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翠屏湖

古田便民网 2018-12-02 15:10:47

寂寞的翠屏湖

文/许受尧



对于一个美丽的湖泊来说,翠屏湖显得相当的寂寞。那一汪碧水和水上翡翠般的

小岛一躺就是四十年。许多年以来,每次我往返古田县城,当车子沿着湖边走的时候

我总是倚在窗前,透过窗前朦胧的绿意,看着那碧绿的湖水发呆。我多希望能看到

片帆影,几根竹筏抑或是几串欢声笑语,但是那水平如镜的湖面总是那样的缄默无语,

那样的孤独无助。我的心也就变得如同那一片阒寂的湖面一样空落起来。


也许热闹与繁华已经过去了,往昔喧哗的梦已经彻底地留给了湖底,一座千年古

城的积淀总是非常厚重。然而,祖先的脚步就那样匆匆地淌过那条细小的溪流。城墙、

古道、青砖、碎瓦和着一片眷恋的情绪都付之一片汪洋。


如今,当湖水隐退的时候看到那些断墙颓垣的模糊印迹,就会令人想起这里就是人烟稠密、商贾云集的古田旧城。于是,我们可以想象,在那一次浩浩荡荡的搬迁队伍中,多少人迈着沉重的步履抹着眼泪,回首看着那即将淹没的家园。



告别一个祖祖辈辈栖息的地方总是非常痛苦的,他们想着能多搬走一些东西。山水是搬不走的,唯独能够寄托对古县城思念的就是那座吉祥石塔,把它抬走,重新种起来成为一座丰碑。但也有一些东西是搬不走的那就留着吧,成为一个古物或一面旗帜告诉后人,祖先的血脉就在这湖水里流淌,于是湖心岛上一幢欧美建筑风格的古屋被留下来了,成了茫茫湖水中的一处孤独的风景。


据说多少年来当湖水满盈的时候,周围的所有小岛都被湮灭了,但就是淹不了那座教堂

我一直在寻找翠屏湖寂寞的原因,为什么那样美丽的湖却一直被人忽视,度过了她四十年孤芳自赏的日子,美得那样冷峻,美得那样凄绝。我猜想是否当初在建造这50个湖时功利性过于明确。只是为古田溪四级水力发电站建造一座蓄水库。过分强调使用价值,当然也就忽略了美学的内涵,翠屏湖就是这样长期嫁给了寂寞与冷清。



我想第一个把翠屏湖作为一个纯粹美学意义上的湖、一个游览的湖,推到游人前是一个天才的美学家。因为美只有被发现才成为美,要不然就成了一种无益的摆设于是,一批批墨客来了,翠屏湖第一次成了他们丹青中的风景;一批批文人来了,翠屏湖第一次成了他们咏哦的意象。翠屏湖就那样以她处女般娴静的魅力走出古田,向大千世界。


人们不但从白昼的湖光山色中去领略翠屏湖多彩的风姿,而且在星月摇曳的夜晚去撩开她神秘的面纱。



翠屏湖是一个爱情湖。不管是古老的传说还是现实的故事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印证历史上潘杨两家结怨于宋代,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但他们的子孙却不愿去偿还历史的旧债,竟然相爱了,爱情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突破了狭隘与冷酷,于是,当爱的翅翼被折断的时候,只有死才能表达生命的真诚,如今湖上飞翔着的白鹭,难道不是一个个爱的使者和爱的精灵吗?还有那爱情鸟——鸳鸯,也在岛上栖息,水中比翼,相依相伴。翠屏湖你承受着如此爱的重荷,又展示着那样自由爱的天地,难道不令人感动吗?



翠屏湖是一个宗教湖。湖畔的极乐寺走出了我国佛教一代宗师——全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主席圆瑛法师。我不知道他当初走出寺门,让风飘动着袈裟,手把念珠是否以“菩提非树,明镜非台”的佛眼,透过那个人声鼎沸、红尘滚滚的城市,把它看成一片寂然的湖面?如今,极乐寺古佛依然栩栩如生,香火不断,那晨钟暮鼓,让浮躁的烟尘得到了净化,让狂躁的心灵得到片刻的宁静;还有那湖心岛的基督教堂,使绕过它身边的湖水都飘荡着宗教气息。这就注定了翠屏湖只能属于庄重与虔诚,属于宁静与淡泊翠屏湖让生命的境界得到升华,因此,翠屏湖拒绝媚俗与无聊。



翠屏湖是一个休闲湖。在那里除了怕惊扰山中的明月与树上的栖鸟外,周围杳无人烟,提供给你的是一片完全自由与轻松的天地。每逢周末或节假日,那湖畔树荫下的垂钓者,用不着动用渭水之畔垂钓者的心机,就以寒江独钓者的心境,看着水面上跳跃着的阳光,凝然而坐,物我两忘。还有那岛上巨大的葡萄架,情侣们也用不着七夕乞巧,去偷听牛郎织女的窃窃私语,能够在湖心占有一隅美丽,把青春和浪漫抒写得潇洒自如,不辜负良辰美景,还用得去诠释那古老的故事吗?一叶轻舟载一个家或个单位,也载一路水声和笑声,听导游小姐流水般清冷的叙说,远山近水尽收眼底,把昨日的烦恼和疲惫忘掉,把喧嚣和嘈杂留给身后,放松生命,舒展个性,翠屏湖让生命活得更加美丽!


翠屏湖从寂寞中脱颖而出,留给人们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喜欢本文分享朋友圈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