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州观雪

视觉蓟州 2018-12-13 11:57:32

        大雪节气临近, 说话就到年底了,人们盼着初冬的第一场雪。

        由于爱好摄影,我对雪的期盼更甚。于是,关于雪的文字不时在眼前跳动。 

        我想起一代伟人毛泽东的《沁园春  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我想起了不知哪位写的一首打油诗(据说是一位帝王写的):大雪没瓦垄,江山成一统,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我还想起一首歪诗:天上一阵黑咕隆咚,好像白面往下扔,坟头倒有馒头那么大的个呦,井是大窟窿。

       雪是大自然的馈赠。寒冬里,一场大雪,隐去了冬日的萧条与肃杀,使整个世界变得冰清玉洁。

        我小时候就喜欢雪。我喜欢到被大雪覆盖的花生地,循着田鼠和乌鸦的脚印,捡拾那些它们发现却没享用完的花生。雪后,我喜欢到池塘去跑冰,拿一把笤帚,在冰上扫开一条缝,就是一条跑道,池塘里荡漾着欢声笑语。上学以后,我喜欢到雪地里背书,听着沙沙的落雪声,不知怎么回事,平时念10几遍才能背下来的课文,在雪地里念三两遍就背下来了。我更喜欢在雪地里与同学开玩笑。我读高中的时候,是学校文艺队队长。一个雪天的晚上,排节目散了以后来到宿舍前,我指着一个水泥乒乓球案子对一个爱抬杠的同学说:“你不是能耐吗?你到这个案子上去,我喊你三声,你不敢不下来。”那个同学说:“没那事儿。”于是,我连续喊他三声让他下来,他连说三声不下来。我做了个手示,让大家进宿舍,马上息灯“睡觉”,20分钟后,那个同学大呼上当,跑进宿舍。

        ......

       退休以后,我更喜欢雪了,每逢雪天,我都和老哥们儿们背着相机去疯跑,盘山、长城、八仙山、梨木台,只要我们想到的地方,就一定去,拍了一大堆片子,发得哪儿都是,愉悦了自己,宣传了蓟州。

        不啰嗦了,看看我拍的蓟州的雪景片子吧。

        

1、盘山雪景

2、盘山雪景

3、盘山雪景

4、黄崖关雪景

5、黄崖关雪景

6、黄崖关雪景

7、梨木台雪景

8、梨木台雪景

9、梨木台雪景

10、八仙山雪景

11、八仙山雪景

12、八仙山雪景

13、独乐寺雪景

14、独乐寺雪景

15、翠屏湖雪景

16、翠屏湖雪景

17、翠屏湖雪景

18、州河湾雪景

19、州河湾雪景

20、毛家峪雪景

21、毛家峪雪景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