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原生态少数民族地域孕育的新文化现象 —— “野生”生态下的贵州美术

贵州新美术现象 2018-10-08 09:44:20

贵州新美术现象文献展(一)

【引言】“野生”生态下的贵州美术却一步步走向国际艺术舞台


 “ 1985年,对贵州美术界来说,这一年有着特殊的意义。正当贵州经济沉寂之时,贵州文学,美术却开始走向一次辉煌的崛起,这就是在当时令美术界惊叹的贵州美术现象。




        
上世纪80年代,一批贵州美术家冲破地缘阻隔,将贵州独特少数民族、民俗、乡土文化等为题材的艺术创作带到北京,并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引起国内外关注,随后又被称为贵州美术现象——这是老版本贵州现象




     30多年后的今天,由80后艺术家陈顺林及Culture  Sower学术平台,组织的一批贵州新青年艺术家,开始了贵州新美术现象呈现在国际艺术交流的平台——Culture  Sower,作为一个学术性的课题展开。这绝对是的民间学术体系,也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团体,其作品不仅仅呈现贵州独特少数民族、民俗、乡土文化等,还有与国际前沿绘画相媲美的绘画作品。

 

这是第一次贵州新美术现象的发起,本次发起艺术家十位,获得以下成果.

20165月至20175月推出的贵州青年艺术家受到业届的肯定,点击率上百万。

20165月陈顺林获得北京东岳美术馆无中生有新水墨邀请展。

20169月法国北部省邀请陈顺林百年寻根新水墨展,与林风眠先生的作品同馆展出,并获得法国文化部授予勋章。

20169月法国北部省邀请崔姗姗遮蔽的真实油画展,并获得法国文化部文化使者称号。

20172月法国巴黎市政府闻鸡起舞邀请展,获得法国巴黎市文化部市长兼国家议员充分认可。




201777日,正好是中国人民共和国七七事变80周年纪念日,贵州省由青年艺术家陈顺林(号:一道),聚集50多位青年艺术家研讨贵州“野生“生态下的贵州新美术现象,这是第二次阐述贵州新美术现象,这次的主题非常明确,去掉假大空的头衔,让艺术最终、最后、以作品说话!同时讨论贵州—“野生下的文化艺术如何生长,呈现在边缘的山区,艺术家以什么信念去进行创作,让你真正去理解艺术,去了解艺术。

而不是盲目的去看到那些天价画家的数字,艺术原本来源于生活,不一定是高于生活,或许你没有看到低于生活的一部分,现在我们就给你看艺术家如何真实的呈现自我

——20177月陈顺林写于贵阳


青年艺术家简历

田伟,男,1988年出生于贵州铜仁


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贵州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会员

贵阳市南明区美术家协会会员

2014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获学士学位

2017年毕业于贵州大学美术学院(版画方向)获硕士学位

参展获奖简介:

2013年参加“第六届贵州省青年美术作品展”

2014年参加“穿越地平线——西部民族版画展”

2015年参加“版痕印迹第五届贵州省版画学术探索展”

2015年作品《洪荒之力系列》参展贵州省格凸河写生作品展

2015年作品《小世界·大梦想》入选第十六届全国藏书票暨小版画艺术展

2015年参加“第七届贵州省青年美术作品展”入选

2016年参加北方印记-黑龙江省版画邀请展获奖作品全国巡展暨贵阳联展 特邀

2015年参加“图云关红十字杯”贵州青少年书画大赛荣获三等奖

2015年参加贵州贵安新区”情深梦美·贵安山水“首届绘画艺术创作大赛荣获新秀奖

2015年参加“中天·未来方舟杯”颂祖国、爱家乡,共筑中国梦全国美术、书法作品网络大赛中荣获优秀奖

2016年参加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红色乌江·音画沿河”贵州省美术大赛荣获二等奖

2016年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首届贵州青年美术双年展荣获三等奖

2016年作品《游走在乌江边》在贵州省“全省大学生绘画创作比赛”获一等奖

2016年在“中天未来方舟杯”贵阳市社区群众书画比赛专业组获一等奖

2017年作品获“第四届虚苑版画创新奖”优秀奖

2017年作品《朝·圣》系列参加艺术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

2017年作品《游走在乌江边》入选“2018·波兰罗兹国际版画双年展”

2017国际艺术设计大赛荣获优秀奖

2017年获贵州大学“优秀毕业研究生”荣誉称号

2014——2015学年获贵州大学硕士一等奖

2015——2016学年获贵州大学硕士二等奖

文章《论德国表现主义的文化原由》在《今日文坛》刊物发表

参加活动:

2015年参加版痕印迹第五届贵州省版画学术探索展学术研讨会

20166月以贵州画院特聘画师,参加贵州省美协、贵州画院万山写生创作基地揭牌仪式

20168月以今日文坛成员参加 《音乐时空》双年期刊奖、福泉城市形象歌曲征歌颁奖暨贵州《艺术评鉴》创新研讨现场会

2016年参加书籍《文化贵州三部曲》第三部《柔性贵州》访谈者

 

青年艺术家田伟的创作工具


工作室作品照片

 


艺术家个人工作室呈现


 

 

 

 

 作品及阐述:


 

 

作品《游走在乌江边上》中的女性和男性呈现在抽象与具象之间的身体形象,有的手脚和面部都消失了,他们很少占据任何有意义的空间环境(例如房间)但是却稳稳的站立在画面上,而这个画面本身也只不过是一个仅仅由一种或两种颜色组成的抽象的平面而已,然后塑造出抽象与具象之间的人物形象。作品主要表达了贵州乌江人民的劳动与生活,勤劳、质朴和单纯。

作品以梨木作为材质,根据材料本身的属性和自然形成的形状(似鱼的形状)进行加工处理,这里并不是因为像而选,作品用“鱼”的形象不是毫无根据,它是一种莫名的契合,“鱼”是一个吉祥并且生动的素材,特别在中国寓有“游刃有余”、“年年有余”等之吉意,象征幸福、繁荣、喜庆之意。而作品的“鱼”非彼鱼的个性特征,表达“鱼”本身个体存在的价值。这种个性化的“鱼”并非只是那一条鱼的重现,是运用脱离具体环境的“干鱼”隐喻现代生存状态里的人,这条鱼脱节了原本自然属性的空间,不就是现实生活物质化的“人”的形象吗?我塑造出的是繁华都市所形成的烦扰与孤立、喧嚣与寂寞等普遍性与隐私性的磨擦与比拟。鲜活的鱼虽然让人怜爱,但外表干煸,犹如一条死鱼的鱼更能让人警觉。


让观众看到后对生命状态的设想,让真实的“丑”显现出生命背后的深意。现代工业主义、商业主义对人精神造成的虚无、脆弱,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的外在与内在的对立,鱼干枯,精神的干枯、机械的外表,反映的是人的思想的异化。这个“鱼”危在旦夕的,干枯的精神环境,引发其精神上窒息与死亡。画面一分为二,鱼的上方靠近脊背部分正是人们想要的生活和通往的地方,单纯的人类生活。鱼的下方肚子部分是许多小蝌蚪毫无序的碰撞,不正是生活在当下人们的折射和隐喻吗?画面中似像几何图形的元素正是来源于康定斯基的点线面原理,比如画面的山、农作器具等都来源于此。鱼尾部用一条拉链似把鱼尾分离开,这条拉链又像是通往人类精神向往的地方,却又是社会的一把枷锁,想要达到目的,就得放下眼前的“权利”和肩上的“徽章”,那么所谓的枷锁便是通往彼岸的桥梁。

圣·山

 另一个“我”

《圣·山》、《朝·圣》系列另一个“我”

“我”尝试着把表现主义的张力与抽象主义的形式美的手法借助于生活中这些赋予“我”特殊情感的事物给描绘出来。然而作品的深度绝对不止是个人情感的抒发,“我”需要画面通过表现主义的手法达到一定的张力与表现力,从画面的角度看,好像一些没有头发的和尚(光头)在商议什么事,几经周折地想要得到什么,是精神(这里的精神是一个向往远方的追求)上的安全,还是物质上的满足,正是展现人物性格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表现人物渺茫与固执的灵魂,耐人寻味。

朝·圣系列1

“我”选着“光头”作为画面的主体,绝非偶然。生活在当下的人就像迷雾中走失的灵魂,承受着窒息的危险,不断遭遇到某些无形的阴暗的力量的威胁。精神的黑暗、愚昧、不安、恐惧笼罩着他们所生活的世界。那惊恐万状的意识、迷失方向的感觉、没有向导的状况,正是画里影藏的东西。作品中的“光头”是具有客观的现实意义。

“光头”有两从意思,一是表相(明指)佛、神灵,是人内心被掏空后,想要获取的心灵安慰。表相是空洞、虚伪,精神上的盲从、混乱,人们在向前、向上发展的过程中充满了烦恼、痛苦、不幸和磨难,到达一个阶段以后,一只隐藏着的黑手又设下新的障碍。仿佛这些蔑视肉体、崇尚精神,为精神而劳作的肉体存在是有什么内在的价值。“光头”实相精神虚无,物质化的寄托,找不到方向。(暗指)又指向当下的拜金主义、拜物主义,当下人们为求利益的得失,竞争愈演愈烈、这日益的物质化。无数人为取得通向顶端的位置而在他们已经获得的领土上层层设防,却不知道最后防的是“自己”(不是肉体,而是精神)。画面结构的各种因素的调和与冲突,组合的技巧,含蓄的、外露的结合,几何形状或非几何形状的作用等都是为画面的构成起作用,传达我本身的意图,也是更深层的精神湿润。“光头”这个普普通通的词的某种用法,可以加强一种悲伤或失望的气氛。

朝·圣系列1

 

整个画面呈现出来的人物形象无疑是“自我”内心的另一个写照,其实看到他们就像触碰到了内心的“自我”,心中的情绪千丝万缕却又是那么的规规矩矩,典型的外表下却流露出内心坚定的目标。其实也是借着他们的“形象”来触碰一下灵魂深处的“自我”。从我接触版画伊始,就醉心于抽象主义形式美与表现主义张力的黑白木刻,它的画面是如此的具有形式又具有力量,能够直入人心。这个系列的作品也是在探索抽象主义形式美上的一部分黑白木刻,我喜欢通过画面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那份最真的感情。我们八零后生长于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人们把重心都一边倒向了经济却淡漠了思想与情感的意义。社会变得浮躁、荒诞无味,自己总是感觉到身边总是那么多的人,那么的近、那么的热闹,可是又觉得那么的虚无遥远,心里那么的孤独。

《朝·圣》系列其实也是我洞察了对周围物、对周围事、对周围人的一些看法与思考,然后加以提炼出来的一些人物形象,然后通过这些光头的形象表达了出来。也有很多的师长朋友看到我的作品后会说到:“这些个光头看起就好像一个人,一个内心焦虑不安的人;却总是忧郁茫然的人,找不到着落,漂浮不定。”甚至还有人说,这个光头简直和我有着那么多的相似之处,不是外表,而是你现在的生存状态,每当我听到这些言论的时候,我总是无奈地一笑,这个笑是因为我知道观者已经走近了我的作品和“我”本身。这些我刻画出来的光头们,何尝不是“我”另一个自己呢!然而另外一个“我”,又何尝不是亿万个生活于当下杂乱、混沌的城市里困惑迷茫、而又充满了对生活美好的想象和向往的我们那一代人的一个缩影呢?

 

朝·圣系列1

 

 

 

 

其它作品:

剩下的故事系列

     


戏之声



 


学术点评:

         作为一个青年艺术家来说,田伟算是一位“早熟”的青年,“早熟”是因为他的作品里带有对地域的思考,对生命以及“性”的追问,这样思考后呈现的成果,让一位青年画家拥有“探索的工具”!

                                                 ——陈顺林(贵州新美术现象发起人)




 

合作伙伴:

 

 中国焦墨焦彩艺术研究院

  Culture Sower学术平台

 陈顺林工作室—微博




一道净茶<纯天然野生茶>


扫一扫  (购茶)


 



线下互动:

如对连接中任何一张作品中意,可以直接购买,并由Culture Sower学术平台与“贵州新美术现象”组织委出具鉴定证书。购买请直接给公众平台留言。




文:陈顺林工作室

 

Facebook: Culture Sower

 

Twitter:      Culture Sower

 



贵州新美术现象:

文化学术的平台,旨在打破贵州的“边缘文化”,寻求国际文化的融通。

以文化学术研究为主体,项目交流为辅,共同推进不同文化的共荣。

 

                                                研究 交流   分享



  扫一扫         带你走进“多彩贵州、野生生态下的文化体验”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