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木性解 丨 与越南黄花梨比较

第一收藏1cang 2019-02-14 16:13:22

黄花梨木


  木性可谓木材的性格。从海黄被视同拱璧,到越黄乃至非黄进入市场补缺空白,这一连串连锁反应下的动力往往源自市场的刺激,“性格”的形成因素以及“性格”本身反而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而本文的目的,就是意在打破这种“不求甚解”的格局。


  当我们谈及海南,会想到什么?


  可能是拥有阳光沙滩的三亚,也可能是满足口舌之怡的热带水果,甚至是椰子树下皮肤黝黑嚼着槟榔的原住岛民……


  有这样一说,海南有三宝,黎锦、海瓷、花梨。黎锦是海南的黎族织锦,宋代时就在内陆畅销;海瓷是各时代商船触礁随船藏于深海中价值不菲的瓷器;而花梨则是海南黄花梨,海南独有的自然造物,如今的传奇之木。


  关于黄花梨,有诸多称谓,如今传播最广的是“海南黄花梨”。这样一个名字,从构成上足以看出历史演变中人们对这一木材的珍视——其中的意味便是海南岛的黄花梨木是绝无仅有的。


  从北纬4°的曾母暗沙到北纬20°的木兰头,海南岛有16纬的跨度、热带季风气候,当然,最不容忽略的还是这个地理带上60.2%的森林覆盖率。这60.2%更具体地说,包含着现已发现的4200余种植物,占全国植物种类的15%,其中,600种为海南所独有,黄花梨正是其中之一。


  海南花梨的木性


  关于黄花梨的产地,曾形成过较大的争议。如《分类学》一书中的一段描述:


  “乔木,高可达一丈八尺至三。……产浙江及福建,广东、云南均有之。闽省泉、漳尤多野生,亦有人工栽培者。木材坚重美丽,为上等家具用材,其价值仅亚于紫檀,近年来有将其木材削成薄片,制成镶板,以为家具美术用材,而价可高数倍云。”


  该书作者认为,“花榈木”(黄花梨的别称之一)在浙江、福建、广东、云南等地亦有产出。而有不少学者却对这一说法表示质疑,有人据其树高仅三丈及分布地区,认为书中所指的花榈木并非黄花梨,而是新花梨。所谓新花梨在《明式家具研究》中被认为是建国之前北京家具商为哄骗外国买家而编造出来的,“好像它比黄花梨次一些,但又比新花梨好一些……我国自产,也大量从缅甸、泰国等地进口。木色黄赤,比黄花梨木质粗,而纹理呆滞无变化,无悦人香味。锯末浸水呈绿色,手伤沾湿易感染,有微毒”。据此可以判断,这里所指的新花梨很可能是花梨类木材。


  目前,对海南黄花梨的产地已经形成的一致共识是,只有产自海南本土的降香黄檀才是真正意义的海南黄花梨。据林科院专家杨家驹介绍,海南的黄花梨出自海南岛,在道理上与檀香紫檀产自印度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就是说,在没有科学公示之前,无论其他木材与海南黄花梨在木性上如何接近,两者也不能等同看待。


  海南黄花梨的这种排他性,杨家驹认为是由海南岛独特的土壤条件和气候决定的。这直接导致了即使是同纬度的其他地带,也无对其复制的可能性。


  世居于海南岛的黎族人,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将海黄分为“油格”与“糠格”两种,这可谓凭经验得来的依据。所谓油格,主要是指产自于海南岛西部颜色较深、比重大而油性强的黄花梨心材;而糠格则主要是指产于东部、东北部浅色的油性稍差的黄花梨的心材部分。黎族人对海黄的这一区分当然是一种更加细化的标准。如果我们将它代入到海南岛的地理环境中寻找原因的话,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海南岛西部多山地,而东部和东北部则是海拔较低的丘陵居多。一岛之内尚且如此,相比之下,同纬度的其他地带上的差异也就不再难以理解。


  沿着这一思路,海黄人工林与野生海黄的不同,也随之变得明朗。“人工林是人工干预自然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它改变了木材的性质。定期灌浇、施用化学肥料等人为因素让树木的生长速度加快,几十年即可成材。这是造成人工林与高山上完全暴露在自然条件下生长的野生木材不同的主要原因,结果是人工林的密度疏松以及其他木性上的变化。”杨家驹分析道。


  暧昧的靠拢:越黄、非黄


  越南黄花梨是相对海南黄花梨而言的一个习惯称谓。值得注意的是,越南黄花梨并不在《红木》国标规定的三十三种红木用材之列。也就是说,越黄的“红木”身份直到现在也未被国家林业部门认可。


  但是越南黄花梨作为一种高端木材,虽然其原材价格还无法与海黄并提,但与大多数红木原材相比,它的价格却还要高很多。这样一种情况的出现,主要归因于以下几点:第一,随着海黄这一尖端木材的过度采伐,且国家相关保护法律法规的出台,海黄的存货量急剧下降,甚至已经出现无大料可用的局面。二,海黄的缺位自然需要其他木材填补市场空白,越黄作为一种与海黄极为接近的木材开始广泛被市场接受。


  这一点也得到了杨家驹的认可。他认为,越黄进入我国市场并得到足够重视正是在这一契机下出现的。而对待越黄与海黄究竟能不能“一碗水端平”,他给出了十分明确的态度。


  “越黄是一个相对概念,对它的研究现在还存在很多空白。广西林科院曾做过相关研究,但遗憾的是,这些研究未系统化、科学化。不过随着研究的深入,关于越黄的定义迟早会被确立下来。但至少现在,我们还不能将海黄与越黄等同看待。”


  杨家驹同时为本刊记者出具了一份越黄的送检资料,资料显示“送检越南香枝木经测定:含水率5.39%时,气干密度为0.93g/cm3,绝干密度为0.895g/cm3。最大弦径160μm,平均99.4μm”。如果将这份数据与海黄对比,可以发现两者的相似之处,比较明显的不同则是越黄不及海黄的弦径大。但单凭这一点就对两种木材进行划分明显欠缺科学标准。

图表


  除了越南黄花梨,现在“非洲黄花梨”这一称谓也为人熟知。需要明确的是,由于“非洲黄花梨”这一称谓不够正规,往往造成含义的混淆。比如一种声音认为非洲黄花梨特指《红木》国标中的“刺猬紫檀”,而另一种声音则认为非洲黄花梨只是非洲硬杂木的一种统称,而非红木概念。这两种声音,认同较广的是前者。


  在杨家驹看来,越黄和非黄的称谓都是向海黄靠拢的结果,这其中市场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木性上,无论是“刺猬紫檀”或者其它硬杂木都与海黄有云泥之别。如,刺猬紫檀的气干密度为0.794g/cm3(含水率12%时),绝干密度为0.746g/cm3,而海黄的同比数据要高很多。此外,刺猬紫檀的抗压强度和抗弯强度都不及海黄。


  如果将海黄、越黄、非黄同时进行对比,比较有趣的一点是这三种木材的产出地都位于同一纬度带——从海南岛到越南老挝交界的长山山脉,再到刺猬紫檀的产出地毛里塔尼亚、马里、塞内加尔、冈比亚、几内亚等西非国家,地理上它们几乎都位于赤道至北纬20°之间。可见,同纬度带下的树种的确有某种“血缘”基础,但每一树种的“基因排列”又有差异。正是这样的差异,为研究和鉴别埋下了悬念的种子。


  关于海黄与越黄认识上的两个误区:


  1. 海黄一定好过越黄


  还记得田忌赛马的故事吗?马有优劣,木材亦然。越黄中的上品要优于一般或一般以下的海黄木材。


  2. 海黄与越黄是一种木材


  至少目前而言,此说法尚缺乏科学根据。两者虽同属豆科、黄檀属,但目前对于越黄的研究和定义都不甚系统和规范。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更何况越黄至今尚无学名呢。


  小贴士:鉴别海黄与越黄的小妙招用高强倍手电筒照射,海黄泛出的光晕呈紫色,而越黄呈黄色或者黄白色;取木屑,用火烧,如果烟发黑直行上天,香味浓郁,灰烬为白色则为海黄;水浸法,在木材表面倒一些水,如果是海黄,水下的木色呈深红色,越黄则红中偏黄。


  对话杨家驹


  降香黄檀的名字是什么时候确立下来的?


  杨家驹:降香黄檀原被归在海南黄檀里,1963年,经研究后华南热带植物研究所植物分类学家陈德昭在《植物分类学报》上将其更名为降香黄檀。在这之前,海南当地人就已经意识到它们之间存在不同:海南黄檀被称作花梨公,降香黄檀被称作花梨母,并按成熟树木心材的大小和材色将其分为油梨和糠梨两类。前者心材大、深褐色、占树径4/5或以上,边材黄褐色;后者心材占树径的比例小、红褐色至紫褐色,边材浅黄色。


  请介绍一下“香枝木”的由来。


  杨家驹:明清家具专家、一些木材经销商及家具制造厂商和红木爱好者等称本种为黄花梨;本应归入红酸枝类,因花梨已是紫檀属中的木材类名,此木材的心材主要为红色,而且有香味,特别是中国特产树种,故独立为一类,其名也由黄花梨改称为香枝木(是有香味的红酸枝木的简称),以免混淆。


  降香黄檀用途有哪些?


  杨家驹:我国国产的红木仅有降香黄檀和黑黄檀两种,又尤以黄花梨命名的前者最为有名和深入人心,除了用以制作家具,还适宜制作乐器、雕刻品、宫灯、算盘及各种工艺品底座。此外,降香黄檀还可用于浸提香料和药剂,制成的佛香曾供出口东南亚。


  海黄和越黄都可以进行鉴定吗?


  杨家驹:都可以,但是,无法鉴定到具体产地,只能鉴定到类或者属。鉴定时只需提供一部分原材即可,周期在一星期左右。现在已知的是,两者都是黄檀属,但越黄的中文学名仍是一个空白。目前对越黄研究一度滞缓,我不是很清楚其中的缘由所在。这直接造成了一个尴尬的困局:越黄一方面在市场上有比较高的共识,但在木材学上,木性的难题还没有完全解开。不过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迟早都要解决而且必须解决。


  如果对越黄在木材学上进行确立,需要走一个什么样的程序?


  杨家驹:首先对根、茎、叶、花、果实等进行科学鉴定,得出结果后,在《植物分类学报》上发表一篇学术文章,把什么树种、什么名称、密度如何等一系列问题都阐明后,才可以说它在植物学上得到了确立。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对越黄的研究很少,而且不够正规,比如广西林科院曾为越黄定过两个拉丁名字,但问题是名字是怎么来的?在哪儿发表过?都无从考证。

_________


第一收藏1cang

小编微信号:imayday7016

联系电话: 021-61559405 61318231

客服QQ: 2727350604

合作、投稿:info@1cang.net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官网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