板上休息了一会,陈逸便去到了游轮里面的一个套房之中,而二百名船员,也是分批进行工作。

    这一艘游轮,虽然经过了改造,将一些普通房间,都改成了舒适的套房,但却是也能容纳近千人。

    只不过在孙宏志和李启涛的安排下,这些士兵都是几个人一间套房,二百名士兵,才不过占了四十间套房而已。

    为了让船员们消除疲劳和枯燥,陈逸完全开放了游轮的娱乐设施,包括酒吧,电影院等等,让他们分批进行休闲娱乐。

    不说普通的船上会有这些设施,就算是军舰上,也是会存在娱乐,因为在茫茫大海上,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哪怕是士兵,也会产生极大的压力。

    陈逸回到了房间之中,想起今天所生的一切,不禁拿起画笔,画出了海面上,海豚与鲨鱼嬉戏的一些情景,至于有没有人喜欢,他则是不在意,之前学画,他也只是想要将自己所看到的东西,画出来而已。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之后,陈逸第二天一早起来,先去游轮后面,看了看周围的生物,看到鲨鱼和海豚都在周围游动着,面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在它们的身上,各自用了一次驯兽术,让它们继续游动。

    之后,他来到了顶层的甲板上,望着渐渐明亮的天空,开始打起了太极拳。

    迎着轻微的海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一套太极拳,打得酣畅淋漓,让陈逸觉得无比的爽快。(未完待续)


    “老板,没想到你还会太极拳啊。”一套太极拳打完后,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异的声音,陈逸扭头一看,正好看到了孙宏志。

    “孙大哥,只为强身健体罢了。”陈逸笑了笑,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底细,看来岳天豪也是一直遵守了着他交待,没有像孙宏志二人,说出他会太极拳的事情。

    孙宏志却是一笑,“老板,你就别谦虚了,我在旁边看了半天,你这太极拳,与那些老头老太太练的可是不一样,看起来招式行云流水,想必有着很大的杀伤力。”

    “多谢孙大哥夸奖,要不,我们练练如何。”听到孙宏志的话语,陈逸有些技痒的说道,在大海上如此的无聊,每天与孙宏志等人对练太极拳,也是会让他提升很多的经验。

    孙宏志连连摆手,咳嗽了一声,“咳,老板,还是别,我怕伤到了你。”

    陈逸嘿嘿一笑,运起龙门太极拳,向着孙宏志进攻而去,孙宏志别无他法,只得上阵。

    一番打斗下来,孙宏志很是惊异的现,他居然处于下风之中,被陈逸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这太极拳,也太厉害了吧,在战斗之中,他很清楚的现,陈逸的一招一式,都与刚才练习的相差不大,但是在实战当中,却没想到会有如此实力。

    “好了,不打了,老板,我是服了,彻底服了。”等过了一会,看到自己每一个招式,都被陈逸轻松化解。并且还能够借助自己的力量反击给自己。孙宏志找了个机会。脱离了战场,摆了摆手说道。

    陈逸摇头一笑,论起格斗能力,孙宏志根本比不过岳天豪,又加上这几年在海上开船,自然而然,就会将锻炼拉了下来,以他现在的太极养生功而言。这孙宏志不是他的对手。

    “孙大哥,怎么样,以后我们每天练练吧,也能够增加我们彼此的对敌经验。”陈逸来到孙宏志身边,笑着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练拳的沙包,怎么能轻易放过。

    看着陈逸面上的笑容,孙宏志苦笑了一下,“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随后。陈逸与孙宏志一起,到了游轮的餐厅之中。吃了早餐,在餐厅之中,也是提供了许多种的食物,供不同口味的人员进行挑选。

    在食物方面,陈逸不会有丝毫的扣门,只有吃饱了,才能工作好,这是他在以前工作中的亲身体会。

    吃过早餐,他们来到了驾驶室,孙宏志开口问道:“启涛,我们现在到哪里了,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现在我们航行了一天一夜,差不多走了一半的路程,估计明天上午,我们就能达到目的地。”李启涛看了看地图,然后笑着说道,昨天夜里,正是由他值班,而孙宏志则是去休息了。

    孙宏志点了点头,拍了拍李启涛的肩膀,“好,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先去休息。”

    在驾驶室呆了一会,陈逸再次来到了游轮后面,在鲨鱼身上再用了一次驯兽术之后,与其交流了一会,随后,鲨鱼便朝着周围的海域游去。

    鲨鱼的战斗力虽然很强大,但是一只鲨鱼还远远不够,他必须要保证绝对安全,所有,陈逸让这只鲨鱼去寻找同伴。

    对于鲨鱼是否还能寻找回游轮,他一定都不担心,与鲨鱼的交流中,知道了它们对气味非常敏感,这也是某一片海域有了鲜血之后,会有大群鲨鱼赶过来的原因,所以,这只鲨鱼记住了游轮的气味,可以在之后顺着气味找到游轮。

    当然,就算找不到,陈逸也不会有任何遗憾,大海之中,鲨鱼并不是无处可寻,更何况除了鲨鱼,他还有着一大批的鱼群,而且距离目的地还剩下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这一天一夜中,怎么也能再驯服很多的海中生物。

    就算达了公海上,也不一定会遇到危险,不说这些海中生物,单单是游轮上的防御能力,就能够应对许多危险。

    接着,陈逸便继续与几只海豚玩耍着,而船上的一些士兵,看到这几只海豚依然跟着游轮,还与陈逸玩得不亦乐乎,面上不禁都露出了惊异之色,看来自己这位老板,十分受动物的喜爱啊。

    这正如他们在陈逸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一样,陈逸身上平和的气息,让人很舒服,因为气息,他们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陈逸并不是那么凶恶之人。

    与这些海豚交流了一会,陈逸却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试一试骑在海豚背上,在海中不断游动是什么感觉,于是,他朝着旁边几名在周围巡逻的士兵招了招手。

    让这些人过来之后,他表示自己要到海里去与海豚玩耍,毕竟这些人尽职尽责的保证着游轮和他的安全,总不能一声招呼不打,就不负责任的跳下海去。

    几名士兵直接摇了摇头,告诉陈逸海中危险很大,陈逸则是笑了笑,让他们去找孙宏志,说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入了海中。

    看到陈逸跳下了海,几名士兵面上露出了紧张之色,连忙拿下旁边的救生圈,扔进了海中,其中两名士兵也是直接跳下了海,而另外两名士兵,则是拿着对讲机,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孙宏志。

    听到这些事情,孙宏志则是摇头一笑,告诉这些士兵不用担心,如果说之前他还会担心陈逸会有危险,可是在今天早上,与陈逸对打过后,他不禁知道了陈逸的身手,还知道了陈逸是一个极有自信的人,不会去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而游轮外面,陈逸跳入海中之后,几只海豚直接围了过来,他坐上了其中一只海豚的脖子,紧紧抱住之后,让海豚开始在海中快游动了起来。

    看着随着他直接跳入海中的两名士兵,陈逸微微一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并且询问他们是不是要骑海豚感受一下,这些士兵直接摇了摇头,看到陈逸没有危险之后,便上了游轮。

    海豚在海中游动的度非常快,让陈逸彻底感受到了冲浪的快感,围着游轮转了一圈,那种感觉,非常爽快和刺激。

    既然来到了大海,不感受一样海中的滋味,怎么能行,他敢跳下去的原因,就在于在游轮周围,有着很多鱼群的保护,他根本不用担心会有危险存在。

    而船上的众人,以及孙宏志,看到这一幕,面上露出了感叹之色,这当真是一幕人与自然的和谐场景,他们在这些年的海上旅途中,同样遇到一些对人十分友善的海豚,只不过像这种,直接带着人类在海上遨游,却是有些少见。

    在海豚背上,感受了一会后,陈逸便让海豚停在了游轮后面,然后没有借助任何工具,三下五除二的跳上了栏杆,身手敏捷的程度,让一些士兵为之惊叹。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过了一天一夜,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而陈逸在这段时间中,也是驯服了六条鲨鱼,有虎鲨,也有其他种类的鲨鱼,只不过他驯服之后,并没有让这些鲨鱼太过靠近游轮,都是在附近的海域游动着。

    现在可以通过脑电波对这些海中生物下达命令,根本不需要说出话语来,可以说是十分的方便,否则,通过话语下达命令,这些鲨鱼在如此远的距离,根本无法听到他说的话。

    陈逸计算了一下自己驯服的生物团队,有六条鲨鱼,五条海豚,还有一条大鲸鱼,大的体型,比鲨鱼更大,体重差不多达到了七吨,看起来当真是一条庞然大物。

    这头鲸鱼的种类是虎鲸,号称世界上战斗力最强的猛兽,而且性情凶猛,比之大白鲨犹过之而无不及,它的食物,包含着各种海洋生物,从须鲸到海豹海狮,在鉴定信息上,甚至大白鲨,也是虎鲸攻击的对象,由此可见其凶猛程度。

    为了驯服这头鲸鱼,陈逸可以说花费了很多工夫,刚开始的时候,这头虎鲸,甚至还想要攻击游轮,在陈逸用了驯兽术之下,它把目标转向了周围的鲨鱼和海豚,在几只鲨鱼的围攻下,这头虎鲸甚至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趁着这头虎鲸被攻击的时候,陈逸差不多使用了十五次中级驯兽术,才算是基本驯服这头鲸鱼,而几只鲨鱼,也是费了许多的力气,甚至受了一些伤害。

    这头虎鲸的出现,让陈逸真正知道了海洋的多样性,仅仅这一头鲸鱼,其战斗力,就是几只鲨鱼所无法比得上的,可以说是真正的海洋霸主。

    虎鲸和鲨鱼身上所受到的伤害,在陈逸看来,实在是轻而易举,他现在的高级修复术,对这些外伤,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在看到陈逸治好了它身上的伤,这头虎鲸明显变得更加温顺。

    除了这些之外,陈逸还驯服了一些旗鱼,这种鱼类可以说是度最快的海洋动物,每小时最快可达一百九十公里。

    其最大的特征就是它们的嘴部上颌向剑一样的突出,看起来如同旗杆一般。(未完待续!

 


    旗鱼虽然没有鲸鱼和鲨鱼体型大,当时它们的攻击力特别强,那如同剑一般的结构,十分的坚硬,甚至可以刺穿钢板,有了它们,它们的加入,让陈逸的内心充满了感慨,有着这些动物的保护,这艘游轮可以说是坚不可摧。

    如果真有海盗的话,估计连他们游轮的边都摸不到,就被这个海中战斗小队给全军覆没了。

    此时此刻,陈逸才真正的感觉到,什么是如鱼得水,就像是在秦岭一样,里面的动物都被驯服了,任何人想要伤害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在海上,这种优势,得到了更大的增加。

    在上午九点的时候,游轮的度,慢慢变缓了起来,而孙宏志告诉陈逸,现在已经达到目的地附近的海域,距离目的地,还剩下五分钟左右的航程。

    陈逸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并让他们在达到目的地时,停船休整一下,而在这段时间的航程中,他也是一直没有停止用技能来搜寻海中的沉船,只不过并没有太多的收获。

    现在已经到达了公海海域,在这一带海域,所寻找到的沉船,可以说完全归自己所有,问题是有没有能力打捞上来罢了。

    五分钟后,游轮顺利达到了导航系统所标示的目的地区域,“老板,目的地已经到了。”孙宏志通过对讲机向陈逸说道。

    “先打开探测设备,投放两个水下机器人,顺时针搜索附近的海域。看看有无沉船存在。”陈逸有条不紊的布置着各种任务。

    这艘沉船。不仅仅关系着他第一次出海。是否会有收获,还关系到任务的完成,只要完成了任务,找到了沉船,那么系统将会奖励一艘明代沉船的下落信息,所以说,必须要尽全力,找到藏宝图上的沉船。

    孙宏志应了声是。然后吩咐人员调试探测设备,并投放了两个水下机器人,前往海底进行探测。

    看着几名船员将两个水下机器人投入了海中,陈逸也开始了自己的寻找,虽然水下机器人可以对海底进行探测,但是也有着很大的缺点,水声信号的噪声大,对传感器有着很大的影响。

    他们所使用的水下机器人,虽然是目前先进的水平,但是也不可避免会有一些缺点。

    陈逸不可能单单靠着这些机器人和一些设备来进行探测。毕竟设备再怎么精密,也有失误的时候。而他的技能却不会有任何的失误,比机器设备寻找的度更快,准确性更大。

    在游轮四周,陈逸各自使用了一次高级鉴定搜宝术的组合,在附近二百米范围内,进行古玩文物的寻找。

    游轮长约一百多米,所以,在四周各自使用一次,让搜宝鼠寻找的范围,也能够更大一些。

    四只搜宝鼠,在游轮的四周,各自显露出来,然后在四周走动了一下,跳入了海中。

    而四分钟过后,四只搜宝鼠,没有一条鉴定信息传递过来,陈逸摇了摇头,看来这二百米范围内,并没有沉船的踪迹了。

    只是现在游轮已经停在了这里,想要起锚开动,也是十分的麻烦,陈逸想了想,吩咐孙宏志等人认真的查看探测设备,而他则是直接跳入了海中,骑到了一只海豚身上,在游轮周围不断的游动着。

    看着陈逸又骑着海豚,在周围玩耍,孙宏志不由一笑,果然还是少年心性啊,看来这一次寻找沉船之旅,在自己这位老板眼里,当真就是一次旅游休闲了,至于能不能搜索到沉船,已经不重要了。

    骑在海豚身上,每游一两百米,陈逸都会使用一次组合技能,正在他骑着海豚,游到了距离游轮约一海里的位置时,忽然一只搜宝鼠传递回了信息。

    “物品鉴定成功,信息如下,清黄花梨木烟斗,制作年代:距今约一百三十年。”

    “艺术特点:烟斗是一种流行于铁利坚和欧洲的吸烟道具,塞进切好的烟草加上香料后点燃,其历史源远流长,作为人类明吸烟的证据,数千年来未受人关注,最初古人用石头做烟斗,或者用一个小小的圆锥体在地上挖两个连在一起的洞,一个洞里放入具有芬芳味的植物树叶,吸烟者躺在另一个洞边吸着烟……”

    “此黄花梨木烟斗,以黄梨木为原料进行制作,造型粗糙,所用材料质量低下,制作工艺毫无艺术性可言。”

    “物品价值:从造型到用料,再到工艺,都是极为普通粗糙,故而价值稍低。”

    价值稍低的烟斗,看着鉴定信息中,这一个粗糙而又难看,上面又布满腐蚀印记的烟斗,陈逸实在没有一点兴趣,仅仅只是一个如此价值的烟斗,恐怕是轮船的船员在吸烟时,不慎掉入海中的。

    只不过为了谨慎起见,陈逸还是对着这一片海面,用了鉴定术,只不过鉴定了一些东西,再没有其他古玩文物的出现。

    陈逸想了想,如果某些船只遇到了风浪,导致沉没,那么在沉没的过程中,应该会有少部分瓷器,掉落出来,散落在海底各个地方,而如果想要真正找到沉船的位置,必须要进行专门的类型搜索了。

    按照常理来说,瓷器是古物,那么沉船也应该算是文物一类的东西了,既然如此,那么以船来进行类型搜索,也是可以的。

    想到了这里,陈逸面上露出了笑容,以船来搜索,确实可以避免浪费时间,更加准确的搜索到沉船,否则,仅仅搜索到沉落海底的一两件瓷器,也是无法真正寻找到沉船。

    陈逸又骑着海豚,围着游轮,在更远的地方进行了一些搜索,可是使用了十多次组合技能,搜寻了两三海里,他依然没有现任何沉船的痕迹,而游轮上的人,看到他离开的距离有些远,不禁朝着他招着手。

    见此,陈逸也只能指挥着海豚,回到了游轮上,虽然旁边有着几条鲨鱼和鲸鱼的保护,大海上能伤害到他的生物很少,但是他总不能骑着海豚,离开游轮,到更远的地方吧,估计孙宏志一定会开着游轮,去追他。

    看来也只有一边开动游轮,一边在附近搜寻了,上了游轮之后,陈逸在游轮后面,看着海面下的一些鱼群,不禁感叹了一声,沉船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么那搜寻。

    难道说这附近海域,真的没有沉船吗,还是就像吴奇胜所说,可能是他的先祖记错了位置。

    当然如果他的技能范围能够达到更远,这搜寻的度会更加的快,但是现在,他的鉴定术和搜宝术组合起来,也只能搜寻附近二百米范围,二百米范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对于茫茫大海来说,这二百米,确实有些短了。

    望着这些周围被他驯服的鱼群,在水中不断的游动,陈逸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之前已经被他用过的方法,他不禁拍了拍脑袋,如此简单的方法,竟然没有想到。

    合理的利用鉴定系统,来寻找宝藏,不仅仅只能使用鉴定术和搜宝术的组合而已,驯兽术,同样是一大助力。

    就像之前在蜀都寻找贺文知一样,他驯服了近千只鸟,组成了几十个搜索小队,每天不断的寻找贺文知,虽然最后找到贺文知,是因为一位老爷子的信息,但是这些小鸟,给了他许多帮助,这是真实的。

    没有小鸟的跟随,以他的度,根本无法跟得上贺文知,在短时间内,恐怕也找不到三清观的所在。

    而现在的情形,就像当时一样,只不过寻找的目标,由人换做了船而已。

    经过了这两天多的时间,这些鱼群的智力,有了明显的提高,让它们寻找沉在海底的庞大船只,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有着如此多的海中生物帮助他寻找,总比他一个人寻找要快得多。

    虽然鱼类潜水的深度各有不同,但是在现在这个只有百十米深的海洋区域,每一条鱼都能够潜入海底,来寻找可能存在的沉船,特别是旗鱼,这种鱼的度快,眼睛锐利,想必寻找的度会更加的快。

    至于鲨鱼和海豚,包括鲸鱼,还是让它们在附近海面上继续游动,否则,它们到了海底,绝对会引一场混乱,说不定会干扰到这些鱼的搜寻。

    陈逸在脑海中,向着这些鱼传递了一个寻找沉船的命令,并且将船只的大概模样,也在脑海中进行了传递,这就是用脑电波传递命令的好处,不仅仅可以传递文字信息,甚至图片信息,也是可以传递,这样一来,下达命令,非常的方便。

    而通过图片,鱼群也能够很快知道它们要寻找什么,在给这一群不同的鱼类传递完命令后,陈逸又为它们进行了分队,每一队负责某一个方向,共分了四个小队。

    正准备放这些鱼去寻找时,陈逸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之前他在蜀都让那些鸟寻找贺文知时,起码也是告诉了它们要在附近几座山上寻找,以防它们去到更远的地方。

    而现在,如果不告诉这些鱼要搜寻什么地方,或者什么时间回来的话,那估计这些鱼要游到海那边去,当然也可能游一段时间后回来。(未完待续!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