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那流逝的青涩年华:六岁时的壮举

太原道 2018-10-10 10:25:26



二十八、人生初次历练

    

母亲回忆说,她坐月子时,我经历了一件事情。

我以为那件事情,对于一个六岁小孩儿,可谓影响深远!

 

母亲回忆说,她当时隔着外间屋窗玻璃,看见在院里,我抱着自己一叠不下五本小人书,坐在了我家窗户对面邻居家门前台阶上。

对门邻居是双职工;整天锁着门。门前台阶就经常有小朋友玩耍——小女孩儿玩过家家和小男孩玩拍洋片(赢取小画片的赌博游戏,手掌拍在上面一起一落、借助空气使其翻身)


 

开始时,母亲怀抱我大弟弟哺乳,一边就隔着窗玻璃欣赏她的大儿子。

我那时看小人书很入迷;尽管已经都看过无数遍,封面封底都翻烂了,但我还是一页一页细细揣摩。阳光照在我身上,我一动不动,全副身心沉浸在故事情节意境中。

母亲说,她那时就想啊想啊想啊……这孩子,长大究竟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当我在台阶上坐了好久,把不下五本小人书都一页一页翻看完毕正要站起身回家时,忽然一个叫做靳小宁的同龄孩子,闪现在我面前。他手上也抱着自己的一叠小人书。

母亲说,她隔着窗玻璃、就见靳小宁跟我商量什么。随后靳小宁紧挨我也坐在了台阶上。

马上,母亲看见我把怀里自己的小人书,全部送到靳小宁怀里,这样,靳小宁眼前就拥有了我的和他自己的一大叠小人书。

靳小宁并没有像我一样把他的小人书送到我怀里,而是把我的小人书叠压在他的小人书的上面,这让母亲十分纳罕!

 

母亲说,她当时很纳闷;但见靳小宁一本一本仔细翻阅我的小人书,速度很快。

我则两手托下巴呆呆坐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大弟弟在母亲怀抱睡着了,母亲轻放下弟弟,再给盖好被子,然后继续隔着窗玻璃观察我和靳小宁。足足过了20分钟!母亲见我很有耐心,一直陪坐在靳小宁身边。

靳小宁一直很仔细地看我的小人书,直到五本小人书全部看完。

突然,靳小宁跳起身将我的小人书全部扔在地上,抱着他的小人书逃掉了……母亲说,她后来就看我一直站在台阶上,手背抹眼泪……

 

许多年过去了,事实上,我对那场“背信弃义”记忆犹新。

靳小宁跟我商量好,他先看我的小人书,然后,让我看他的小人书。但当他看完我的小人书,我却最终没有能看成他的小人书。在当时,我先是气蒙了,随后就痛楚得想歇斯底里,最后,就只剩下沮丧,感觉世界一片黑暗!

 

许多年过去了,尽管有过遭遇背信弃义经历,但其实,由于我的本性,在与人交往中,依旧总是缺乏足够的警惕!

 

的确,后来的岁月,尽管我头脑清楚,道理明白,但与人交往得到的评价,就总是憨厚二字,意思是说,我的人生交往,总在不断遭遇形形色色的靳小宁!

 

靳小宁一家,后来从我们院儿搬走了。

我又遇到靳小宁,是在家门口太原九中上高中,我在高五班,他在高三班。


刚入学,在校园,我一眼认出是他,但他与我打照面,却早已经不认识我。

经历高中生活,在学校,我注意到靳小宁篮球打得好,就像长臂猿;双臂展开比一般人长,手也大,抢篮板上篮投球都占有很大优势;是一个优秀前锋;双边锋配合突破上篮,成功率很高;他见人笑眯眯的,非常和蔼。

 

又过若干年,我成人成家,响应党的号召,一改胸怀共产主义理想而为一切向钱看以顺应时代(那年山西省太原市有红头文件,鼓励机关干部“停薪留职”下基云云),也冒冒失失办理“停薪留职”、下了“海”,开始在商海搏杀。

 

在魑魅魍魉的生意场上,我偶遇一位女士。

我本期望与她“合作双赢”,却因为商海叵测,最后我与她锱铢必较,搞成了非洲塞伦盖蒂国家公园荒原上,身处食物链底层的一群鬣狗之间你死我活的争食……

结局是,我牢牢“把握事态主动权”,大大“宰”了那女士一把,赚到了盆满钵溢的金钱!

后来,偶尔我了解到,那位女士的丈夫,竟然就是靳小宁,这叫我惊愕不已!

 

——牢牢把握与人交往的“主动权”,这是经历无数次历练,我后来确立的为人处世基本准则;一旦看清楚自己陷入了“被动局面”,果断出局,认赌服输,以使损失“最小化”则是上上策。

再就是,我悟到一个道理,在与人交往过程中,自律,“把握公平原则”,尤其重要!

 

“待人,要有一颗热不哒哒的心”,这是母亲毕生教导我反复说的话。

“为人两肋插刀,肝脑涂地。”这也是被燕赵大地孕育教化侵浸的父亲,用行动对我的鞭策。

 

是的,其实秉持“把握公平原则”不怕尔跟我玩“小聪明”;更不怕“愚民政策”,比如欺诈豁免的多少银行、多少团体、多少企业对职工、多少领导对待下属和群众、多少地方政府对待老败兴……不过,一旦被“善良”识破,那么对他们的“反击”,就是毁灭性的!

 

“尔待我不公平,尔就是我的敌人!”

以上这句无名氏“现代法治社会准则和待人格言”,我毕生牢记!


不过,我忽然又想起一首歌,那佛光境界像一万颗太阳一般的炫目逼人,使我不禁缩渺得如同孑孓、蜉蝣、虮子……不由得五体梦幻般匍匐于地,勿敢仰视——歌词如下:

 

感恩每一滴水,

它把我滋养,

感恩每一枝花,

带给我芳香,

感恩每一朵白云,

编织我梦想,

感恩每一缕阳光,

托起我希望……


感恩父母,

给予我生命,

感恩老师,

教会我成长,

感恩帮我的人啊,

使我感受善良,

感恩伤害我的人,

让我学会坚强,

学会坚强……


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

感恩的世界和谐美丽,

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

感恩的世界有我有你……

有……我……有……你……

 

——对,这首歌叫《感恩》,作词/正兴法师;作曲/王胜利;演唱/钟丽燕。

眼下,我做为御用山西省干部合唱团成员,和歌友在歌厅K歌,这首歌是被普遍喜爱常常吼唱的。

于是我当然要祝福而今已界花甲之年的靳小宁,再上几个时髦“微信”式“图标”——真诚地“握手”“握手”“握手”“咖啡”“玫瑰花”……


……而当那时六岁的我,眼泪汩汩烧过面颊、最后一颗一颗、聚在下巴尖尖化为血珠儿摔在地面,被大地母亲抚慰……我也终于完成了一节社会必修课,接受了生活洗礼,开始早早踏上人生成熟世故之路。



二十九、六岁时的壮举


在键盘上打出本章标题,随即一首歌曲童声独唱《小草》,萦绕在耳畔,叫人慨叹:


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从不寂寞 从不烦恼

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从不寂寞 从不烦恼

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



——是的,谁都有婴儿期、幼年期、学龄前儿时的壮举,爸爸妈妈都记着呢!


母亲还在坐月子,那时,年仅六岁的我,干出一件大事拖回家一棵树(今天,作为独生子女的六岁小朋友应该也能够这样做,只要爸爸妈妈给他们机会)


母亲坐月子不敢出屋门;从院里进家门先是厨房,没有挂布帘子,但厨房通外间屋的门洞,却挂起一道棉门帘,并且在门帘朝外的位置,还缝了一块二指宽、一尺长的红布条。我问:

“爸爸,为什么门帘上缝红布条?”

“为了提醒院里的阿姨,不准随便进咱们家。弟弟要长大,必须好好睡觉,不允许别人打扰!”父亲回答。


那天,按母亲的吩咐,我去接妹妹回家,刚刚走到院中间公用水管位置,就见院里的小朋友叫作赵拴马的,还有刘大明、景彪、施志刚等几个哥哥,呼啦啦纷纷经过我身边,嗖嗖地往院大门外跑蹿……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几步把妹妹拽回家、塞进门帘内,头也不回也奔出家门、又奔出大院门来到大街上!

“咦,怎么……不见了所有哥哥们的踪影!”我很纳闷。

他们都到哪去啦?有什么急事吗?


那天正好刮大风,昏天黑地、天地一片惨黄(应该就是今天的沙尘暴)……

(以上为美国凤凰城沙尘暴、非洲撒哈拉沙尘暴、澳洲沙尘暴、中国青海东北沙尘暴)


在坝陵南街马路两边,洋槐树上的干树叶,就下雨一般纷纷卷到马路上,又一片片黄叶子、绿叶子翻滚着,挤挤擦擦……重新飞卷升上了天空……


我在丁字路口西北角、木头电线杆子下面,呆呆站立了好久,搞不明白,哥哥们都去了哪里?


我站一会儿有些泄气,正准备回到院里,忽然,就看见赵拴马哥哥,正拖着一棵树苗,钻出黄沙天……出现在马路牙子边。


赵栓马哥哥比我大两岁,那一年他八岁。

当他奋力将一棵树苗直拖进院里时,我也跟进了院子。


我一扭头,又见刘大明哥哥(比我大三岁)、景彪哥哥(比我大两岁)、施志刚哥哥(比我大一岁)等,也各拖一棵树苗,进了院子……


我忽然着急起来,感觉自己吃了亏。

我灵机一动,问清楚他们从哪弄的树苗,立刻,转身重新奔出了大院门……


原来,那天下午下班时间快到,当时,驻地在公安北城分局(今天的杏花岭区公安局)西侧一条叫做裕德里小巷内的坝陵桥公社(今天的坝陵桥社区),大卡车就拉回一批杜梨树苗(又名棠梨,落叶乔木,果实圆而小,味涩可食.是嫁接梨树主要砧木)



而在那时,太原市正进行“秋季城市植树绿化运动”。


在杜梨树苗卸到坝陵桥公社四合院内时,下班时间已经超过,所以,职工们一卸完树,就都急匆匆下了班。

 

不知什么缘故,那一天,传达室老爷爷,也不在院里。

我断定,就因为出现这个空档,叫赵拴马、刘大明、景金彪、施志刚等把握机会,各拖走了一棵杜梨树。


也非常凑巧,当我顶风沙,先气喘吁吁经过北城公安分局深深的圆门洞,又拐进窄窄的裕德里小巷,再拐进驻有坝陵桥公社、更窄的小巷死胡同,最后来到尽头,登上左手几级台阶、进入公社四合院,同样是依旧是空无一人,传达室老爷爷,不知去向!

我不加思索,当机立断,跳下台阶、到院中间,就从一堆小树苗上去扯其中一棵树苗。我那时头脑清楚,似乎非常有经验;一点儿不吃亏;所挑选的一棵树苗,根系特别发达。

 

许多年后回想,那时六岁的我,根本也没有什么体力,手臂上也没有劲儿,怎么就能使树苗与树苗叠压,枝杈与枝杈咬在一起的一棵树苗、分离出来呢?

杜梨树,树形类似于枣树、酸枣棵子,那枝杈与枝杈咬得很紧。不过,最终我还是拼命到手一棵杜梨树,多么高兴,多么得意,多么彪悍!


母亲回忆说,她当时在家,见我把妹妹送回家扭头又跑掉,也根本没有在意。没料到那一天,我家门口,竟然竖起一棵将在未来硕果累累的大树!


——先前我把那棵在当时树干仅核桃那么粗的小树苗拖回家,下一步,该做什么脑子一片空白。

但无论如何,这是我的战利品,我必须拥有它,这样想着,就首先把小树苗往屋门内拉扯,但树身曲里拐弯,费好了大劲儿,也没有弄进屋,最终,树身一半在厨房地上,另一半伸在院子里,我也放弃了努力。

接下来,我奔到院子深处、去各家了解其他小朋友怎么处置他们的战利品。

——是的,许多年以后回忆,那一次,我们院里的小朋友,的确偷了坝陵桥公社院子里的杜梨树苗10几棵!


——我绕了一圈儿,最后,在院子公用水管儿旁边赵拴马家的屋门口,停下脚步,开始观察赵拴马的爸爸,是怎么栽下树苗。


首先,我被赵拴马哥哥“选”弄回家的树苗,大为折服!

他选的树苗,树干比我的树苗树干粗三倍,且笔直伸向天空。整个树形,包括一根主枝、三根侧枝,匀称分开,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树冠。

相比对,我拖回家的树苗,树干细不说,还是弯曲拐弯儿的。伸向空中的一根主枝,歪歪斜斜;侧枝则在主干的腰部,仅两根,那其中细细的一根,仅有大人手指头粗细,跟主枝非常不搭调!


我见拴马爸爸脱掉外衣,仅穿一件胸前印有“环卫”二字、背面一个大大白色“5”号的两股筋红背心,露出他细细白白的臂膀,开始挥铁锹挖树坑。


赵拴马的爸爸,是市环卫局的会计,个子1.9米高,瘦瘦的,不好看!

赵拴马的妈妈,是家庭妇女,个子却瘦小得可怜,身高仅1.45米,感觉就是他爸爸身高的一半,平常相随出进院子,我总觉赵叔叔阿姨俩口一高一矮别扭!


那时,我喜欢到他家玩耍;赵叔叔阿姨俩口儿的好客毕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任何时间,任何小朋友,都可以闯进家……

那时,我总见赵叔叔鼻子上架一副眼镜,眼珠子溜圆儿,总是从琥珀色镜框上面看我。他盘腿在小炕桌上记账,文质彬彬的。

但眼下,赵叔叔变得十分粗犷!


他先在地面扣一个洗衣服大铝盆;作为参照,就用白粉笔,沿洗衣服盆边缘在地面完成了一个正圆形。

拿掉洗衣服盆,随后,他一口唾沫吐在手心,手掌搓一搓,就开始紧握十字镐,高高举过头顶……一下下猛砍地面……又换成铁锹挖土……

赵拴马哥哥则一直站在旁边观看。


我注意到赵叔叔他挖的树坑,圆圆的、垂直向下一般粗(后来,上了小学,我有了描述它的词语——空芯圆柱体)。


接下来,拴马作帮手,父子俩把树苗、垂直探进树坑——他家离水管儿最近——立刻拴马把满满三洗脸盆水,都泼到了树坑里。

最后,父子俩各挥舞一把铁锹,把土重新填进树坑,再用脚踩瓷实,还在树坑、一圈都竖着紧挨围上了整砖,一半埋在土里,一半伸出土外、形成齿状围栏;接下来再浇树,绝不会溢到砖头外面。


赵拴马家的树栽起来了,阿姨也出现了,她端到父子俩眼前一大碗白开水。

拴马和他爸爸撅着嘴巴,轮着喝。

拴马喝过水,立刻又到水管儿上接一洗脸盆水,浇到树坑里。



满满一树坑水,似乎往地底下渗透得很慢……至此,我学习拴马和他爸爸如何栽树,也告结束,马上转身奔回家开始身体力行……



三十、梨树


没有任何人围观,也没有任何人帮助,更没有人取代我,那时仅仅六岁的,非常有心机,首先在自家门口、通过目测,丈量出我家和玉珍姨姨家门口之间总距离

然后用一根三寸长洋铁钉子,画出一条我家和玉珍姨姨家的分界中线。

接着,我又以分界中线为依据,朝我家方向退回近一米距离最后靠近我家屋门一米距离处为圆心,也扣上我家洗衣服大铝,画出一个正圆……我那时小小六岁年纪头脑清晰,拥有严谨的模仿力,今天看来,实属罕见!


去拴马哥哥家,跟赵叔叔借来镐头,但根本就挥舞不起来;大山一般的沉重!

我只好用后来成了我大弟弟的宝贝的那把考究的长柄小铁铲,以及竖立起来超过我个头儿的、父亲平常打煤糕,夜里抵门的大铁锹,交替使用、挖树坑浑身汗水湿透衣衫。


断断续续,天阴着,总是席卷着西北风。

一阵阵风沙扑到我脸上,把我变成一个泥猴

 

终于挖好树坑,尽管根本达不到“圆圆垂直向下形成一个空芯圆柱体”的标准,但我也非常满意。

我同样是首先往树坑内浇几盆水;再抱起树、探进树根……尽量使树干处在中心位置……先培少半坑泥土……再进一步矫正、使树干完全立在树坑中心位置……最后,我把剩余泥土都填进……


我没有能力像拴马家一样围一道砖围栏,就只好用泥土做一个一圈儿堤坡矮矮的树坑。


到天黑时分,我拖回来的树苗,已经矗立在夯实泥土的树坑里,枝杈直指昏黑天空……最后临收工还又从院里公用水管上接回一盆水浇到树坑里……一抬头见父亲推着他的英国老三枪大链盒自行车进了院子,来到家门口。我家屋门距离大杂院门洞并不远。

 

父亲手扶车把,呆在那里,一脸惊愕,皱着眉头,又醒一把鼻涕,掏出手帕一边细细擦拭,一边望望树苗,接着又敛着下巴、表情夸张直瞅我的脸!

“爸爸,我种下一梨树!”我张开两只脏奔到父亲身边,欲往父亲怀里扑……

“瞧瞧瞧,脏的……”父亲本能地倒退一小步,鼻梁又皱起……最后站稳脚,立稳自行车就去解车把上捆扎的一个手帕包。


父亲一嚷嚷,我自然理智地不再往父亲身上贴——如果我是一只小京巴,这个时候,就肯定是尾巴沉着地摇摆,歪歪着头,分析判断主人的意图。


在我记忆中,父亲下班回家常常要买一点什么好吃的。那物,总他的一方旧手帕兜,四个角结死扣绑在车把上;或者三两五香花生米,或者10块豆腐干,或者10几颗大枣,甚至有一次,还包回家一只炖熟的油淋淋的整猪手。

我记得清清楚楚父亲那一次,用旧手帕兜回家的是一包古巴糖(我从小没有红糖的概念,认为红糖就叫“古巴糖”。长大一点儿才注意到了,市面上分为古巴糖和红糖两种,前者卖相呈咖啡色,后者呈褐红色。不知从何时起,古巴糖在中国市场上绝了迹


父亲从车把上摘下手帕包,首先从手帕缝隙内出一大块糖,叫我张大嘴巴……我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迅捷地大张嘴巴一口就几乎叼住父亲捏糖的两根手指;最后把糖,全部含在了嘴巴里接着我就着的两手手心、也接住了落下的糖末。我再伸舌头就把手心上的糖末连同泥土,都了一个干净


“给你妈妈买的,喝古巴糖(红糖让你妈妈有更多奶水弟弟吃得饱饱的,长得快快的……”父亲说到这里,我接上一句:

“和爸爸一样高。”

 

“对对……这小子。”父亲诧异我、抢了他的话头。

 

最后我接过父亲的手帕包小心慎重捧着兴冲冲跨进屋门的。


晚饭吃过。

月高悬。

刮了一下午风,但到夜晚已经一丝风都感觉不到了。


我和父亲重新又来到屋门外。我学父亲,我们俩都双臂交叉胸前,就着星光,仰脸仔细审读我树。

 

“这是一棵杜梨树,没意思。明年春天需要嫁接。爸爸会让它变成一棵品种优质的酥梨树!”

父亲拍胸脯这样讲,我当然深信不疑



 

我栽的杜梨树,的确非常成功,来年春天如期爆出粉白粉白应了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过岑参比喻的是鹅毛大雪,我则第一次真正触摸到晶莹剔透的梨花,体会到了“烂漫的含义。


到了秋天,我家杜梨树密密麻麻结满一串串黄褐色杜梨;两个一组、三个一组,甚至五个一组;个头类似樱桃。

父亲用竹竿打下几串我尝一尝硬硬的,涩。


事实上,父亲后来园林局局长,他来我家一副劳动人民靠“体力劳动”“进阶”的做派,亲自蹬一架随自己自行车、绑在横梁上带过来的、可以开合的木质人字梯,将杜梨树嫁接成一棵优质酥梨树是第二年(1964年冬天)。

我的印象,嫁接优质酥梨的时候,杜梨树一下子被砍得仅剩主干,光秃秃的。

不过随后几年,那嫁接活了的先前迷你型、小小孱弱的春芽,就神奇地迅速抽条、分蘖……又变得枝繁叶茂——我家的杜梨树,这时已经华丽转身为一棵优质酥梨树。


12年以后在我18岁高中毕业临插队下乡时,果、甜蜜硕大

而院里跟我同样栽下梨树的赵拴马家、刘大明家、景金彪家、施志刚家的,有的来年一开春就死掉了,有的活了两三年;赵拴马他爸爸栽下的那棵杜梨树也没有活过第三年!


过13年1985年,我们坝陵路13号院(后来重新排为坝陵路一号院)大杂院拆迁原地要起六层四个单元砖混住宅楼,无奈我家的优质酥梨树,被迫砍掉。

正是满树大酥梨成熟季节,临砍树前我为留作纪念特别选一枝,连梨带枝折下来,用一只手拎着,骑自行车府东街省政府对面小花园花栏墙下,请专业照相师留了影。

后来数一数照片上仅一根枝杈上就密密麻麻结了10几只大酥梨!
 

再过三年,父母把坝陵路一号院回迁房六层、作了我小弟弟的婚房,我们全家搬到机关福利分配给父亲的新楼房地址就在府东街靠近柳巷十字路口东北侧临街。三年前被砍掉的梨树保存下来的近两米长一截碗口粗梨木,也运到新居一层南窗户底下。


那一截杜梨木,我曾打算出售给玩木雕刻印章的朋友但后来也淡漠了这事情。

过几年我结婚成家为生活奔波,早不在意那一截梨木了。


做为“国家宝贵财富”、“离休老干部”的父亲,后来又分配到手更好的福利房(尽管平米数没有达到文件规定),我家退掉府东街楼房搬到了解放大楼附近北仓巷一晃已经又过了许多年,眼下母亲一人生活在这里。


闲来,忽然想起那一截梨木,我想它应该一直就撂在府东街住宅楼一层我家南窗户底下吧?

但偶尔我路过府东街我家住过的住宅楼发现,整个一层都已经变成临街门面房(包括我家那一间),哪里还有梨木的踪影!




事实上,在我学龄前的年龄正像小小的那棵杜梨树,尽管身子单薄,却蕴含旺盛的生命力,它一旦矗立在我家门口,立刻信心十足开始扎根;傲然迎风,快乐茁长


当母亲哺育我大弟弟马上要到一周岁时,我也到了上小学年龄。

我感觉我长大了。

那时,望着母亲怀抱大弟弟,身边站着梳歪歪扭扭朝天辫儿的大妹妹,我就不由地雄心勃勃,憧憬我的未来!

我认为,因为有了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所以我必须有一个大哥哥样儿才对——尽管今天看来做得不好!


父亲审度过我栽下的杜梨树,回屋到手一把剪刀。

父亲很小心用剪刀将棉门帘上缝的那块二指宽一尺长红布条剪掉了。


于是,在一个冬日阳光最灿烂的正午,母亲把我的那时前额突出、似寿星老儿的大弟弟抱到了院子里,就立在杜梨树寥寥的枝杈下

我那时五岁的大妹妹,小大人一般,听从母亲吩咐给搬出一个小板凳。

随后紧邻玉珍姨姨也出现在她家门口,抬眼望着我家一侧、新增添的小树苗,眼神中透着困惑。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已发布部分:

被解放的“童养媳”母亲(总引言;一、幸福时光;二、深山出俊鸟)

1956,横空出世(三、横空出世;四、我的奶妈;五、长子的幸运)

不听话的孩子(六、蹒跚学步;七、涂鸦;八、我爱图书,我很胆小;九、不听话的孩子)

1960,饥饿年代的记忆与再认识(10、康乐幼儿园;11、启蒙;12、盼回家)

在康乐幼儿园感受时代特色(13、父亲缴获的日军水果刀;14、教化;15、“时代特色”)

性别确认(16、性别确认;17、垂钓)

上一辈人的爱情(18、大妹妹·上一辈人的爱情;19、记忆碎片;20、尿床;21、樊笼)

第一次回姥姥家的长途旅行22、我长大了;23、第一次回姥姥家之旅途)

我的那些至亲们(24、我与三姨;25、我是父亲的跟屁虫;26、酸汤·我的姥爷姥姥;27、有了一个弟弟

六岁时的壮举(28、人生的初次历练;29、六岁时的壮举;30、梨树)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