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丨儿童文学里的别样八仙

金牧场文学社 2019-03-14 09:53:29

所期就金液,

飞步登云车。

愿随夫子天坛上,

闲与仙人扫落花。

这样讲述
仙故事



10月21日晚,《八仙的故事可以这样讲》讲座在25幢105教室顺利举办。人文学院副教授常立老师作为本次讲座的主讲人,给同学们分享了儿童文学创作的心得以及八仙故事的写作过程。



为何讲八仙故事

我觉得还缺一些东西,还应该以其他的更符合读书人的方式存在。

文字和童话要相互辅助、相互支撑、相互补充。
只要一个朦胧的感觉和一个强烈的兴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和努力。


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

亲见安期公,食枣大如瓜。

中年谒汉主,不惬还归家

朱颜谢春辉,白发见生涯。

所期就金液,飞步登云车。

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






关于仙人

李白对仙人的看法带有一定的现代性和价值。

我们现代人对神仙的看法:稍纵即逝的短暂的美味、长生不老的永恒的追求、对多元精神的渴望。



关于创作规则

一、活的人物

增加爱好,增加个性,增加细节。

二、现代的儿童观

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观,它不是成人对儿童的训诫,而是成人和儿童的交流对话,它是对儿童的致敬、模仿。

三、真实与想象

文学的认识论提供的是另类知识。

我将真实的钟离眛,真实的钟离权,真实的史实,和我的想象结合起来,传达出我对神仙的态度,我对个性的态度。

四、故事间彼此的关联

我们的故事可以独立,但是人物的个性又是一致的。




关于文学创作

童话书是最近几年在中国尤其是大陆,越来越火的体裁。

创作者的自由,是写故事十分美妙的地方。

故事就是在不同的讲述中不断地复活,不断地重生,不断地代代传承。

在个人讲述的时候,可以讲出自己的个性来,讲出自己对世界的理解。

我们不是拿着一个古老的经典故事,把它当做圣贤之书供在这里。

END


再会

做张桌子,需一朵花,这是儿童文学。

飞步登云,驾临东海,这是八仙故事。

相濡以沫,相忘江湖,这是满心期待。



文字|金小圆

摄影|范剑波

编辑|金小圆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