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别开口就说包浆与皮壳,太业余!

收藏家大部落 2019-03-14 08:40:05

点击上方“收藏家大部落”蓝字,直接免费关注。 精彩内容,每天12:00如期与您分享!






皇帝的宝座是一个床形,而不是椅子的形状。

这是为什么呢?

紫檀嵌珐琅宝座,清乾隆

高100cm,长128cm,宽90cm

清宫旧藏

原因是古人早先是席地而卧的,晚上睡觉的地方白天用作待客中心。

久而久之,睡卧的地方的重要性就显出来了,

满屋席子主要的位置是主人睡卧的地方,这就是“主席”一词的由来。

英文“主席”(Chairman)一词说得也很清楚,椅子上的男人。

两者比较一下,就可以明白:中国皇帝的宝座与欧洲皇帝的座椅,为何一个床形一个椅形了。

其实更多的人对中国古家具的兴趣,缘于这些年的价格暴涨。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家百废待兴,像一个久病初愈的人,

希望尽快补充营养,恢复体力,而对衣着容貌无暇顾及。

古家具这种重尊严、轻舒适的历史产物在那时被忽视顺理成章。紫檀嵌玉花卉宝座,清乾隆

高108cm,长110cm,宽83cm

清宫旧藏

当时的古家具连“喝街”(走街串巷收购者)的都不要,嫌沉。

我记得我所住的胡同里的老住家,搬家时对古家具怨声载道,埋怨祖宗留下的财产中看不中用。

20年前在北京,一对红木太师椅加上方桌只卖15元。

那时北京有一种商店叫信托商店,只卖旧物,现已几近绝迹。

北京的老住户经常把不用或没地方置放的老家具运到信托商店,卖个仨瓜俩枣的钱。

信托商店还不当时给钱,卖完了给货主写封信,贴上四分邮票。

货主见信后会马上来取钱。

当时方桌不论式样,不分材质,只要是硬木,一律8元。

那时的人们知识少,分不清紫檀、黄花梨、红木、鸡翅木,一律统称红木。

以至今天林业部颁发的行业标准也将其统称之红木。


信托商店在北京分布均匀,东城有东单、东四、北新桥;

西城有西单、西四、宣武门;

南城有花市、前门、广安门;

北城过了地安门好像蛮荒一样。

每一个信托商店跟前都要聚集一帮三轮车工,

帮买主将大件家具运至家中,服务殷勤周到,但少不了耍小聪明。

我曾碰到卖主在信托商店守着方桌嘬牙花子,围着一大帮人出馊主意。

一打听,卖主急用钱,信托商店当然不能先付,有原则的。

卖主就急了,说谁给钱就卖谁。

天快黑了,仍没有人给钱。

我是看着方桌真喜欢,心想买了家中也没地方放,再说8元钱哪儿都有卖的,什么时候都能买到。

所有人没有任何收藏意识,这种优秀的古家具以后会值钱!

卖主的决心在于自己杀价抛售,当降至6元钱时,我忍不住了,话赶话地与他成交了。

三轮车工们立马就围上来了,最后只用4毛钱就送到我家。

第二天,我用肥皂水猛一通刷,把个陈年污垢统统洗刷干净。

 黄花梨木束腰齐牙条炕桌

现在收藏古家具都有一个概念叫“包浆”,南方人称“皮壳”,

这是指古家具年久以后在表面形成的一层硬度很高的保护层。

没了包浆皮壳就有作伪的嫌疑。

因当时没人作伪,所以没人说什么包浆皮壳,也就没人(包括我)爱惜历史形成的证据。

现在不一样了,凡收藏或喜爱古家具的人都把这专业“术语”挂在嘴上,

什么包浆不好,皮壳伤了等等,不一而足。

收藏段位高的,可以分出包浆南北方的差异,可以分出天然形成的包浆,还是人为做上的包浆。

既然包浆已成为古家具鉴定的首要标准,作伪者在此下的功夫就可想而知了。

时至今日,回忆当年,恍如隔世。

目前中国古家具的世界纪录在不断被刷新,

这会儿谁都盼着自家也有几件古家具,可能两套豪华别墅都顶不上一对柜子,

这让我们这些炎黄子孙多少有些汗颜。

老祖宗留下的这份“家产”,竟成为了今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古家具收藏热的形成,就不再是偶然的了。


(文章转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见谅!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本社客服微信:770565645


长按二维码识别快速关注我们

▼▼▼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