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金庸迷”院士走了

科猫SciMall 2019-02-18 09:26:10

石油,是大国争夺的资源

也是现代兵器的动力能源

早在20世纪初,国际石油勘探界就给中国

戴上了一顶“贫油国”的帽子

有这样一个人

他一辈子跑遍了中国海的东西南北

为中国寻找石油,特别是为中国海洋能源开发

做出了具有“开创性”的贡献

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

也是“中国海洋地质之父”

刘光鼎院士

2018年8月7日下午18时

刘光鼎院士逝世,享年89岁

科技工作者之家—科界App谨以这篇文章

缅怀刘光鼎院士!

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光鼎,最具声誉的称号是“中国海洋地质之父”。他一辈子为中国寻找石油,特别是为中国海洋能源开发所作的贡献,被称为具有“开创性”。

有人说,东海最早就是因为刘先生的部署,才使中国有了今天的主动地位。用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原副局长冯志强的话则是,“东海的奖,刘先生挂头”。

当选院士很多年后,会打太极拳的刘光鼎成为“金庸迷”——诸多金庸小说中的人物、情节信手拈来。

何为侠者?金庸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刘光鼎是赞同这句话的,“我的爱国心太重,侠气太重,这也是我爱读金庸小说的一个原因。”

他不需要江湖。家国于他而言,已足够付出生命之重。

“酒中八仙”有我家老头子

旧时山东蓬莱钟楼南街后下洼子,有一厅三院的刘家大院。大门上有牌匾“乔梓联科”,是说这一家曾经有兄弟或父子两人同年考中过举人。

刘家院子的厅堂里,供奉着祖先牌位,只是这家门荣耀的故事已经无从详细追溯。可知的是,刘光鼎的父亲刘本钊曾到日占时的朝鲜大学留学,后来在外交部主事,相当于处级官员。

1928年,北伐军攻入北平,刘本钊因不愿加入国民党而被辞退。次年12月29日,刘家第八个孩子刘光鼎呱呱落地。

刘本钊后来到刚刚成立的青岛大学,也就是今天的中国海洋大学任职。幼时的刘光鼎,由此注定与海洋有缘。

青岛大学那时名人云集,刘本钊常与闻一多、梁实秋等人聚饮。这就是后来梁实秋在几篇文章中都提到的“酒中八仙”——所谓 “酒压胶济一带,拳打南北二京”。

2004年时,刘光鼎参加中国海洋大学举办的“科学人文未来”论坛。他说,我知道你们学校历史有个“酒中八仙”,里面就有我们家老头子,所以我不能不来。

刘光鼎本人,则是到20世纪60年代才打破酒戒,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他有两个酒友:同为中国海洋地质学奠基人的朱夏和业治铮。1980年三人同时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时达到一瓶白酒的水平。

“七七事变”之后,京津三大名校因国难南迁,刘本钊赴身西南联大,出任秘书处主任。

时年刘光鼎8岁,随母亲回到蓬莱老家,父子就此聚少离多。1949年,同情共产党的刘本钊被胁迫去台,在新竹清华执教20年后于台北离世。

于是,母亲董琳成为刘光鼎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她懂诗书、晓医术、会书法。而在刘光鼎的回忆中,她知道国家危难,并将诸多子女奉献于救国图存。

刘光鼎二姐曾任晋察冀边区妇联负责人,三姐在胶东参与抗战、最终牺牲于战地,四姐后来曾任上海市妇联副主任,五姐在原国家计委工作。

刘光鼎11岁时,董琳终因不堪日寇骚扰自杀。

对于刘光鼎自己,记忆犹新的是:六七岁他还在青岛上小学时,因不满日本孩子欺负同学,结果被对方暴打。

他因此开始跟随大哥学习太极拳。

1941年,刘光鼎离开蓬莱,到烟台上中学。

共产党员刘光鼎

进步青年刘光鼎于1948年9月在北大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回忆说,当时与华罗庚的女儿华顺一起散布新华社的宣传纸,也曾到街头调查傅作义的兵力配置。

作为北大物理系学生,刘光鼎在很多年里都钟情于原子弹。究其原因,还是这种武器在战胜日本的过程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

1951年夏天,满脑子理论物理的刘光鼎到陕北石油部门实习。

中国大陆上最早的石油开发就是陕西的延长油矿。到新政权建立,这里已经开采40多年。

那时指导刘光鼎的老师之一,就是曾在美国进修、后任原石油工业部第一副总工程师的陈贲。

作为一名老地下党员,陈贲曾与刘光鼎谈心说:

中国的落后不是一颗原子弹所能解决的,只有开发石油,才能支援中国的经济建设。

其实,此前刘光鼎所在北大物理系的主任饶毓泰也认为,当时中国研究理论物理必须出国进修,但1949年之后已无这一可能。学生们应该用己所学,投身于石油等紧缺人才的领域。

“从晚上7点谈到第二天早上7点”,刘光鼎定下决心,由此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能源生涯。

很快,刘光鼎就到延长石油实习,成为中国第一支地震队的成员。

那时地震队主要为了勘探石油:用炸药引发地震波,通过收集反射情况,判断地层情况,最终发现石油。

领导这支地震队的是上世纪30年代的清华物理系毕业生翁文波。当时他以中国地球物理勘探开创者的身份,积极投身于石油勘探实践,最终因对大庆油田的贡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

不过,石油勘探只是翁文波前半生的“主业”。1967年开始,他受周恩来委托,又开始从事天灾预测的理论探索和信息研究。他前后252次对各类天灾进行预测,实际发生的竟然有211次。

刘光鼎对这位传奇大师的记忆是:他将学生们发派到野外,自己就蹲在马桶上画漫画,几笔就能勾勒出一个美女。如果工作顺利,他就穿着猎装、马靴,牵着狼狗出去打野味。

刘光鼎本人在黄土塬历经磨难,曾经在雨天与仪器一起掉入沟壑。

后来他在北京地质学院遇见了与翁文波并称中国地球物理“三剑客”的傅承义,并成为他的助手。傅承义在国际上具有极高的地位,加州理工说只要是他推荐的学生一律免试入学。

不过,刘光鼎一直未能有机会与“三剑客”中的另一位大师顾功叙一同工作。

1958年国庆过后,在教学与翻译苏联资料之中忙碌的刘光鼎突然被授予重任:筹备中国第一支海洋物探队。

欣喜若狂之中,刘光鼎重返带有父亲记忆的青岛。

捞到第一条大鱼

中国人对海洋石油的关注始于1954年。一对兄弟在位于海南岛西南端的莺歌海捕鱼时,发现了海面上开锅般的气泡。

到刘光鼎前往青岛前的1958年上半年,作为地质调查的一种手段,广东沿海由群众上报的油气苗矿点已达50余处。

到1960年夏,在翁文波积极推动下,组建了中国海上第一支地震队,主要在南海从事石油勘探。

刘光鼎奔赴渤海、东海海域。他当时乘坐的是1918年美国制造的“金星号”,这艘改装船是中国最早的专业海洋科学调查船。

由于缺乏仪器,刘光鼎和同事用手榴弹做震源,把沥青灌到罐头瓶里作为密封。

刘光鼎这第一轮海洋勘探之旅的收获令人失望。

他此后在北京地质学院组建了中国第一个海洋物探专业教研室。

1960年,中国组建渤海综合物探大队队长,刘光鼎以技术负责人的身份带领整个教研室奔赴天津,借用北海舰队“831”登陆舰在渤海勘探。

“831”是一艘苏联老式登陆舰,它的无线电定位系统无比落后:只有在太阳升起、电场稳定后才能工作。所以它必须在日落之前赶回港口。

到1960年底,中国拥有了第一份海上地震勘探实验报告。到1963年,中国人已经初步取得对渤海的认识。

也就是在1960年,在朱夏、业治铮的支持下,刘光鼎提出建议,成立海洋地质研究所。它就是今天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的前身。

刘光鼎为此找过很多人,包括李四光、何长工等当时地质战线的领导,直到4年之后才得到原地质部的支持。

与原地质部海洋地质研究所同年成立的,还有原国家海洋局。它也是由刘光鼎等29位科学家的联名建议才得以成立。

刘光鼎与正在柴达木石油地质大队的朱夏、正在长春地质学院的业治铮被召集到南京。“当时思想明确,海洋地质的问题牵扯国家主权,在权益背后就是大陆架和深海的油气资源,”刘光鼎说,当时所里的重点就在油气领域,并提出了“查清中国海,进军三大洋,登上南极洲”的口号。

到1965年,刘光鼎与业治铮合作完成《渤海海底地质构造初步研究报告》,被评为当年国家科委的重大成果奖,“我们在渤海捞了一条大鱼,已经听到海底石油哗哗流动的声音。”

东海来的轻质油

1966年6月,刘光鼎从长江中游地区调查结束后返回南京。临行前一晚,他竟然梦到调查船航行在纽芬兰南部海域,也就是当年“泰坦尼克”遇难的地方。

调查船与冰山相撞前的一刻,刘光鼎被惊醒。

刚回到南京,他就受到批判。

在南京扫过厕所,因误诊导致胃穿孔、切除了部分胃,刘光鼎专心开始写作《太极拳架与推手》。

在北京,他得到了五姐一家的庇护。其间竟然依靠国家图书馆,写完了《太极拳架与推手》,这本书后来出售了数万册。

一年后,刘光鼎返回南京。暴风骤雨之间,中央要求海洋地质调查所到北部湾勘探,刘光鼎等人就此“解脱”,研究所也从南京搬到了湛江,更名为第二海洋地质调查大队。

1973年起,刘光鼎调到上海“627”工程,后者的主要任务是建造“勘探一号”双体钻探船和“勘探二号”半潜式钻探平台。

作为新成立的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副总工程师兼综合研究大队长,刘光鼎和同事们“私下”开始组织东海石油勘探。

1974年8月,原地质部终于在上海召开“大陆架调查会议”。1个月后,中国海洋地质调查船“海洋一号”启动东海石油调查。

当时的背景是,日韩在东海划定“共同开发区”,并由日方擅自进行海洋勘探。

“海洋一号”在美日舰机的威胁下持续工作,于1977年完成了整个海域的综合海洋地质初查,从而开创了中国在东海的系列油田。

1980年,刘光鼎通过内部渠道向中央反映:东海有极大可能找到两三个海上“大庆”。

这一年,50岁的刘光鼎也调入原地矿部,出任海洋地质司的司长。

在这个职务上,刘光鼎仍在全力推进东海勘探和钻探,并指挥了东海“龙井”系列的钻探。

他记得,“龙井一号”开钻时,5公里外就是日本的“白龙尾”钻井平台。

对于这场暗中较量,刘光鼎曾赋《念奴娇》:

波涛东海,又惊风细雨。远方烟火阑珊处,应是龙井屹立。平湖深陷,长垣峰起,冷落千年寂。

1983年精简机构,原地矿部决定将石油地质局和这个将新成立不久的部门合并。

“会上我就站起来提反对意见。”刘光鼎说,他的理由就是中国海洋面积达到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必须重视;而且石油天然气属于战略物资,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就会变成大问题。

当时的部长盛怒之下拍了桌子,最终还是撤掉了海洋地质司。

刘光鼎另一次著名的当众表态反对是在1993年。当时中科院打算撤销资源环境局,刘光鼎当面质问院长:资源关系国家能源,环境关系老百姓生存,撤销资源环境局是不对的。搞原子弹、航天的能有几个人?

全场哑然。航天院士欧阳自远后来提起此事,也啧啧称奇。

从海洋地质司“下岗”后,刘光鼎被安排到中央党校学习。某日,时任石油地质局局长许宝文不请自来、推门而入,拿出两个装有金色液体的瓶子,竟然是东海“平湖一井”喷出的轻质油。

许宝文走后,刘光鼎潸然泪下。

用地球物理强国

1993年,刘光鼎自中科院地球物理所所长卸任。同在这一年,中国成为石油进口国。

儿子虽然也学地质,但女儿因为父母无法照顾、自小在乡下长大,只在无线电技工学校毕业。

整理了父亲晚年文集、学了一些京剧之后,刘光鼎又站在了中国能源开发的风口浪尖。

这个后来被称为“中国油气资源第二次创业”的建议,其实始于上世纪70年代温州外海面的一口“怪井”——“灵峰一井”。

除大庆油田外,中国所有的油田都出现在中生代,也就是大陆沉积的时期,即陆相生油。

“灵峰一井”出油地层却在古生代,即更早的海洋沉积阶段。

结合其他多个实例,刘光鼎最终认为,中国不只有陆相生油,也可能有海相生油。

经过实践证实,2001年刘光鼎向国务院递交《关于中国油气资源第二次创业的建议》,很快得到批示。随后,中国海相油气勘探捷报频传。

那时他的挚友朱夏已于1990年去世,业治铮则在两年后离世。

“新三剑客”中,只有刘光鼎继续战斗。

也就在2001年,刘光鼎提出了“军事地球物理”的问题,一些具体例子包括地震武器、空间和大气武器,

早在1953年,傅承义就曾送给刘光鼎一本美国教授写的《战争中的地球物理学》,描述一战中地球物理学的应用。

当刘光鼎担任中科院地球物理所所长时,也曾考虑通过“地球磁场和电磁空间环境”,建立地球物理学与军事学的联系。

2004年的地球物理学年会上,有些会员反对说,为何在和平年代搞军事地球物理,毫无必要。

可对于刘光鼎这代人来说,怎能忘记“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的说法。

随后,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国家安全地球物理专业委员会成立。

“海洋石油981”“海洋工程装备规划”“九段线”、工程地质、黄金勘探……刘光鼎关心的国家事务还有很多,关于他的传奇也还有很多。

因为,他实在太想让这个国家变得强大而富有尊严。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更多中国科学家事迹!

本文由科技工作者之家-科界App编辑整理。

原标题:《“海洋地质之父”刘光鼎的家与国》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葛江涛

责编:宫奥博

点击下方关键词,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学家精神:
钱学森李四光南仁东黄大年王选施一公侯云德陈竺李振声林鸣林巧稚薛其坤何泽慧张弥曼谢晓亮
专家观点:
李亚栋张知彬吴家睿傅小兰许进丨万立骏丨蒲慕明丨朱邦芬丨赵承陈安吴江
沿管窥:

爆炸头海平面上升向死而生蜜蜂雪球地球朋友圈花豹爱吃电动车伤口修复

猜你想看:

吃西瓜亲子鉴定黑发防晒小龙虾安乐死减肥生孩子熬夜时间厚道衰老深度思考力过敏口腔溃疡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