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渔村游记

烟柳画桥st 2018-11-25 13:02:19

2018年4月26日   礼拜四   阴


   王杏元的《绿竹村风云》65年出版,72年在文联工作的王名铨老师的介绍才接触到这本书。


   建国初期,士地改革以后农村出现两极分化,走集体化道路,还是走本主义道路,是土地改革以后摆在农民面前的迫切选择。

   《绿竹村风云》正是描写粤东山区农村从组织互助组到成立初级社这一历史阶段的社会动态和生活风貌。是农村互助合作运动中两条道路斗争的真实的描,也是对贫下中农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改天换地的革命雄心和革命骨气的颂赞。


   土地改革是建国初期农村的第一场革命,它铲除了封建根基,实现了广大农民世世代代殷切期盼的耕者有其田的迫切愿望,解放了农村生产力,也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例如,日兰他們“斗田”春耕的动人情景,木坤坚决不上妻子要他离开互助组去外地謀生的“咸茶計”,也看到野味宴上大伙筹备建社的欢快心情。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一个社会变革的缩影。


   七十年岁月晃眼便过去了,王杏元笔下的绿竹村如今又是个什么样子呢?带着疑问和强烈的欲望,决心亲身经历一番。


   聊起绿竹村是在一次茶话会上南粤提起的。

老哥们的茶话会


   南粤可以说是汕头第一拨玩骑行的先行者。06年第一家比赛层次的专业自行车在汕头开业,南粤是第一批尝鲜者。07年汕头自行车爱好者联盟成立,玩车的有了自己的组织,南粤就成了车盟的一位活跃的参与者,也就集结了一群玩车的发烧友,椰风就是其中的一位死党。


   南粤一位同事的老家就在绿竹村,村子里有瀑布、溪涧、茂竹和果树,于是就有了椰风渔村180公里精彩的骑行游记。


   茶话会上南粤关于渔村自然生态环境的介绍和渲染,大家都禁不住大山的诱惑,决定带着强烈的欲望去亲身体验一番。


   原来约定第二周择日成行,不料我们的线路设计师老牛感冒了,而且这次感冒的较长,就耽搁了几个星期,接着又是我们几个老哥们的贵州杜鹃花赏花团。绿竹村行程便一拖再拖过去了一个多月。

   周三例行茶话会再次提及绿竹村一事,牛哥亦在,便决定明天去绿竹村。牛哥立即搜索设计好线路:G324-钱东-高堂镇-新圩镇-渔村乡。


   我觉得渔村乡应该有几个自然村,绿竹村的原型地在哪?大家都没底,南粤依稀记得是渔村进去还有一大段路程,具体哪个村子就没问过。一定要有个明确的目的地,不然到时候可能会瞎转浪费时间。

   既然《绿竹村风云》是王杏元写的,搜一下网上有关王杏元的索引肯定能找到。


   晚上打开电脑,果然,查到王杏元的老家就在渔村的寮仔角。我又不放心,想看看寮仔角在渔村乡的哪一个角落。打开百度地图搜索,渔村乡找到了,就是没有看到寮仔角。我想,既然有了“寮仔角”的村名,到当地问一问应该可以找到的,便收拾明天骑行的行装。


   有一段时间没有骑车,又可以参加长途奔袭,可能是兴奋,也可能是打乱了作息时间,晚上睡得不好。


   吃完早餐,终于在六点半赶到集合地。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阴天,虽然有点风,但不算很大,骑行感觉挺好的。

   七点多钟,穿过高堂镇,进入乡间小路,路上的行人少了起来。田间清明时节插下的秧苗是已长出新叶尺许,翠绿可爱。另一边是可以采摘的青梅和刚刚开花的龙眼树,伴着湿润的晨风散发出暮春田野沁人心脾的芬芳,让人陶醉。




  淳朴的村民很乐意大家分享他们自己的劳动成果,南粤摘了一颗杨梅津津有味地嚼着,大明和牛哥怕酸,邹着眉头投降了。我也是怕酸一族,只能却步。


   这条乡道的另一头连接着正在修建的一段省道公路和跨河的大桥。公路末端与S222衔接,是一段三几公里长的碎石裸路。车辆经过刮起的尘土就像沙尘暴般,能见度不到十米。好在已经习惯带上骑行眼镜、魔术巾挡风防尘。


     进入S222,心情舒展多了,车少路宽不晒,很快就来到新圩镇,就在龙门前拍了照已兹纪念。碰巧路旁有个手提东西准备搭车的农妇,牛哥上前听一下,知道前面进入X82县道,还有五铺路,也就是15公里就到目的地。


   穿过新圩镇X080乡道,不远就看见横跨在两座山腰上的八仙山水潭水库大坝,大坝北边便是渔村地界的乡道西渔线。时下正是龙眼花开的季节,漫山遍野淡淡的龙眼花香,纷飞的蜜蜂和采摘青梅的忙碌工人构成一组丰收动画。 

大潭水库


梅林村顾名思义是盛产杨梅、青梅之乡



   沿途有很多青梅的收购站,眼下青梅的收购价是每斤2~2.5元,比去年稍微低一点,应该是今年的收获更好。经当地果农介绍,梅树有青梅、酸梅、乌梅之分。青梅潮汕人喜欢做成咸梅、话梅;酸梅做成梅膏酱、甜梅;乌梅入药。怪不得闽粤山区均有梅树栽种,岁末梅花盛开季节,赏花的游客摩肩接踵蜂拥而来。


丰收的喜悦  

   十点多钟来到了渔村,原来渔村乡政行政编制,下辖若干个自然村。到这里向周围村民询问绿竹村,村民一脸子懵然。好在事前做了点功课,知道王杏元的老家叫寮仔角,打听一下寮仔角便立刻知晓。但村民习惯将它称为寮仔,又称寮星村。查阅地图可以知道村道修至寮星村,便不再继续延伸,进去就是羊肠小道的大山深处。

   寮星村在渔村西北角两三公里处,三五十户人家。解放初期户口人数应该更少,再往前推应该就是一些细房、弱性无法在沿海地区发展的族人来到这深山篮内创业。周围乡民称这一带为寮仔角,可见当年的村子极小极小,当地人习惯称之寮仔。后来觉得寮仔有点受歧视的感觉,就改为现今地图上可以找到的“寮星村”。

寮星村口有一棵约几百年树龄的细叶松,旁边有些稀疏错落的竹丛和果树。我询问一下几个在上面纳凉的长者,想去看看竹林,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复。据介绍近十几年为了发展乡村经济,绝大部分竹林已经改种为青梅、杨梅、龙眼、黄皮之类的果树。

村口榕树荫下纳凉的长者

绿竹村前的的合影


   因为乡民缺乏远景规划,发展乡村经济带来了生态环境的破坏。南粤和椰风当年见到的冰臼和瀑布已经不见踪影,继而改造成一条穿村而过涓涓的小水沟,沟底满是杂物和黑黑的淤泥。椰风当时还感慨地叹“这么好的地方就这样人为地毁掉了,真让人痛心”。


   到绿竹村的初衷是看看王杏元的老屋和笔下的原型地。王杏元的老屋便在最高的山上,两间约十多平米的房子已经全拆去,村里出资正在原址重建,预计年底完工。我想,如果未能复旧,便不再有历史意义,将房子修成时髦贴马赛克的房子那就大煞风景没甚看头了。


   半路上遇见拄着拐杖步履瞒珊的王杏元的大嫂要为我们引路,热情好客的村民使我深深感动。

王杏元的老房子已经全部拆去,剩下的是隔离毁弃的石砌断墙残柱

这位是王杏元的大嫂


   街口有一座钢结构的牌坊,我们在牌坊下面拍了一张集体相,还是一位自我介绍称拿过省里摄影奖项的当地老哥拍的。

绿竹村三个透明钢丝字经过填色才看的明白


   寮星村很小十几二十分钟便转了个圈,包括一座小型已经残破不堪的围屋,围屋住满人。散人觉得现在还住在老屋,说明边区的村民还是比较贫穷落后。我可觉得应是一种怀旧情节,眷恋着几十年过来的坛坛罐罐床几箱囊而已,不可菲薄。

凌乱的围屋








凯旋回归的路上


回家休息途中大家忘不了做一段拉伸运动

   时已届午,也是午餐时刻。要到新圩镇打尖还有近二十公里左右路程,因此决定就近在渔村歇午。路边左拐就有一间小食店,行政部长兼财政部的散人安排菜单。我们几个偷闲烧水烹茶。虽然几样都是家常菜,但烹调的手艺还是不错,招牌豆腐很香,菜非常鲜嫩。盛饭的海碗特大,我狼吞虎咽还是无法把整碗饭给吃完。这一餐还是我参加长途骑行以来胃口最好的一次,不忘点赞。


   回程时牛哥露了一手,硬生生把一大段拐角切掉,从一条山间小路穿越而过,足足省了好几公里的路程。南粤08年走了一趟180公里,今天全程才164公里。


   很久没有骑车,今天真的有些累,两条腿沉沉地,两支手臂也有些酸痛,要不时更换位置和姿势。我们队里特强的老司机老张一直在我旁边陪骑照顾,其他老哥们也走走停停等着我,真的感受到“相互守望,同骑同乐”团队精神。


   到了樟林古港,我突然想放松一下,走私进去看看近年来重新修葺的新兴街,便吩咐老张先走,老张很不放心一直坚持要陪着我,我怕拖后腿便再三叫他先走。


新兴街髹漆一新,街道也很清洁,还有高挂的红灯笼

古时候江河管理的乡规民约,立碑晓民,也是一种有效管理手段。

古时候红头船漂洋过海的地方


门外的古码头

在小河边浣衣的农妇,可能会发生洗涤剂污染哦

   新修的古港真的变了样,新兴街髹漆一新,街道也很清洁,未见着前次邂逅健谈的老姨。河边的码头的梯级中间装上脚灯,给夜间休闲的行人带来方便。码头左侧的两块碑刻装上了玻璃罩,减少了风吹雨打的损蚀。小河边有妇女依着农村习俗还在河里浣衣,如此风景已是很少见到的。


   五点钟来到外砂镇,见到一间咖啡店便进去坐一下,叹一杯咖啡,伴随着轻软的提琴曲静静地悠闲地看着最新新闻,何等惬意。

美美地享受一下咖啡和音乐的时光


回家的路上,外砂河畔还可以欣赏到如此漂亮的树花

六点钟多钟,回到家里,活动圆满结束。


 
 本文照片由老烟、牛哥、南粤、大明、老张、散人提供,谢谢!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