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阴人 第082章 八仙山招鬼

东北萨满秀独文化 2018-11-11 12:17:42

道派法术,念咒手诀,步踏天罡,是为基本;步罡,又称为:踏罡步斗;铺设罡单,脚穿云靴,思存九天,按斗宿之像,踏九宫八卦之步;可送达章奏,禁制鬼神,破地召雷;乘天罡之威,气若如浮云,七星动则应天,掌鬼魅凶吉;此名曰:步天罡。——摘自《无字天书》通阴八卷。

    ……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袁世凯虽然信奉鬼神之说,对白世宝的这番说辞也是颇为认同,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转身对身后仆人挤了挤眼睛,仆人会意,转身去‘八仙山’上确认一番。

    白世宝谎称道:“昨夜我梦会二十八星宿中的东方七宿,他们领了天命,将金身放置在‘八仙山’上,并依天上的星辰方位,布下阳气的阵势,以此来调和入海龙的阴气,锁住地脉,让帝王之气不再倾泻,保佑太平……”

    “原来这七位竟是东方七宿!”

    这时白世宝笑道:“这一卦算是给您算完了,福祸已经阐明,看你如何选择了!”

    袁世凯急忙说道:“先生说的句句应对!实不相瞒,如今我来天津祭祀,就是因为最近怪事不断,那紫禁城夜里鬼怪哭泣之声不绝,我手下的两位法师连布了七天法事,却夜里仍有怪异之声在宫中哀嚎,无奈之下我只好来这里祭祀,以托仙佛庇护……”

    说道这里,袁世凯顿了顿,又悄声问道:“莫非这怪异之声与我天命有关?”

    “哦?”

    白世宝万万没想到,竟然从袁世凯口中套出话来,便故作镇定的说道:“皇宫闹鬼可不是空穴来风,为争皇帝万千宠爱的后,宫三千佳丽们,相互勾心斗角,不知多少人冤屈悔恨而死,多少冤魂至今在故宫紫金顶回荡,久久不愿投胎离去……”

    说罢,白世宝偷瞄了一下袁世凯的表情后,又补充一句道:“自古帝王之命,有天龙庇护,在你尚未改命前,还是少去皇宫的好,否则被冤鬼缠身,必生大祸缉捕落跑小甜心!”

    袁世凯低头沉思不语。

    这时,那位仆人满头大汗的跑回来,趴在袁世凯身旁低语了一番。

    袁世凯听得惊奇,急问道:“真的?”

    仆人点头称是。

    袁世凯扭头向白世宝拱手说道:“不知白先生可否与我同去‘八仙山’一趟?若没先生引荐,我私自上山恐怕会冒犯了东方七宿神威!如有先生同往,定能确保周全……”

    说罢后,袁世凯向仆人示意,仆人掏出三十多块大洋递给白世宝。

    白世宝收下银子后说道:“山神不同于庙神,要夜晚拜祭,这期间你可备些香烛瓜果,黄纸冥钱,等二更时分我们在‘八仙山’下会合……不过,拜神禁忌,不可穿红挂绿,随同人员也不可过多,否则惊扰山神!”

    袁世凯问道:“我有一位护国法师与我同行可否?”

    白世宝摇了摇头说道:“神仙道派分统正宗,非同门道派怎么能够前去?若是犯了冲,恐怕会惹得山神怒火。”

    “那我叫些卫兵陪同可好?”

    白世宝想了想说道:“人自然越少越好……不过,为了你的安全,你可叫卫兵在远处等候!”

    袁世凯说道:“好!我即刻准备,夜晚与先生在‘八仙山’脚下会面!”

    白世宝点了点头。

    袁世凯站起身来,整了整褂子,带着几位仆人走了。

    这袁世凯前脚一走,马五爷便从身后一间屋子里钻了出来,红着眼睛咬着牙,叫道:“我刚才恨不得用大洋打了他那对蛤蟆眼!”

    白世宝用手向远处一指,说道:“还好你没有!你瞧瞧那是什么!”

    马五爷顺着白世宝手指的方向一瞧,原本街旁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下子走掉了一半,惊叹道:“敢情这些百姓,都是袁世凯手下装扮的……”

    白世宝说道:“我刚才就瞧着不对劲,这些人在这街角转了好一阵,眼神总是在袁大头的周围乱扫,我就猜到了他们是袁世凯的卫队!”

    马五爷擦了擦汗,向白世宝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袁大头信了吗?”

    白世宝回道:“应该是信了,只是怕有人从中‘作梗儿’!”

    “你是说他的护国法师?”

    “嗯!”

    白世宝收了旗子,将摊子在地上一裹,夹在腋下,说道:“不过,甭管他信或不信,二更时分他肯定会在‘八仙山’脚下等我们……”

    马五爷问道:“为何?”

    白世宝笑道:“他若是不信,定然猜到我们是乱党,然后等我们到‘八仙山’时,一网打尽;若是他信了,那便不用说了,他会准时到山下爱再长,长不过似水流年。”

    马五爷听得骇然。

    白世宝追问道:“山上那边安置妥当了?”

    马五爷点头说道:“燕子飞兄弟和众位兄弟已经在山上就位,枪支都准备恰当,只等着晚上瞧准时机下手!”

    白世宝回道:“只是不知道袁世凯的两个护国法师,边魁和将亢察觉没有,不过刚才听他说,随他同行的只来了一位,倒是不知是哪一个?……我看到时,还是见我眼色行事稳妥!”

    “好!”

    ……

    俗话说:山有多高,树就有多高。

    这‘八仙山’位于燕山的迎风坡。是天津地势最高的地方。整座山峰被茂林覆盖,各种树木依山势高低错落有秩,高如耸天,远处望去,仿佛山树都漂浮在半空之中。

    当天夜晚,夜空下着毛毛细雨。

    八仙山脚下,一丝风也没有,闷得让人烦躁。

    袁世凯这时换了件长袍褂子,外面又套了件青绸皂子衫,坐在一个椅子上喝着茶水,身旁笔直地站着二十多名精壮官兵,各个斜挎着手枪,目光警惕地在四周不断地巡视着。

    这时,见白世宝和马五爷迈步走了过来,袁世凯便起身迎上了前。

    “这位是?”

    袁世凯看马五爷脸生,便向白世宝问道。

    白世宝说道:“这位是我家中的老仆,帮我背些法器符咒上山!”

    马五爷身上背着一个挎包,在旁边弯着腰不住地点头称是。

    这时有官兵上前来搜马五爷的挎包,白世宝也为搭话阻止,任由他去翻。结果搜出来的都是黄纸符咒,朱砂粉末和桑树之叶,还在挎包最里面搜出来一捧白花花的大洋。

    官兵没有搜出什么异常,转头看着袁世凯。

    袁世凯装作发怒道:“谁让你搜身的?弄坏了白道士的法器,我砍了你的狗头!”

    那位官兵低头不语。

    白世宝心中暗道:你这出戏唱的可有点假!分明是提防着我嘛!

    于是也赔笑道:“无妨!”

    袁世凯向官兵骂道:“还愣着干嘛?还不为白道士撑火照路?”

    官兵们急忙点燃了火把,打着火把在前方引路。

    众人借着火光,步行上山。

    一路上,白世宝的眼睛不住的向周围乱扫,因为不知道燕子飞和众人都藏在哪里,心里盘算道:燕子飞兄弟!你可一定要等我支开这些官兵才动手,千万不要过急!

    而袁世凯却满面春风,端着一手折扇,扇着凉风,微笑着往山上迈步蜜恋小甜妻

    行约一炷香的时间,众人在半山腰上的一处平整的巨石前停下来脚步。

    这块巨石上正立着‘泥人张’捏塑的七尊泥人!各个身高七尺,眼睛上都被一条红布包裹着,身上的衣衫被风吹得翻动,在这漆黑的山腰上诡异地站着,看上去有些骇人。

    “这便是东方七宿的金身?”

    袁世凯瞧见后,慌忙跪在地上叩拜。随后命令众位官兵将手中的供品摆放妥当,又端着一个大金盆,将黄纸冥钱在金盆里烧了。

    这时,白世宝也走上前,弯腰拜祭了一番,然后对袁世凯说道:“我现在要作法,唤五神降临金身,与你相见,你可向它们说出改命之事!”

    袁世凯点了点头。

    白世宝又继续说道:“不过我作法时,闲杂人等都需要退下,以免惊动了众神!”

    “哦!你们都退下吧!”

    袁世凯一声令下,众位官兵后退百步之远。

    这时白世宝向马五爷点了点头,马五爷从挎包中掏出来黄纸符咒,和一把桑叶递给白世宝,然后也身退数步,同官兵们站在一起,手中伸在挎包里,摸着那些大洋!

    只见白世宝在每尊泥人面前插了三柱香,然后走到巨石上,盘膝坐地,手指掐诀,口中念咒。

    顷刻间阴风阵阵,在众人面前急卷而过。袁世凯感觉浑身被这股阴风吹得瑟瑟发抖,抬头向泥人身上一瞄,那些泥人竟然晃晃的动了起来!

    原来白世宝早就烧钱买通了七个鬼魂,约定好今晚在半山腰上帮忙附在泥人身上,合演这么一出好戏,给袁世凯看。这七个鬼魂中便有先前那两位胖瘦二鬼。

    白世宝法毕后,微微睁开眼睛,瞧着七尊泥人身上都附了鬼,心里正高兴时,却突然愣住了……

    眼睁睁的瞧见在一尊泥人旁,正站着一个小孩。

    “哪里来的小孩?”

    白世宝心里奇怪,先前约定好的七个鬼魂都是成人的阴魂,怎么多了这么一个小孩?白世宝往那小孩脚底下一瞧,没有影子!

    “这小孩是鬼?“

    白世宝急忙抬头瞧着那小孩身旁的泥人,一动不动,心里暗叫道:“糟糕,怎么少了一个鬼魂?”

    就在这时,那小孩向白世宝突然办了个鬼脸,笑道:“你这个鬼魂来不了了……”

    白世宝惊道:“什么意思?”

    那小孩用手指着白世宝的身后,笑了笑。

    白世宝猛一回头,只见身后正站着一位穿着紫色道袍的人,这人双手上绑着一根红绳,绳子上系着一个荷包。荷包鼓鼓的,里面像是包了个东西,而且还不住地上下跳动着!

    白世宝惊道:“啊……这鬼魂怎么被捉到了荷包里?”


长按图片关注,可以观阅风水文化知识,点击下面留言可以进行留言发表自己的感悟,希望多多关注,多多交流,有问必答,也希望能通过微信平台结交到更多的朋友,感恩大家!


Copyright © 蓟县旅游社团@2017